第1章 玩点不一样的
  “皇后,你不是求朕来宠幸你么?朕现在就成全你!”

  东宫寝殿,岳瑶光刚刚惊醒,人就被拖下床塌,脸屈辱的摁在男人的胯下。

  “来,给朕好好舔,舔好了,才能宠幸你!”

  “冥修,你别……”岳瑶光抓着宫冥修的腰际,挣扎,“丫鬟们都还在……”

  宫冥修改而揪住了她的青丝,狠狠用力,扯得她头皮都几乎脱落。

  “岳瑶光,朕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吗?入宫两年,是不是还没学会宫礼?”他冷厉凶狠的盯着她。

  岳瑶光只得改口:“陛下,臣妾错了……”

  宫冥修冷笑了一声,一把将她扔开,分开双腿,坐在床榻边上,居高临下,冰冷无情的睨视着岳瑶光:“起来,给朕含。”

  岳瑶光跪坐起来,垂着脑袋应:“是。”

  她跪行了两步,到宫冥修腿间,又回头对着一旁的宫人道:“你们都退下吧……”

  宫冥修笑起来:“谁也别走,朕命令你们,留在这里,好好给朕看着!看看岳皇后,有多贱!”

  岳瑶光顿时满脸惨白,低声哀求:“冥修,不要……”

  宫冥修眼神登时尖锐狠戾:“岳瑶光,你是不是永远都改不了你不知礼数的下贱德行?”

  岳瑶光哑然,半响之后,才嘶哑的唤了一声陛下。

  不是她改不掉,而是从小到大十年光阴养成的习惯。

  她唤他冥修整整十年,两年前两人大婚,她虽被封为皇后,但见到宫冥修的次数,不过三回,还是太后命令之下。

  每次他来,都是让岳瑶光用嘴伺候他,他从不碰她,因为嫌脏。

  “过来,给朕含,别让朕说第三次!”宫冥修渐渐失了耐心,神色冰冷。

  岳瑶光浑身僵硬,无法动弹。

  当着宫人的面,她做不到。

  “陛下,不要,臣妾求你。”她埋着脸,姿态卑微。

  宫冥修冷寒的盯了她数息,忽然改了口:“行,今晚,朕就陪你玩点不一样的。”

  他挥挥手,让一干宫人退下,然后盯着岳瑶光道:“把衣服脱了。”

  岳瑶光心脏一紧,面上不由发热,低垂眼帘,不敢看他。

  这么多年了,宫冥修终于肯碰她了吗?

  咬着唇,岳瑶光一点点的解开衣衫。

  烛光摇曳,她肌肤如雪,莹白温软,双腿纤细,腰肢楚楚,微微垂首,后颈线条更是动人。

  这个女人,有一副很美的身体。

  宫冥修眸光暗了暗,却只有更浓重的暴戾和残忍。

  “你过来。”宫冥修招手。

  岳瑶光带着羞耻走近,声线发抖:“陛下……”

  宫冥修指着床榻:“躺下,把腿分开。”

  岳瑶光羞得浑身发红,并拢双腿,不敢张开:“陛下,不要……”

  宫冥修回身取了一支大红蜡烛来,端在手里,烛光跳跃,他冷峻的面上,神色难测。

  “岳瑶光,别总是让朕重复刚刚的话。”他垂下视线,里面,冰寒无情。

  岳瑶光咬紧唇,深吸了一口气,分开双腿。

  她等了两年,才终于等到同房的机会。

  她,不想错过。

  若是能怀上一儿半女,那她在这深宫里,也不会寂寞孤单了。

  可岳瑶光的幻想才刚冒出头,下体便撕裂一般的狠狠剧痛起来。

  进来的,不是宫冥修的身体,而是他手中的那支蜡烛!

  他将坚硬蜡烛的另一头,狠狠刺进了岳瑶光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