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你不就是要钱吗
  走进洗手间后,他打开了水龙头,掬了一把冷水扑在了他的脸上,我阻挡不及,骂他:”顾锦时,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容易中酒风。“

  顾锦时一把把我推开,我的后背撞在门板上,有些许的发痛,等我稳住身子再走回到他的身边时,我看见他拿起子把纸箱中未开的白酒一瓶瓶给打开,白酒全部被他倒到了水槽中,全部倒完之后,他把瓶盖塞到了我手心上。

  我愣愣的看着他,”顾锦时,你……“

  顾锦时捂着发痛的太阳穴,甩了甩脑袋,浑浊的目光望向我,看不出他的任何情绪,他只道:”拿着瓶盖去跟你领班交差,你要的不就是钱吗?“

  我从他的话中感觉到了他的热度,可是当我再去看,我却只看到他面上的寒霜,他狠狠的又推了我一把,大声道:”滚!给我滚出去!“

  我咬着唇瓣,忍住要哭的冲动,问他:”顾锦时,我……“

  顾锦时冷冷的眸光兜过来,打断了我余下的话,他说:”许凉,你能不能离我远点,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算是我求你,你放过我,可以吗?“

  他满身孤寂,好似全世界的人都不能靠近他半分,我的脚步后退了两步远离他,道:”顾锦时,你醉了,我送你回去。“”不需要,我开车来的。“”你不能酒驾,酒驾容易出事。“”你以为你是谁?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他朝着我摆摆手,”走走,你走,我不想看见你,你太可怕了。“

  强忍着的泪水终于在这一刻决堤,我自己也不清楚我到底在哭什么,只知道特别的伤心,尤其是看着眼前的这一个男人。

  曾经,他是那么的恣意潇洒,又是那么的阳光开朗,是我,是我把曾经的那个他给杀死了,变成了如今这么一个冷情霸道的人。

  顾锦时的手伸过来捧着我的脸,他的手指尖温柔的帮我一点点把眼角的泪水擦干,又只在瞬间松开了我,拍着我的脸,冷凉着声音,”哭什么哭,真晦气,老子还没死呢!“

  顾锦时醉得厉害,我怎么放心他一个人回去呢,跟领班提前说了声,在酒吧的附近开了一间房。

  把他放在床上,我帮他脱掉厚重的西装,他睁着一双醉眼看着我,手猛的扣住了我的手腕,“是你吗?许凉,是你吗?”

  我的心一刺,看着这般狼狈的顾锦时,点点头,“锦时,是我,是我……”

  几乎是我话落,顾锦时一个用力把我拽到了床上,他的身躯腹压上来,炙热又密集的吻就这么汹涌而住,他略带酒气的气息将我席卷,温暖的唇舌摩挲着我的唇瓣,那么的用力、霸道、却又有着不可言说的温柔。

  至今,我还深深爱着这个男人,爱着他的一切。

  我沉沦在顾锦时的热吻中,双手勾住他的脖颈热切的回应他,彼此呼吸交缠,体温越升越高。

  顾锦时双手一扯将我的衣服撕了个粉碎,身躯一个用力的前顶快速的埋入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