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大结局
  奇怪,今儿个是怎么了?

  许暖慵懒的伸了伸手臂,手掌就这么捂了捂嘴,打了个哈欠:平常墨渊都是会很早起来才对?可是今天都八点半了,却还是没有煮饭的声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到厨房里,许暖打开了锅盖,却是一粒米也没有,而且,旁边的水壶也是空的,显然,这儿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准备。

  “咕噜噜!”

  听着肚子叫的声音,许暖忍不住撇嘴:沈墨渊啊,你到底在搞什么鬼?难道你觉得我是神仙,都不会肚子饿么?快滚回来给我准备一点好吃的啊。

  就在她转身的时候,脚下却是突然传来了“砰”的声音,这可让许暖整个人吓了一跳,连忙低下头去查看。

  望着地上原来是一个小鞭炮爆炸的时候,她这才是松了口气:还以为是什么别的东西呢,不过,家里又怎么会出现这些东西呢?沈墨渊都多大的人了,还会玩儿这个?

  在她打算把地上的碎屑捡起来的时候,却是看到玻璃门上的字条:往前走,你会发现惊喜。

  微微抿嘴,许暖这才暂时丢下了面前的鞭炮,只能是顺着字条的意思继续的往前走,一边又在想,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惊喜发生。

  对于许暖而言,这些年的经历,早就已经让她学会了对任何的事情都处变不惊了,要让她开心,还真的不是一种容易的事情,所以,也是因为如此,她才会想要知道,制作这些神秘事情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要如何的去打动自己的心。

  她觉得,若真的能够这样说服自己,倒也是值得嘉许的,若不行,哼哼,她可是要让沈墨渊回来跪搓衣板的,毕竟大清早的饿肚子,她的心情的确是不怎么样。

  在踩中第二个鞭炮之后,她在卧室门口看到了第二张字条:闭着眼睛打开它。

  忍不住撇嘴,许暖是怎么样都不想配合下去了,用手敲打了一下房门。

  然而,这才一动手,一大袋的面粉就这么直刷刷的掉了下来,彻底把她变成了一个面粉人儿,这一点,让许暖真的是忍无可忍了:今天是愚人节么?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儿?天杀的混蛋,你以为我不会生气么?看我怎么收拾你。

  使劲的将房门推开,许暖本想要骂人,可是在瞧见站在自己面前的四个沈墨渊的时候,她完全傻眼了:“什么情况?”

  四个男人相互看了对方一眼,随后便是分别从背后拿出一束玫瑰花:“亲爱的,选对了,那就结婚,如果选错了,你就是别人的妻子了,所以,选择之前,好好的考虑清楚,知道么?”

  “莫名其妙!”

  许暖伸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面粉,狼狈的站在了这四个不知所云的结婚面前,眼泪却是怎么也止不住的掉了下来:“凭什么我要跟你们玩儿这样的游戏?你们以为我是白痴吗?”

  “许暖,你冷静一点。”

  原本还藏得好好的杜娟等人立刻就跳了出来,上去按住了她的肩膀:“我们这只是一场即兴的游戏,想着让你和沈墨渊增加一点感情而已,所以,你大可不必这么激动。”

  “都闭嘴!”

  心情更加的烦躁,许暖因为找不到沈墨渊而觉得难过,小手就这样瑟瑟发抖:“你们一个个都想要看我的笑话不是吗?非要让我在你们的面前毫无尊严?”

  “不是的!”

  赵子涵觉得真是难辞其咎:我还以为许暖和从前一样,会喜欢玩儿这样的策略游戏,可是没想到,失去记忆之后的她,却是什么都改变了。

  “都是我不好,小暖,如果你觉得生气的话,那就把脾气撒在我的身上好了,千万不要再这样闹腾下去,看到你这么难受,我总会觉得我是很碍眼的那个!”

  “你当然是最碍眼的!”

  “你说什么!”

  生气的撇嘴,原本还站在那边不动的家伙,突然撕掉了脸上的假面具,宁贤堂快步的上去抓起了许暖的手:“子涵是为了你才会想这样的方式让你们夫妻可以互动一下的,若早知道她会受委屈,我当初说什么也不会答应让她来这儿的。”

  “第一个假货!”

  “噗!”

  赵子涵有些懊恼的瞪了一眼面前的宁贤堂:我知道你爱我啊,可是,你有必要这么激动么?许暖的脑袋可是天才型的,你确定可以玩儿的过她?

  吃吃的笑了笑,许暖迅速的把脸上的眼泪擦了擦,继而直接无视已经被头一个给拆穿的男人,得意的走到了另外几个家伙的面前:“啧啧啧,我在想,你们谁愿意当第二个被抓出来的人,我就给一个吻,怎么样啊?”

  “没事儿!”

  站在最左边的一个男人抿嘴笑了笑,对着许暖俏皮的眨眼:“一个吻,跟一辈子得到你,真的是差了太多了,所以,你不用着急诱惑我们的,我们,不吃这一套!”

  他会是沈墨渊吗?

  许暖不太确定,因为这个家伙的确是够油嘴滑舌的,整个人也带了点儿痞气,这一点和自己的墨渊是差不多。

  在这三个人当中来回的走动,许暖发现,他们不但是动作一致,而且就连那种痞气也几乎是一样的,而既然第一个冒牌货是赵子涵的老公,那想必,这几个人,也都不会是真的墨渊了。

  “沈墨渊,如果你打算继续跟着我玩儿捉迷藏的游戏,那么现在我便可以去找一个男人随便嫁了。反正你现在已经冷落我到这个地步了,我自然要考虑后路不是吗?我走了!”

  就在许暖转身的时候,一道身影却是比任何人都要快,双臂紧紧的把许暖扯入了怀抱:“不准你离开我。”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呼吸声,许暖轻咬了嘴唇,转过身,看到的是那双只有自己的瞳孔:“你干嘛帮着别人耍我?”

  “我没有!”

  沈墨渊无奈的叹了口气,手掌就这样贴着她的小脸:“我只是要你明白,爱,可以很简单,若是心心相惜,你一定是可以找到真正的我。你看,这一次,难道不就是找到了么?”

  可是,这个圈也兜的太远了吧。

  委屈的抿嘴,许暖的手指轻轻的戳了戳沈墨渊的胸膛,张嘴就咬了他的耳朵:“你知不知道我很害怕。”

  “恩?”

  沈墨渊有些糊涂的看了她一眼:害怕?为什么会害怕呢?

  瞧着他不明所以的样子,许暖忍不住啐了他一下:“你傻啊,万一我选错了呢?那不就意味着我要让人给,给带走了么?”

  “白痴暖!”

  虽然对于这样的活动从一开始就没什么兴趣,可最终杜娟还是忍不住插嘴了:“就算你输了,我也不会让我老公带走你的。”

  “这么肯定?”

  程颐冷不丁的走到了杜娟的面前,手臂就这样搂住了她,冰凉的嘴唇轻轻的划过她的侧脸:“你确定我就不会带走她?”

  “你敢!”

  杜娟一把扯住了程颐的领带,红唇撅了起来:“若是你真的不要我了,那我索性就去找演艺圈的那些个男同事好了,这几个里面,我看,貌似还有我能对的上眼的人呢。”

  “不准!”

  紧张的搂住杜娟,程颐忍不住就镬住她的嘴唇,深深的吻了一下,然后又把她扣在怀中:“若是你敢那么做,明天我就让被你盯上的男人全部下岗回家,我看谁还敢跟你在一起。”

  “咳咳!”

  赵子涵和星羽他们忍不住就在旁边吐槽起来:“是要让许暖让他们和好呢,还是让你们秀恩爱呢?”

  “都一样嘛!你们不服气,也可以来一个!怎么,还是你觉得你没勇气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亲亲?赵子涵,真没想到你的思想会这么的老旧,哈哈!”

  望着杜娟在这儿一个劲的嘲笑自己,赵子涵的脸硬生生的憋红了,可就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毕竟,她还是有自己的矜持的,才不会这么主动的去吻男人呢,这样看起来是有多么的迫不及待啊。

  “子涵,有些东西,若是不丢开,可是永远也不会知道是什么滋味的,其实,一切都很简单,就像这样!”

  当许暖转身吻住自己的那一刻,沈墨渊的瞳孔就这样瞪大了,他没有想过,许暖居然会这样做,也没有想过,自己一直期待的幸福,居然会来的那么突然。

  “老婆!”

  “干嘛?”

  星羽懒懒的看了一眼拉扯自己衣服的男人,忍不住撇嘴:“别跟我说,你也想要玩儿这种幼稚的游戏,我会跟你翻脸的!”

  翻脸?好啊,正好对着你的后背也已经无聊了,那么,就这么翻!

  吴雷用力的把星羽直接拉到了自己的怀里,霸道的吻了上去。

  “无赖!”

  抗议还没有多久,两人就只剩下了这样唇齿相依了,那种忘我的样子,让边上的几个人都识趣的走了出去,把这个地方暂时的贡献了出去。

  “还生气么?”

  沈墨渊薇暖拍掉了身上的面粉,嘴角勾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要是不舒服,你可以来这么对我,我记得,家里还是有面粉的。”

  “我才不要!”

  许暖笑眯眯的搂住了沈墨渊的脖子:我可不要老公变得脏兮兮的,你一定要帅帅的才行。

  “老公。”

  “恩?怎么了?”

  “其实,我好像还没有想起全部的事情,怎么办啊。”

  看着小暖紧张的样子,沈墨渊对着她摇了摇头:“都不重要了,我现在只是要你当我的好妻子。”

  “还有我的好儿媳!”

  瞧着从门缝里对着自己招手的夏丹,许暖的眼角是多了一丝泪花:原来,你也在我的身边啊。”

  “妈妈,欢迎你回家!”

  望着扑过来的果宝,许暖是张开手臂就把他给抱了起来,带着他在原地转了一圈,整个房间被融洽的气氛所填满,一张张脸上,都是深深的满足。

  在这样的时刻,沈墨渊觉得,记忆什么的有没有都无所谓了,因为许暖选择了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你的情书呢?”

  恩?

  沈墨渊有些意外的看了许暖一眼:“什么情书?”

  “完蛋了!”

  许暖忍不住用手捂住了嘴巴:我怎么就说出口了呢?这不是让他直接就猜到了?

  危险的眯眼,沈墨渊快步的上去搂住了许暖,没给她从身边逃走的机会:“连情书都知道,这么说,你其实都已经想起来了?”

  “真的吗?”

  看着几个凑过来的脑袋,许暖讪讪的笑起来,趁着沈墨渊没抓紧自己的时候退到了一边:“我也是才想起来的嘛,呃,我突然记得,我好像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别跑……”

  望着沈墨渊和许暖这样相互追逐的样子,屋子里的人都笑了起来:不着急,对他们而言,还有一辈子可以去追逐,阴雨过后,出现的,必然会是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