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舍弃
  赵子涵吃吃的笑了笑,看着欧阳晋的眼神也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这个模样,怎么着都是让人觉得心烦的,尤其是正在想着要如何把自己爱妻的心重新找回来的欧阳晋,此刻望着面前的这家伙,觉得分外的恼火:又谁招惹你了,心底不痛快,便要这样发泄在我们的身上吗?

  深吸了口气,欧阳晋的拳头在几次松开和攥紧后,身体慢慢的松弛了下来:“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要做?”

  赵子涵无所谓的摆摆手,对于他的问题并没有明确的回答,只是,从她的样子里,欧阳晋可以发现,她似乎是有什么别的事情要说,而且,直觉告诉他,这肯定和自己的雅丽有关。

  虽说不会轻易的相信别的女人所说的任何话,可欧阳晋也知道,若是想要真正的放松自己,唯一的办法,就只有让面前的这个家伙尽早的开口说话。

  深吸了口气,欧阳晋微微眯了眯眼睛,在几经挣扎之后,才张了嘴:“我没有功夫陪着你继续玩儿过家家这样的游戏,所以,若是你没什么别的问题,就不要随便的找我,我还要去跟我的女人谈事情呢。”

  “那也不急在这一刻吧?”

  赵子涵觉得欧阳晋还真是一个乖宝宝,居然能够这么沉得住气,到现在为止都不主动的询问自己到底是想要说点什么。也或许,欧阳晋就是一直想要强做镇定,吧这些问题一个人承包下来而已。

  不过,他想的也太过简单了,因为,在爱情这种事情上面,若真的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那他早就应该得到幸福了,何至于到现在还是一直领着好人卡呢?

  归根究底,欧阳晋不过是被人当成了傻子一样的存在戏弄着,若真的是要去刨根问底的话,他只怕是会大失所望的,因为,根本就不会有人去真正在意他对孟雅丽做了些什么,这些人所考虑的,也不过是他的举动到底会不会损害了别人的利益罢了。

  “孟雅丽爱过那个人,你知道吗?”

  “幼稚!”

  嗤笑着撇嘴,欧阳晋觉得赵子涵当真是已经无聊到让自己无话可说的地步了:你以为,在这样的时候,我还会给你伤害雅丽的机会么?你别妄想了,我对雅丽的爱意,并不是你所能左右的。

  注意到欧阳晋阴沉的眼神时,赵子涵也并未有什么太大的起伏,而是凑上去继续对着他旁敲侧击,询问他是不是真的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孟雅丽,还是说,其实他一直都是在偷偷的怀疑,只是没有证据才作罢的。

  “够了!”

  欧阳晋的胸口剧烈的起伏,觉得这些事情莫名的让他上火,手掌一下子就捏成了拳头:“我的女人就算是有什么事情又怎么样了?你可知道,在任何时候,她都是我心中最完美的女神,不管你怎么诋毁,我也不会去憎恶她的!”

  诋毁?

  真是可笑!

  赵子涵的笑容在一点点冷下来,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是愚蠢的可以:你的孟雅丽到底从前是什么样的人,你一点也不知道,却还要表现的如此的执着,你不是蠢货是什么?

  伸手用力的戳了戳他的胸膛,赵子涵一字一句的开口:“给我听好了,你的女人害死了我的前任男友,还几次三番的让许暖出事,这些,你都是从来不知道的吧?”

  就这么站在了原地,欧阳晋看着赵子涵的眼神却是依然没有什么转变:“这很重要吗?”

  “什么?”

  赵子涵微微一怔,完全没想到他会是这个反应,整个人呆滞的站在原地不动,那红唇也因为激动而颤抖了起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欧阳晋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嘴角微微上扬,对着赵子涵的态度也是慢慢的转变了:“我想,你应该是不会知道,我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吧?如今,既然要带着雅丽走了,那对于自己的身份,我也无需隐瞒了。”

  身份?隐瞒?

  赵子涵有些蒙了,不懂面前的欧阳晋到底是什么想法,可是她却是明白,这个家伙,必然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就看他整个人所散发出来的那种阴冷气息,必然是做些与众不同的事情的。

  除却这些猜测之外,赵子涵还觉得欧阳晋藏着什么特别的秘密,因为看他的样子除了是一个做隐秘事情的人之外,还像是有着一种特别的特质,就跟混混差不多的。

  只是,在没有彻底的得到结论之前,还是不敢轻易的把这些话说出口,毕竟若是猜错了,这家伙好不把自己骂的狗血领头?仔细想想,如今自己还真是已经欠下了巨大的外债,倘若是一直都处在一种水深火热之中的话,那日子将会变的非常的痛苦。

  “又在寻思什么?难不成,你觉得你可以杀了我么?”

  “开什么玩笑?”

  尴尬的抿嘴,赵子涵可不认为自己有这样通天的本事,竟然可以去杀了这样的一个男人,只能说,在这些事儿的面前,她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一时间没有转过弯来而已。

  微微眯了眯眼睛,赵子涵开口了:“欧阳晋,既然你说你的身份特别,那你倒是说说看,你是做什么的。”

  “美国三大帮之一,岩龙帮,帮主是我。”

  岩龙帮?那感情自己还真是没有猜错,这个家伙的的确确就是做这样的事情了?

  我的天!

  赵子涵不由得捂住嘴巴,觉得对于这样的时期当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还以为可以将事情顺利的解决,但没想到这个事实比我想的还要的夸张。

  “所以,这次离开之前,我要跟你们所有人都说个明白,许暖是我的干妹妹,若是她在之后又一丁点的闪失,我会把你们生吞活剥了,你知道我做得出来的。”

  开玩笑,我怎么会伤害小暖呢?对小暖,我巴不得能够跟她马上就冰释前嫌啊,若是不能够这样的话,我当真是要哭死才是。

  想到那些事情,赵子涵忍不住撇嘴:“我告诉你,从前我虽然是做错了,但从今天开始,我绝对不会再做错,我要跟小暖好好的当朋友,一辈子的!”

  欧阳晋虽然很怀疑这个女人,可是就冲着她这张脸,他觉得也许是应该要给一点机会的,人无完人,毕竟在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之后,要习惯一种未来是不太容易的事情。

  一星半点的机会,都可以成为逆转人生的大棋盘,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若是有人说,实在是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想要努力的去改变生活之中所有的问题,那么,在这件事情开始之前,首先要学会的,便是让自己充实一点,能够有面对危险的勇气。

  沉着脸盯着赵子涵很久,欧阳晋才算是放心了下来:“这次就算你是无辜的,可是,若你以后还要做出什么荒唐的事情来,我是断然不会姑息的,你自己想清楚一点。”

  望着欧阳晋转身的样子,赵子涵微微抿嘴:或许,我应该要去帮帮忙了,许暖不能够一辈子去无视自己的幸福,毕竟对于她而言,一直不离不弃的人,就是沈墨渊而已。

  深深的吸了口气,赵子涵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蛋,微微抿嘴笑了笑:“既然是要帮忙,那就全体都动员起来,可不能就让他们两个人随便的去躲在什么地方偷偷的过二人世界啊。

  “我没听错吧?”

  杜娟伸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觉得赵子涵说的话当真是有些荒唐:你们去给那个家伙撮合爱情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我去算什么呢?你们就以为我的时间是有那么多吗?

  何况,杜娟可不认为程颐会答应,毕竟他一次次的帮着许暖,现在看着许暖要嫁给别人,一定是非常痛苦的。

  然而,跟自己猜测的并不一样,程颐在听说这个计划的时候,却是显得非常有兴致的,但唯一的条件,便是希望沈墨渊夫妇能够成为自己新片的男女主。

  “这个我替他们答应了!”

  赵子涵吃吃的笑了笑,表示许暖其实一直都有个明星梦,如今,能够有这样两全其美的事情,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只是,她的脾气太臭,要想立时三刻就要她对沈墨渊好,那只怕是难如登天。

  “既然找了我,便相信我可以么?”

  程颐忍不住哼了一声:我可是导演,什么事情没有见过了?在这些事情里,我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会输掉的,你认为我做不到,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我若是认真起来,那谁都没办法阻挡。

  “老公,你这是做什么?”

  杜娟显然还是不太明白程颐的意思:“你不是喜欢许暖么?”

  “喜欢你个头!我现在都要跟你结婚了,还会对别的女人朝三暮四的么?这段日子,我也想明白了,太完美的爱情都是梦,只有像我们这样吵吵闹闹,成天有点小磕碰的,才属于是正常的,所以,为了我以后不要变成怪咖,我还是决定跟着你,一起创建我们的小家庭,你觉得如何?”

  杜娟的眼角有些湿润了,抬起手对着程颐就是用力的一拳头:你真是个大骗子!导演?你导着导着,便把我们自己的生活也导进去了么?我还以为你的心底依然是爱许暖的,你知不知道啊!

  什么啊!

  赵子涵这才算是松了口气:搞了半天,原来程颐这个闷骚男,心底早就已经有了目标,并不是盯着许暖了?害的我还以为许暖要被他纠缠一辈子呢,不过,这样也不错,至少需暖以后也不会担心这个家伙成天要死要活的了。

  然而,他们谁也不知道,真正让程颐转移的,还是上次许暖差点被烧死的事情。这些日子,程颐早就已经调查了这件事情,知道是杜娟做的,可是为什么到今天他却是什么都不管,要跟杜娟在一起呢?

  只是因为,他亏待了许暖,现在绝对不能再去亏待另外一个女人了。

  因为有过这样的目标,所以,程颐在此刻,也算是借助赵子涵所谓的机会,来让杜娟放松了对许暖的敌意:爱一个人,有时候并非是需要占有才能表现自己的爱意,若是能够看着她幸福到老,那也是足够了。

  抿嘴笑了笑,程颐伸手搂住了杜娟的肩膀,淡淡的开口:“我是要去那边帮忙的,不知道,我的女主角,愿不愿意去呢?”

  “当然要!”

  杜娟轻哼着搂住了他的胳膊,伸手刮了刮程颐的鼻尖:“这辈子,你都是我的,你去哪儿,我便是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