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好想要一份你的初心
  静静的站在孟雅丽的面前,欧阳晋觉得自己现在好像什么都是错的,因为,孟雅丽看自己的眼神依然是如此的冷冽,不给自己任何改变的机会,也不给自己任何回转的余地,只是就这样痛苦的活着,让自己一点反应也没有。

  深深的吸了口气,欧阳晋忍不住伸手去擦拭了一下她的眼泪:“亲爱的,我知道你如今恨我,可是,有些时候,我也是无奈的,我想要你给我一次机会,只要这一次,我便会知道如何的去疼爱你,好不好?”

  “不好!”

  孟雅丽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情况下,便开始努力的去将那些自己讨厌的事情做一个了结了:我已经无法再度承受失去一个孩子的痛苦了,倘若你继续缠着我,那也不过是只能够让我本身变得痛苦而已,想再站起来,却也是不能了。

  眼泪不住的滴落,孟雅丽倒吸了口气,觉得这些事情统统都已经让自己濒临崩溃了,若是够狡猾一点,她便该丢下这些所谓的责任,然后开始自己的生活。

  只可惜,她偏偏就做不到,只要想到有些人一直都在设计自己的时候,那种痛苦就是无形的,让人觉得这些都是不值得珍惜的。

  欧阳晋几次想要用手抓住孟雅丽,然而却都是失败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所有人从自己的身边消失不见,就连自己这个一直都在说着讨厌自己的人,也已经在不知不觉得时候将一些东西改变了。

  未来,不一定是有绚烂的明天,可只要去努力的做了,必然会有一份让自己满意的结果。

  孟雅丽不想要哭出来,然而,欧阳晋这样紧盯着自己不放,却让她有些憔悴:“你还要纠缠我到什么时候?”

  欧阳晋没有说话,可是内心却是波澜起伏:纠缠?你把我对你的爱情当做是什么了?竟然会说出如此的话来?莫不是你觉得我对你的爱还不够,所以故意给我的孩子出事情?

  心口闷闷的,欧阳晋虽然不要承认自己对于孟雅丽有些骄纵惯了,可是如今,他真的还是想要那么去做:“好了,不管之前到底是我们之中谁的错,可如今既然是在一起了,那便不要错过,全力以赴的让我们两个在一起好不好?我,我会当个好丈夫的。”

  好丈夫?

  孟雅丽吃吃的笑了笑,没有说相信他,也没有说不相信,而是就这么抬起了脑袋,眉眼之中透着一丝细不可闻的伤感:或许你以为自己还是能够做到这些事情的,可是,我却觉得,你什么都做不到,因为你从来就不会明白,对爱情,你需要付出什么样的努力,需要去将爱情付出多少才算是终结。

  仔细想想,为了去爱这个男人,她已经付出了自己所有的青春,然而,这些还不算完,对于命运里的各种波折,欧阳晋总是表现的无所谓的样子,那就是让人觉得非常无奈的,因为这样下去,谁又能让自己过得真正的幸福呢?

  伸手擦了擦泪水,孟雅丽忍不住咬了咬嘴唇,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必须要做出一个了结了,倘若一直无法彻底的将这些附带的问题放在自己的心头,那只可能让自己陷入无法回头的深渊之中,等到真正想要改变未来的时候,才会发现,原来自己的爱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轻叹了口气,孟雅丽转身淡淡的看了一眼欧阳晋,在沉默了片刻后,还是选择了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因为,她明白再怎么去怨恨别人,也不可能改变什么结果的,因为这些事情早就已经成为了不变的铁律,欧阳晋若是能马上改变对自己的爱,哪才是奇怪的事情呢。

  “我累了,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就等着我睡醒了再说吧!”

  看着她转身要走,欧阳晋却是忍不住上去抱住了她的身体:“我不要你离开我的身边,我知道我最近对你一直忽冷忽热的,这一点你真的有些生气了。可是,你很快就会知道这是为什么的。”

  “我不想知道。”

  孟雅丽的眼眸里分泌出了泪水,委屈的咬住了嘴唇:你总是说我会想知道这些事情到底是为什么,然而,你若是真的明白我,就不会用这样敷衍的态度对我了。

  真正的爱,何须每一次都用如此的态度生活下去呢?

  想着许暖和沈墨渊之间的那种自然的默契,孟雅丽就觉得好心痛,因为她和欧阳晋之间,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可以得到这样的爱情。手掌贴在了自己的心窝上,她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却依然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是那样的疼痛不堪。

  再三的考虑之后,她还是丢下了欧阳晋,一个人开门进了卧室,然后把欧阳晋就这么关在了门外,不让他进去。

  如此的举动,让欧阳晋觉得心累,他觉得自己做的或许是有些过分,然而,在面对这种种的纷扰时,他何尝是愿意的?对许暖,他该放下的,都已经彻底的放下了,还要说他有什么不足之处的话,确实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言的。

  手指敲了敲自己的额头,欧阳晋在门口站了很久很久,最终是叹息着转身离开:或许,在这样的日子里,我已经变得身不由己了,倘若还要每日都选择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下去,那最终,可以得到的,却只有无止尽的伤害。

  因为不懂孟雅丽,所以,欧阳晋才选择了去请教同为女人的许暖,他想,若是许暖的话,也许会知道自己的那个人是为何要如此生气的,知道了这样的理由,想要去改变一切,却也是容易多了。

  深吸一口气,他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蛋,最终是抿嘴笑了起来:加油,你是一定不会输得,在这场爱情的游戏里,认真的人,一定会得到真正的幸福。

  只是,他也知道,因为失去孩子的问题,他已经被列入了黑名单,因此,想要让自己的女人能够重新去爱自己,那也是需要好好的等待一番的。

  在见到欧阳晋的时候,许暖觉得他和沈墨渊其实没什么区别,都太大男子主义了:“若是真的爱,那囚禁别人算怎么回事?难道你们真的以为,软禁就是可以得到幸福的么?”

  一边的沈墨渊被许暖说的话弄得脸都发烫起来,整个人忍不住就这样捏住了拳头,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能说他如今对许暖也是抱歉至极的。

  伸手要去拥抱许暖,但最终沈墨渊是被许暖给推开了,那种冰冷的眼神,也是让沈墨渊吃足了苦头,尴尬的咳嗽了一下:“小暖,我想要和你谈谈。”

  “谈你囚禁我的性质不一样么?”

  许暖的态度依然是冷冰冰的,盯着面前两个男人的眼神是格外阴沉的:对你们而言是幸福的事情,对我却未必是这样的,沈墨渊,欧阳晋,囚禁自己的女人,那绝对是最为愚蠢的事情,你们永远也无法想象,这种事情的背后又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

  其实,在一场狂风暴雨之下,所有人可能都会遇到一些无法释怀的东西,当这些东西开始变得失去了味道的时候,你也一定会明白,原来,自己早就已经该放下了,只是一直都固执错了。

  深吸一口气,许暖用手点了点额头,走上去扫了欧阳晋一眼,在经过多番的沉默之后,才开口:“告诉你吧,孟雅丽没有错,因为她是你霸道下面的牺牲品。若你真的爱她,大胆的放手,只要是真的有缘分,那便是会有重新开始的机会。”

  站在边上一直都不说话的沈墨渊,却此刻的心情却是有些悲戚:许暖,你是要告诉我,我应当也要放开双手,去让你追寻自己想要的幸福么?你可知道,若是我放开了你,那你我之间,是还有多少在一起的可能呢?

  “我做不到!”

  欧阳晋痛苦的眯眼:或许放开手对于雅丽而言是一种解脱,然而,这样对于我的考验真的太大了,我无法确定自己真的能够一如既往的将自己的爱贯彻下去,更无法确定她也会这么做。

  手指敲打了自己的额头,欧阳晋最终是张了嘴:“许暖,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至少在这样的时候,你给了我真正想要的快乐,你让我学会了接下去该怎么做。”

  “不用这么说。”

  许暖平淡的看了一眼欧阳晋:“我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已,所以,你大可不必想太多,因为我能做的并不多,纯粹是如今这样的举手之劳而已。”

  举手之劳也很难得了,若是旁人,只怕都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吧。

  只要一想到这些事情,欧阳晋只能是露出了深深的苦笑:看来,解铃还须系铃人,这样的事情,必须是要我亲自来解决的,要不然,这一切,都只是会无限循环下去而已。

  忍不住用手抱住了脑袋,欧阳晋长长的呼了口气:对于命运,我也应该要做出一个了结了。若不然,当真正需要改变眼前这些枷锁的时候,我却是只剩下了自怨自艾了。

  走出许暖和沈墨渊别墅的时候,他转身扫了一眼背后的两个人,只觉得心口有些发酸:这次之后,大家便是各归各位吧,我不知道我以后的未来会如何,然而,还是希望你们也能幸福,至少日后千万不要在遇到这样的痛苦了。

  深吸了口气,欧阳晋这才踏出了脚步,那双黑眸里,展露的是一种深不可测的幽怨气息:爱她,所以我如今才要更加努力的去打动雅丽,至少在这样的时刻,我不能轻易的放手,让那些外人来打扰我们的幸福。

  他是知道孟雅丽和赵子涵斗气的事情的,所以,如今的欧阳晋,并不会按照许暖说的那样放开自己的女人,因为他觉得,每一个人都是有着自己的做法的,许暖或许觉得放弃爱情是值得的,但是,他却并非是这么想的,在他看来,能够好好的去将自己眼前的一切拥入怀抱,那才是真正的快乐。

  伸手点了点自己的额头,欧阳晋觉得好无奈,只觉得自己和所爱的孟雅丽走的弯路真的太多了:倘若一辈子这样下去,那日子将会失去所有的意义,等到真的想要改变一切的解决时,却会发现,原来彼此的爱,早就消失在尘埃之中了。

  “哟,这不是欧阳晋么?”

  听到嘲讽的声音,他慢慢的抬起头,这才看到走来的是赵子涵,她的样子,显然是带着深深敌意的。

  “你有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