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零星的记忆碎片
  手掌有意无意的触碰着面前的花瓶,许暖觉得今日的她心情是糟透了,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可就是心口闷闷的,就跟针刺了一样,完全无法放松下来。

  轻哼着撇嘴,她开始认为,今日的心情之所以糟糕,那都是因为自己让心空下来了,又开始想着沈墨渊,所以现在才会有这样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

  倘若自己能够忙碌起来,那一切自然就不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了。

  只不过,在这样的时间里,许暖觉得自己头很痛,有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经常性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让她觉得生活好不如意,整个人时不时会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存在着。

  当然,不能说这种感觉是假的,因为倘若连自己的未来都不相信,那还能去做点什么,还能怎么说自己是真的有爱的人?爱这种感觉,本就是非常奇妙的东西,你对它认真,它也会双倍的对着你,可若是你做不到,哪很抱歉,它是会狠狠地将你从幸福的高空摔下去的。

  许暖隐隐约约的觉察到自己的心底好像有些东西在慢慢的浮现出来,总觉得好像已经把某些事情记起来了,但那种感觉却又是如此的模糊,让人觉得也许这只是一种错觉而已。

  忍不住撇嘴,许暖只觉得在自己的世界里,好像真的有什么还不曾探索过的东西在慢慢的往上走,一点点的向上,但最后呢,却又是为了如此的努力而付出了代价。

  手指落在了自己的鼻尖上面,她开始害怕这种感觉,小手忍不住抓起了自己的胳膊,使劲的闭着眼,身体也有些许的发抖,因为那些出现在她记忆里的东西,终究是有些撩人的。

  敲了敲自己的额头,许暖轻咬了一下嘴唇,觉得自己好多事情都没办法如愿,面对脑海里这些闹心的画面,她无法不哭泣,总想着让这一切都跟自己没关系。

  然而,若真的能够把这些都推诿掉,又如何会这样的难受呢?

  许暖擦了擦自己不断的滴落的眼泪,觉得实在是有点闷闷的:那些事情,便是我的过去吗?可若是这样,那也就是说,我其实一直都在伤害墨渊?

  轻咬着嘴唇,许暖觉得好后悔,身体就这样躲在角落里,眼泪一个劲的滴落着,却又没人可以跟她一起分享这种痛苦。

  抓起桌上的红酒,她的眼睛盯了好久好久,最终是突然朝着自己的喉咙里往下灌,整个人就这样闭着双眼,想要借助酒精的滋味来麻醉自己。可是,这种感觉,却是不会消失的。

  虽然知道沈墨渊不会背叛自己,可是,在朦胧的双眼前面,许暖却一直假想着他现在搂着别的女人,假想着他现在已经不需要她了,而自己呢,没有沈墨渊却是不行的,那种疼痛的感觉,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消失。

  深深地吸了口气,许暖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无法排遣的悲伤之中,总觉得自己的黑夜便是自己一个人的,然而,沈墨渊的黑夜,却是可以有无数个别的女人一起去参与的。

  有了这样的认识,她便是对沈墨渊又多了一丝恨意,觉得自己再也没办法冷静下来,觉得也许在那样的日子里,她就是应当要狠心一点的。

  “咔嚓!”

  听到大门被打开,许暖身体只是颤抖了一下,随后便是自嘲的笑了笑,嘴角勾起了一抹非常浅淡的笑容:算了吧,他怎么会想起你呢?现在,他说不定就是在左拥右抱的,如何能够想到我呢?

  在读酒瓶,许暖想要再度把红酒往下灌的时候,却是被一双手使劲的抓住了,而后,她却是看到了沈墨渊就这样蹲在了自己的身边,那双大手就这样的覆在了自己的小脸上,那俊朗的容颜上,却是勾起了一丝细不可闻的笑容:“亲爱的,你是在想我么?”

  许暖委屈的抿嘴,很不希望承认这一点,她的脑袋摇了摇,可是,很快有是点了点,也不知道是要否定自己,还是想要承认自己对他是有感觉,至少一个劲的哭喊。

  沈墨渊心痛的将她扯到了自己的怀抱里,手掌怜爱的抚摸着自己女人的脸蛋,他觉得自己不该这样随便就放弃了陪在许暖的身边:明知道这个丫头是多么容易哭哭啼啼的,却依然还是这样的固执,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还不知道。

  “好了,我现在不是回来了么?若是你还这样哭哭啼啼的,我便是又要走了啊!”

  说着,沈墨渊装作就要往前走的样子,直接就要转身,结果却是被许暖牢牢的给抱住,双臂再也没有松开过,连桌上的红酒都因为她的激动而掉了下来,完全泼洒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对于自己女人这样的举动,沈墨渊除了苦笑之外,根本没有别的想法了。

  就这样坐在地上很久很久,沈墨渊看许暖还是没有反应,便低下头,这才发现,不知道为什么,许暖竟然是睡着了,而且,还有着滴低低的呼噜声。

  这丫头!

  沈墨渊不知道在没有待在她身边的时候,许暖到底是怎么照顾自己的,可是,他唯一知道的是,在自己回到许暖身边的时候,她好像已经可以放松下来了,现在像个小孩子一样,睡得那么的酣畅。

  抱着许暖回到卧室,沈墨渊把许暖更换了干净的衣服之后,才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了床铺上,然后盖上了被子。坐在她的身边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女人,沈墨渊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丝浅浅的笑容:傻丫头,不管我走到哪儿,你都是放在我的心底了,我始终会回到你的身边,不离不弃的啊。

  所有的承诺,都不会因为吵架就真的散开了,因为,爱就跟流水一样,是没有任何固定的形体的,所以,今天吵架,明日又可以是和好的,这样的事情是时常会发生的。

  弯腰把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给捡起来扔掉,沈墨渊觉得这样的日子真的很踏实:其实,生活里为什么总是有人会觉得,自己必须要把所有的琐碎小事情全部推给女人呢?男人动手有怎么样?不也一样很好么?

  在整理好了屋子里的所有东西时,沈墨渊发现了一个让他惊喜的东西,那便是许暖在自己离开的这几天里,居然都有些札记。

  轻轻的翻阅着桌上的本子,沈墨渊在看到里面对自己表达出来的每一份欣喜的时候,他的鼻子有些发酸起来,总觉得这样的事情让自己很无奈:傻丫头,你何必要这样呢?若是把心里话全部说出来的话,那我又怎么会拒绝你呢?

  不过,想着那一日自己做出的那些举动,沈墨渊也是觉得自己的耳根子都有些发烫起来,总觉得这样的事情都是错的,因为在面对各种危险的时候,他对小暖是残忍了一点,在推开之后便是一个人离开了。

  随随便便的将一个爱自己的人推开,这样的事情当真是非常自私的,因为,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在现实当中,当你放下一个人的手以后,下一秒钟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很难过,沈墨渊将札记使劲的抱紧,只觉得每一个字都是一根针,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心底,再也没办法走出来了。

  脑袋慢慢的抬起来,他觉得自己有史以来头一次如此的难受,而且,还是为了一个女人这样,这也说明了,能够让他的情绪大起大落的人,只有小暖一个人。

  轻轻的推开许暖的卧室门,沈墨渊看着她睡得那么香甜,嘴角也是勾起了一丝笑容,觉得这次自己决定回来面对一切还真是对的:倘若就这样放弃一切的话,那在任何时候,这些问题都将会变得无法收拾。

  忍不住深吸了口气,沈墨渊觉得自己还是惆怅,总觉得这样的事情让人鼻子有些发酸:哎,到底要如何做才能将心头的问题彻底的改变了呢?

  明知道是要对自己的女人好,可结果呢,却又偏偏是把自己逼入了一种无法逃避的黑色漩涡之中,让人再也没办法顺利的走出伤痛。

  手掌就这样撑着自己的额头,沈墨渊觉得,在看了这些东西之后,他的大脑就跟……

  “不要!”

  听着许暖尖叫的声音,沈墨渊立刻就冲了进去,看到她泪流满面的坐直身体,他整个人都是痛的,迅速的上去把许暖车道了怀抱之中:“别怕,有我在,你不会再有任何的问题!”

  “渊,我只要当你一个人的女人,我不要别的男人碰我,不要!”

  听着许暖这样哭喊,沈墨渊知道,自己的小暖,正在慢慢的回来了。只是,现在这个时候,沈墨渊不着急马上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口,因为他要给小暖一个过渡期,只有让她的心情慢慢的回复了,一切的问题才能彻底的解决。

  手掌轻柔的划过了许暖的侧脸,沈墨渊看着她的眼神非常的温柔:“是,你是我的女人,是我一辈子的女人,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放心,有我在,谁也不准!”

  沈墨渊的话就跟定心丸一样,让许暖彻底放松了下来,再度倒在了她的怀里。

  虽然,在美国的日子里,小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沈墨渊并不是完全知道的,可是,沈墨渊知道,程颐那个混蛋,必然是对自己的许暖做过什么事情,所以现在许暖才会这么的害怕,这样的想着要逃避所有的事情。

  忍不住把拳头攥紧,沈墨渊巴不得就要去对付程颐,可是,现在他又丢不开许暖,只能暂时的隐忍这一切:等着瞧,我不会让你永远这样伤害我女人的,因为,你欠我的东西,早晚都是要原原本本的还给我!

  最重要的是,沈墨渊觉得,程颐若只是对他残忍,那么自己还无所谓,可如果是对自己的小暖残忍的话,那么,这是绝对不会被允许的,这口气,沈墨渊是一定会发泄出来的,让所有人都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痛楚。

  为了爱,沈墨渊可以变得非常的温柔;为了爱,他也可以变得非常的狡猾,因为,只要是小暖有关的事情,他都要想好,都要去安顿一切,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去改变自己女人的未来,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沈墨渊知道,明日的这个时候,他必然要让某人付出一定的代价:程颐,你敢去逼着许暖做不乐意的事情,那么,现在你也要萎了 自己的固执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