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舍不舍得
  “你又来做什么?”

  欧阳晋忍不住攥紧拳头,只觉得沈墨渊就跟苍蝇一样,不管自己怎么努力,他都一直要跟过来,始终是不肯放弃继续盯着自己和孟雅丽。

  若是沈墨渊是喜欢自己女人的,那关心一下也属于是正常的,毕竟是心仪之人,总不能对她过分的冷淡了。然而,最关键的问题是,他根本就不喜欢雅丽,而且,从前甚至还是最为讨厌她的人。

  如今这样出来,还口口声声的说希望自己饶了雅丽,这样的事情当真是让人觉得好无语,觉得这样的做法完全是虚伪,只不过是旁人没有跟自己一样的去戳穿这样的事情罢了。

  来回的在什么怨的身边走动,欧阳晋觉得,若不是自己一直都在压抑脾气,只怕现在他早就已经狠狠地把什么怨这个家伙给揍一顿了,因为毕竟每一次看到沈墨渊,就意味着自己和孟雅丽之间的感情更加没有希望愈合了。

  无奈的抿嘴,欧阳晋的胸膛因为愤怒而剧烈的起伏:“你走不走?我告诉你,我脾气不太好,如果你再来闹事的话……”

  “只是跟你的女人见一面,这样的事情也不可以吗?欧阳晋,不是你囚禁她,她便会温顺的听从你的话,这样的事情,你得考虑周全了。”

  又来了!

  从前便觉得沈墨渊这个男人凡事都喜欢自以为是,现在,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欧阳晋忍不住就希望自己能够拍死他:居然这样得意?你这个家伙, 是当我是死人吗?

  手掌点了点自己额头,欧阳晋只觉得自己现在越发的希望沈墨渊可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唯有你不在这边,这一切才会彻底的得到改变,若不然,孟雅丽只可能继续因为孩子的事情生气,想要和好,那根本就是在做梦。

  “你又要做什么?”

  孟雅丽本来只是站在落地窗前面看着窗外的景色,然而在不经意间,却是瞥见了沈墨渊,看到他又一次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自己的男人还又表现出了要杀人的样子来,这一点真的让人觉得好头疼:一天不闹就不舒服么?当真是闲得慌!

  微微抿嘴,她没有走到沈墨渊的身边,而是选择走到欧阳晋的面前,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胳膊:“你怎么回事?为什么每一次看到沈墨渊学长你就要表现的这么激动,他做什么了?”

  自己女人的表现当真是让沈墨渊失望透顶:你以为我是在为了他的出现而生气?我是因为害怕看见你对他展露出那种深情款款的样子来,所以才会这样做的。

  而如今,这样的事情对于孟雅丽而言,好像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她完全就不知道心疼自己,只是一个劲的想要为了沈墨渊批判自己,想要为了沈墨渊而毁掉自己。

  手掌撑住了自己的脑袋,欧阳晋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怅然若失,他明白若是一份感情真的走到了极端的地步,就算过去再恩爱,也依然是无法挽回什么的。

  想着从前的那些问题,欧阳晋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身体慢慢的转了过去:是我愚蠢,自以为可以靠着对你的爱来征服你,然而,最后的结果呢,却是反而让我自己变得不堪一击,这样的事情,难道不好笑么?

  身为岩龙帮的帮主,欧阳晋自然是可以呼风唤雨,要什么女人便能得到什么女人。可是,也偏偏就是这样的事情,让人好憔悴,总觉得有一部分的东西在悄无声息的改变着。

  轻声的笑了笑,欧阳晋的眼角是有点湿润的,可这样的事情,却终究没有被孟雅丽发现,或者说,因为失去孩子,孟雅丽对欧阳晋就只剩下了憎恨,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东西了。

  手掌在发抖,孟雅丽不回答欧阳晋的问题,只是一个劲的捧住了脑袋,想着要如何的让自己过的更好。

  爱上一个不简单的人,本来就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孟雅丽知道自己无法再去忍受这样的事情了,因为这样被他疼爱的时候虽然是舒服的,可万一惹毛了,却会比任何人还要痛苦。

  也就是说,对孟雅丽来说,天堂和地狱的距离其实只是在一瞬之间而已,若是不能好好的去把握住,那她还宁愿过平常人一样的小日子,偶尔能够对着自己的男人撒撒娇什么的,这样的事情,才是最为值得珍惜的。

  瞧见欧阳晋转身,孟雅丽有很多的话想要说出口,但是她却逼着自己不能说出口,因为一旦将自己心底的话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了,以后在欧阳晋的面前,自己又是要变得一点尊严也没有了。

  使劲的摇摇头,她没有再去管那么多的事情,而是对着胥江城抿嘴笑了笑:“学长,真的抱歉,让你看笑话了。”

  盯着面前的女人,沈墨渊只觉得有些心疼起来:何必要这样呢?你可以哭的,作为女人,没有人可以要求你一定把所有的痛苦都给憋着,你可以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可以有自己的各种小情绪的。

  然而,沈墨渊盯着面前的女人,却觉得她就算是被伤害的身心巨创,也不会在外人的面前表现那种样子的,因为她的倔脾气自己已经在很久之前领教过了,所以,不需要再去计较那么多的事情。

  若一份真挚的爱情总是在不断的改弦易张的话,最后得到的结果也不过是失去,不会在有人多做什么挽留的。

  抬起头,孟雅丽注意到沈墨渊担心的样子时,忍不住对着他摆摆手:“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有事的,这一次,我一定让所有人都看到我的能耐。”

  “可是他怎么办?”

  最说不出口的话,终究还是说了出来,他以为这样的事情当真是没什么了不起的,可等到真的吧这样的话说出口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有些事情当真已经在无形之中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看着时间也不早了,沈墨渊停顿了片刻,最终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的去准备一些事情了:“雅丽,若是没有别的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你也不要想多了,开心一点,好不好?”

  开心?

  孟雅丽觉得这样的话相当可笑:我还有什么开心可言呢?自己所爱的男人都已经选择逃离了婚姻,现如今,我不就是随时都会成为单身少妇的人吗?

  若还能有孩子,这一切都会好好的,孟雅丽即便是为了孩子,也一定会面前的这个家伙在一起的。然而,偏偏这个男人亲手结束了她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让着所有的一切都毁于一旦了。

  手掌撑住了自己的脑袋,孟雅丽开始慌乱起来,觉得自己也许早就应该还掉这笔人情债,否则,现如今就不会过得这样辛苦了。

  除此之外,孟雅丽觉得好心疼自己的人生,手掌摸着瘪瘪的腹部,只觉得有些事情当真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意义。

  等到沈墨渊离开之后,她的手掌一下子按住了自己的脑袋,眼泪却是不住落下:当真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么?

  对于学长的温柔,孟雅丽只能自嘲的抿嘴笑笑,因为那些事情都不是真正属于她的,偶尔一次的关怀,那也不过是可笑至极,完全无法改变什么。

  忍住自己想要继续去追逐沈墨渊的想法,她的指尖点了点自己的鼻梁,眉毛之中更多的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疼痛,就这么微微颤抖着,让人觉得这一切都是荒诞无稽的。

  当孟雅丽看到自己的手机上发来了一个简讯的时候,却是忍不住抿嘴笑了笑,眼中的泪花是增添了许多:原来,为了满足你的个人愿望,我就必须成为牺牲品是不是?

  欧阳晋在上面表示自己即将回来,并且这一次他已经做出了决定,要带孟雅丽去美国,因为美国才是可以疗伤的好地方,最起码,身为丈夫的自己,不必每天都跑来跑去的了。

  可是,这样的事情却让孟雅丽觉得很心烦,觉得欧阳晋只是想着他自己,完全没有办法考虑她的感受,这样的事情,当然是让人觉得厌恶的,因为孟雅丽最为讨厌的就是别人在这儿指手画脚,想要去掠夺属于她的一切,哪怕这个人是她所喜欢的人,也是一样的。

  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孟雅丽的眼神变得阴冷不少,觉得这样的生活早已失去了动力,若只是听从欧阳晋的话,去伤害别人,伤害自己的话,那作为独立个体的她,到底又能活出什么样的滋味来呢?

  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感觉,总觉得现在自己对这个家伙的眷恋已经在慢慢的减少了,孟雅丽觉得,或许一开始,自己会喜欢欧阳晋,纯粹是一种移情作用,想着能够有个人陪在自己的身边也是好的。

  强忍着的眼泪终究是掉了下来,孟雅丽只觉得此刻她已经失去了不少活下去的动力,身体就这样倦懒的靠在墙壁上,整个人的眼眸里透着深深的伤感,总觉得爱情这种东西每一次都叫人有些说不出来的感伤。抓得住的人,哪就是幸福,抓不住的人,那便只能干瞪眼,其余的,什么都做不了。

  手掌贴着自己的额头,孟雅丽开始觉得自己的生活其实有另外一种活法:墨渊学长的孤儿院是去不了,可我为什么不去别的地方呢?非要在学长身边,那只能是让所有人都不幸福。

  轻轻的推开大门,她想要往外走的时候,却是瞥见了欧阳晋。望着他气喘吁吁的捧着玫瑰花站在自己面前的样子,孟雅丽觉得有些揪心:这样又是做什么呢?

  “不要离开我的身边好不好?我知道还有很多事情是让你觉得难受的,可只要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努力的,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也会去做的!”

  “太迟了!”

  孟雅丽没有接受玫瑰花,只是觉得心底有些莫名其妙的失落,那种感觉,当真是比从未得到这种浪漫的气氛还要让人觉得惬意。

  深深的吸了口气,她从欧阳晋的身边就这么撞了过去,什么解释也没有,就直说这样撞了出去。

  手中的玫瑰花就这么掉落在了地上,欧阳晋有些不知所措,他的双眼盯着地上的玫瑰花看了好久好久,总觉得有点闹心:为什么会这样?女人难道不是都会喜欢鲜花么?雅丽为何要走,难道是我做的这些事情没有到她的心坎儿上,所以才会惹的她如此的不痛快?

  一想到这一点,欧阳晋便是忍不住用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开始对自己心底的这些事儿有了一定的责备:我真是蠢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