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其实一直都在
  许暖最近不知道怎么样了,她没有我在身边的时候,是不是真的就已经开心了呢?

  穿着黑色风衣的沈墨渊悄悄的走到了拐角的地方,就这么看着许暖的公寓:小暖,我知道我的离开也许会让你非常的痛苦,但是请你原谅我,我真的没有办法不去改变现在发生的一切,因为很多人都在不断的说自己要怎么面对生活,但是最后又有多少人真的做到了这一点?

  不想说命运的绳索到底让他们两个人有了怎样的改变,不想说他们两个人到底有了怎样的努力,只是,沈墨渊可以看到许暖真的是已经憔悴了很多,就算不是为了自己,可是那种样子也是他最为心痛的:你这个丫头,为什么不能让自己好好的呢?难道你觉得我真的就是一点原则都没有了吗?难道你觉得我一点把握也没有了?

  伸手抓了抓自己的衣服,沈墨渊只感觉到自己整个人的心已经沉入低谷了,如果不能马上解决心底的那份伤痛的话,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要活不下去了?

  若是一份感情时常会有人去改变,那么在这些人的眼中,改变一份爱情真的就跟做梦一样,因为不知道如何的让自己的心得到释放,所以才会一次次的告诉自己,命运已经彻底的被颠覆了。

  其实,没有人会一辈子都伤害对方,沈墨渊只是想要让自己和许暖一起冷静一下,因为她先离开的,虽然现在自己也找到了她,可是那种互相伤害的感觉真的让沈墨渊觉得受不了。

  如果爱情永远需要这样的改变,那么他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陷入各种风暴之中,然后把自己的命运和危险捆绑在一起,这样的话就没有问题了。

  对于生活之中的一切,沈墨渊都是有把握的,活着说,对于未来的每一个问题,他都会努力的去解决掉。可是结果呢,结果每一次面对的时候,却是看到和自己不一样的情况发生在自己的面前。

  未来的日子里或许是真的有一些事情可以被人轻易的改变的,但是如果改变不了呢?难道就要一直这样不断的拼命走下去?这样真的是一个好兆头吗?

  不想看到自己失败的样子,所以沈墨渊选择了放弃对许暖有什么改变,也放弃回到许暖的身边。只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真的不愿意让命运将自己设置在了一个无人的境界之中,他不喜欢。

  命定的恋人的确是一种让人觉得喜欢的事情,但是如果这个命定的恋人非常的危险,那么,自己继续坚持下去又能怎么样呢?

  手指点了点自己的额头,沈墨渊觉得自己有些心碎了,慢慢的转过了身:或许,在我的世界里,真的就不该有什么放手和争取。

  一个人的日子许暖变得非常的狼狈,就算是自己睡着了,也不知道该怎么的让自己保暖,也不知道该怎么让自己能够从更多的危险之中逃开。

  风暴来临之前,人的命运时常会变得非常的渺小,因为在人的每一分钟里面,都会蕴藏着一些改变的机会,当这些改变的机会真的成为一个人的动力的话,那一切的伤痛已经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咳咳咳!”

  许暖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快要咳不出声音来了,只能一个劲的攥着自己的衣服,眼睛里却是不断的在落泪:墨渊,你到底在哪儿啊?我真的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回到我的身边,我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若是我的世界里没有了你,我又该怎么做呢?难道说,我这一辈子都要让自己陷入各种伤痛之中吗?

  眼泪真的已经要流干了,可是心底对沈墨渊的思念却依然是不断的在回荡着,那种感觉就跟整个人被拽入了一个黑洞之中一样,不管怎么做都没办法回头了。

  心和心的距离其实真的不是别人想的那么简单,如果能够让自己对未来好一点,能够让命运在自己的手中尽快的改变,那么什么事情都是可以逆转的。

  没有人是天生不懂爱情的,许暖会这样,只不过是因为她潜在的意识里面被程颐误导了,所以她才会觉得沈墨渊理所当然是要被她伤害的,可是在真正的伤害了这个人的时候,她却是又开始害怕了,因为在这样的时候,许暖觉得自己已经放弃了所有的一切,所看到的生活里,也其实已经有了一份莫名的哀伤。

  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沈墨渊是在偷看许暖,而许暖呢,却是在想念沈墨渊,这两个人可以说都是一种非常愚蠢的做法:既然喜欢,那就没有必要管别人怎么想,只要努力的往前走,什么时候都是可以改变一切的。

  命运的轴轮可以让人一辈子都看不清楚彼此的爱情会怎么走,但是如果你在发现自己其实已经拥有了自己的能力之后,马上就会鼓起勇气的,因为没有人在面对各种悲伤的时候还要有什么改变,还要有什么心慌的感觉。

  恋人一起分享痛苦的滋味其实是世界上最为正常的事情了,但是结果呢,世界上也确实有他们这样的奇葩,永远都让人那么的无奈,让人无法相信这件事情竟然真的可以扭转。

  或许,在今天和昨天之前,人和人之间还是有些东西无法改变的。或许,在命运被人抽光底牌之前,他们两个人还在傻傻的觉得别人对他们很好,觉得别人是真的让他们得到了在一起的机会。

  在真正的发现到原来问题并不是因为别人的阻止的时候,许暖和沈墨渊却觉得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在这样的时刻,没有人能够让人一辈子都回想得到从前有过的甜蜜瞬间。

  原本只是想要稍微逗留一下的,但是沈墨渊在看到许暖一个劲的咳嗽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已经纠结起来,双手使劲的抓住了自己的衣服:小暖,你怎么那么傻?

  那瘦弱的身体就这么倒在沙发上,沈墨渊可以清楚的看到她在颤抖,那应该是在哭泣,应该是在宣泄自己内心的痛苦才是。

  可是,现在的自己又能做什么?难道可以冲上去就说自己一直都在她的身边吗?若是这样,许暖以后会不会更加变本加厉的伤害自己呢?这一点,沈墨渊真的是不知道的。

  无奈的摇头,沈墨渊觉得自己现在的心好累好累:到底要怎样坐 才可以彻底的改变自己的命运?如果和小暖要一辈子这样躲着彼此?那我当初离开的意义又是什么?

  再三的考虑,沈墨渊觉得自己现在的未来已经有些混乱了,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去结束掉现在的生活。

  用力的推开公寓的大门,沈墨渊也不管许暖是不是会意外,只是伸手把倒在沙发上的她紧紧的搂在了自己的怀里:“别动,我会保护你!”

  就这么一句简单的话语,许暖却是已经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遗憾了,整个人的眼泪就这么不断的滑落下来:只要能够让你在我的身边,做什么事情都已经不重要了,就算是生病,我也觉得值得。

  在前往医院的路上,许暖真的觉得自己好窝心,因为那种甜蜜的滋味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给的了的,所有人都在觉得一切都会被人抹杀掉,但是最后呢,却依然有一点是必须要改掉的。

  不管了!

  许暖只是用手臂紧紧的抱住了沈墨渊的脖子,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非常开心的:我只要你在我的身边,只要你每一分钟都不要离开我,那就是最棒的。

  虽然不知道许暖的态度为什么变了那么多,但是,只要全心全意的做事情,问题就一定会解决掉的,因为在没有办法去相信别人的情况下,他只能自己出手,就算要因为这样该死的心疼而让许暖留住他的脚步,那也已经无所谓了。

  当沈墨渊知道许暖只是病毒性感冒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恨不得就要打小暖了:怎么这样不当心?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就要让自己受到这样的伤害吗?你难道不会觉得这样对我很不公平?

  命运摇摆的时候,往往会让人觉得一切都是不可思议的,因为没有一个人在面对各种坎坷的时候还能坦然相对,还能一直微笑着。

  沈墨渊伸手点了点许暖的额头,整个人都揪心了起来: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改变自己的生活呢?你以为你整个人都能承担的了那样的伤害吗?你以为你在这样的伤痛之中又能有什么样的付出?

  在一些结果面前,人的心情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秒别人会怎么想你,会把你当成什么样的人看待。

  也许未来的日子里真的是有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发生,但是,在你可以真正的去面对之前,千万不要说什么放弃,因为这种话真的是会让你把自己原本的能力给抹杀掉的。

  幸福之门只会为懂得珍惜一切的人打开,如果每天面对的人都是只懂得伤害自己和无法包容自己的人,那么除了过愁云惨雾的生活之外,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

  没有人可以让自己的世界里的每一分钟都被改变,也没有人可以让自己整个人都活在一种虚伪的爱情里面,若是人和人的未来依然是存在伤害的,那么,在真正的去实现这些伤痛之前,请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心爱女人的那颗心,因为如果心都睡了,那就真的没办法改变一切了。

  对于命运的各种揣摩,其实是有一些理由的。

  沈墨渊爱许暖,所以在面对许暖的眼泪的时候,觉得他自己整个人都是心碎的,觉得他整个人都是无法站立起来的。或许,在梦想面前,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逃避的方式,可是这样的逃避,最终只能是让彼此受到的伤害更深而已。

  “小心!”

  沈墨渊把许暖按在在看了病床上,看她无辜的看着自己,觉得这一切非常的好笑:傻瓜,你以为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人能够一直不停歇的原谅你做错的事情吗?除了我之外,谁又会包容你呢?

  深呼一口气,沈墨渊慢慢的捧住了许暖的脸:“亲爱的,我不会离开你了,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好好的跟我在一起,因为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是我的老婆!”

  抿嘴笑了笑,许暖也是直接就靠在了沈墨渊的怀里:只要你能够和我在一起,那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