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栽赃
  其实,能够和贤堂在一起的确是很好,但是对于一份爱情,赵子涵也一直都是有着自己的原则的,在任何时候,她都不认为自己应该放弃,不认为自己在任何时候应该对所有人所有的事情妥协。

  命运时常会让人的心被深深的刺痛,但是在这样的时候,想要彻底的颠覆人生的一切,却又是多么的困难的事情。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腹部,赵子涵的双眼却是红肿起来了:孩子,我不能让你生下来,因为我不能让自己背叛林远,我不能忘记了自己最初爱的那份感觉。

  想到林远是如何的让自己活下来,自己却是服用安眠药自己死掉的事情,赵子涵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孟雅丽好过:就算不是你亲手杀的,但是只要是你用了手段去对付过的,那我一定是不会让你好过,就算是要你死无葬身之地,就算是让我自己跟你同归于尽,那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拳头一直都在发抖,赵子涵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情已经到了一个边境线,只要有人对自己说的话稍微再那么多一点,自己是随时都会上去打人家一巴掌的,因为那种感觉真的是非常让人觉得心痛:我不要为了自己的爱情继续这样苟延残喘的活下去了,我要结束一切,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多么的爱林远,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对林远的决心到底有多大!

  明知道孟雅丽不会轻易的出来,可是赵子涵依然是打了她的电话,言语之中故意透着一些关于沈墨渊的事情。

  虽然孟雅丽知道赵子涵和自己一样,都是属于自私的人,但是,沈墨渊的事情却是任何时候都无法就这样忽略过去的,所以,在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孟雅丽立刻就答应了下来,拿着包包直接就冲了出去。

  学长真的又不舒服了吗?

  孟雅丽的手紧紧的捏着挎包:不是跟那个许暖说过了吗?学长现在应该要过得幸福才是,怎么又变得那么的辛苦了?难道说,我其实一点都没有改变许暖?

  有了这样的结论,孟雅丽马上就开始愤怒了:学长真的是不要命了,就算是有人不想要有一份爱情,但是自己至少还是可以活下去的啊,为什么就不能为了自己好好的想一想,一直都在用这样的手段活着,难道不会很辛苦吗?

  再说了,孟雅丽认为沈墨渊也是傻子:明知道自己的心思都不会被人感动,为什么还要苦苦的遮掩着?为什么你就不能自己去把那些真相摆放在她的面前,虽然她依然会拒绝你,但是我想,最起码这样做所有人都会觉得开心,因为躲躲藏藏的真的不算什么。

  对于命运之中的轴轮,孟雅丽从来都认为自己不应该参合,因为这些都是大神级别之人的努力,只要拼命的相信自己的未来,那么一切的一切都是可以改变的。

  当孟雅丽急匆匆的来到那里的时候,却是看到赵子涵慵懒的坐在了椅子上,嘴里还在啃咬东西。

  这样的事情让孟雅丽觉得整个人都愤怒起来了:“赵子涵!”

  “怎么了?”

  赵子涵一点也不觉得愧疚,只是用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指:“在等待你的时候,我吃点东西又怎么样了?难道你觉得等待你我就一定不能先吃东西垫垫底吗?你难道不知道我是宝妈?”

  宝妈又怎么样了?孟雅丽觉得现在眼前的赵子涵真的有点炫耀的意思:是宝妈就不用面对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了吗?你以为你是那种随便稍微动动手就可以得到一切的人吗?其实你什么都不会,你只是因为有了一个很好的男人而已。

  说到宁贤堂的话,就算是孟雅丽都会觉得嫉妒:这么好的男人你都不好好的珍惜,看来你的脑子真的是和别人无法相依并论。

  有人说,幸福的滋味其实一直都是在人的心目中的,如果你能够好好的做出选择的话,那么一切都会变得非常的美好,但是你如果没有办法让自己的生活里多一点自信,最后你看到的和得到的只能是自己预期幸福的三分之一还不到,或许还要少。

  “这么盯着我看,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有病!”

  孟雅丽没想到赵子涵会说这样的话,整个人都有些急躁起来:我喜欢你的话还真是脑子被夹了,对你这样的人,我应该一辈子厌恶才对,怎么可以喜欢呢?

  “好了!”

  赵子涵有些好笑的抿嘴,觉得孟雅丽这个家伙还真的是蠢的可以,居然连开玩笑的话都听不懂,表现的就跟自己真的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一样的让人觉得好笑。

  其实,如果她真的能够让自己的未来多一点点的期待的话,那一切都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在任何的时候,人都是需要相互的包容的,如果不能够得到更好的包容,最后面对的只能是彻头彻尾的伤害。

  一份感情面对嘲弄的时候,人的确是会变得非常的暴躁,因为会觉得自己做的所以努力都白费了,感觉自己的命运完全的不被自己掌握住,整个人成天都在这种浑浑噩噩当中去度过每一分钟。

  兴许人在一开始真的会让自己变得非常的渺小,因为为了某些必须知道的事情,所有的付出都好像是应该的。

  只是,人在特定的时候也是需要用一些手段来施加压力,不能让自己完全的去相信什么未来什么奇迹的,人不可能一辈子都有什么奇迹发生,因为奇迹这种东西常常都是为了别人存在的,常常都是为了那些努力,那些愿意把自己全部的生命投入整个世界的人存在的。

  孟雅丽再度让自己平稳了下来,随后淡淡的看了一眼赵子涵:“拜托你,有什么话就一次性说完好不好?我真的没什么耐心跟你继续这样的扯淡,因为我觉得,你纯粹是浪费我的时间!”

  “呵呵,你很聪明啊!”

  瞧着赵子涵又一次对自己笑起来的样子,孟雅丽傻了眼:“你不会只是为了让我来给你笑话一次的吧?”

  “有何不可呢?”

  赵子涵摆了摆手:“反正你从前亏欠我的地方也有很多,现在我让你付出那么一小点的代价,你也应该不要这么暴躁了!”

  能不暴躁吗?孟雅丽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些憔悴了: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改变自己的心情?难道要一辈子都无法得到自己的结论吗?如果不能得到想要的幸福,那以后又该么结束面前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呢?

  心可以疼痛,但是绝对不可以放松,因为若是随便的让自己陷入了散漫之中,最后可以面对的生活将是彻底的失败,所有人的阴霾都是可以存在的,所有人的幸福都是可以存在的,但是在此之前,阴霾必须走开。

  深吸一口气,孟雅丽弯腰凑到了赵子涵的面前,整个人的心情都变得糟糕了起来:“耍我是吗?可是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是傻瓜,我想你应该清楚这一点,是不是?”

  “是又如何?”

  再度抿嘴笑了笑,赵子涵挺着大肚子笑了笑,随后突然是握住了孟雅丽的手掌,这样的举动让她非常的恐慌:“你做什么了?”

  吃吃的笑了笑,赵子涵一步步的逼到孟雅丽的跟前:“你无法成为什么勇气十足的人,因为你根本就无法让自己拥有那些事情不是吗?你所能做的,其实也就只有每天对着别人发发牢骚了,真正的狠心做什么,却是很少的。”

  “别逼我!”

  孟雅丽的心情越发的暴躁起来:“惹急了我,你是会倒霉的!”

  倒霉就倒霉,反正我就是为了这个理由才会靠近你的,若不是这样,我何苦呢?

  伸手挠头,孟雅丽觉得自己的心情有那么一点点儿的烦躁:这女人看着就是有什么恶意的用心,我应该要怎么做呢?难道说,这一次又要让我做出什么牺牲吗?

  就在孟雅丽觉得有些奇怪的时候,她的手却被赵子涵重重的朝着她的肚子打了过去。

  这样的举动让孟雅丽完全的惊呆了:“你神经病吗?你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赵子涵很痛,但是她却没有放开孟雅丽的手,只是一个劲的盯着她看:“你不是要让我失去林远吗?那么现在我就要让你失去自由!想不想看看我老公因为失去孩子而变得愤怒的样子啊?呵呵,我可以保证这是你一辈子的噩梦,因为他的样子从来都是可怕的,而且,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自己所有的方向。

  “你这个疯女人!”

  孟雅丽完全没想到赵子涵居然会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困窘之中,整个人都觉得悲剧了:真是该死,我早就该知道这个女人不安好心,但是我偏偏就不吸取教训,让自己陷入这样的作死状态里面。

  现在好了,不管接下去自己怎么跟人家解释,大家都会把这笔账算在自己的头上。

  “滚开!”

  不过,孟雅丽知道自己还是有别的选择的余地的,只要和欧阳晋解释,想必一切都可以解决:“我告诉你,你爱怎么说去就怎么去,我不待见你就行了!”

  看着孟雅丽转身离开的样子,赵子涵一点都不生气,苍白的脸上反而是多了一丝笑容:傻瓜,你以为我真的就会这样一直任由你摆布吗?你以为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可以让自己顺利的逃避谴责,早在刚才,我已经把你打我的那一幕拍摄下来了,就算你有一百张嘴巴,也是没办法让自己把这些事情说清楚的,当然,我也明白,在这样的时候,人的任何一种放弃都是不值得的,所以,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直到看到你被惩罚,被人丢下!

  慢慢的站起身,赵子涵看到自己双腿之间的鲜血的时候,她在痛,也在难受,因为她直到这是自己的孩子,是自己一辈子都在想要努力保护的孩子,但是现在,她却亲手毁掉了。

  颤抖的拿起了手机,赵子涵拨打了贤堂的电话:“老公,你快来救我!”

  “我在!”

  手机慢慢的掉在了地上,赵子涵只觉得有些惊愕,因为她看到了站在自己对面的宁贤堂,他的样子有点深沉:“你,你?”

  “怎么,很奇怪吗?”

  一步步的走上去,宁贤堂伸手捏住了赵子涵的下巴:“我没有想过你为了复仇会这么做。但是,赵子涵,我也不是傻瓜,既然你要伤害我,那就准备十倍的奉还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