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就把他托付给你
  “你脑子有病是不是?”

  沈芸对于夏丹的做法非常的不高兴:许暖是要害死我孙子的人,你现在这样到底算什么呢?你以为你这样就能让你儿子开心的接受手术吗?

  是,手术固然可以进行,但是,只怕进行手术之后,还要重新把许暖那个女人给收入家里吧,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被允许呢?

  “婆婆!”

  夏丹从来就没有求过自己的婆婆,然而这一次的事情关乎沈墨渊的性命,不去好好的解决的话,问题真的是会变得无限严重的,而且,夏丹觉得,没有爱情,自己的儿子活下去的时间会更加短暂的,因为爱情才是让他真正坚持下去的动力,没有爱情,也就没有了动力,迟早是会把自己折磨的憔悴不堪的。

  人总是非常的现实的,在失败到来之前,都想要做最后的努力,让自己可以尽可能的改变失败这件事情带来的后果。

  夏丹也不喜欢许暖,可是比起儿子的生死,她觉得许暖到底做过什么已经不是很重要的了,因为自己的儿子可以活下去才是目前自己最为关心的事情。

  没有儿子的话,就算她可以把家里那个小兔崽子稿费挤兑走有什么意思,家里的一切还不是要被别人给抢走吗?仔细想想,人的生活里真的就只剩下了这种现实的利益,每天为了这个东西而奔波的是大有人在。

  不过,那些表面上说钱无所谓的人,心底其实也是非常的期待自己可以赚更多的钱的,但是结果呢,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其实,这样的心痛感觉是非常不好的,常常会让人觉得自己完全陷入了钱眼里面。

  夏丹深深的吸了口气,再度幽怨的看了婆婆一眼:“我拜托你不要让我失去儿子好不好?如果你看我不顺眼的话,我是可以离开这儿的,我只是求你让我的儿子能够继续活下去,我真的不能看着他去死啊,他是我的骨肉,我如何,如何能看着他从我的世界里面消失?”

  望着夏丹泪流满面的样子,沈芸觉得心底也不舒服,便告诉她自己没有想着让自己的孙子去死,但是许暖在孙子身边绝对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如果夏丹真的明白,就不该阻止自己赶走许暖。

  “但是现在不可以!”

  夏丹整张脸都变得难看起来,一个劲的摇头:如果现在这个时候把一切都给结束掉的话,那么儿子是肯定必死无疑的,这一点不用医生来说,她自己都可以判定了,因为儿子只是希望小暖陪在他的身边,其他人的存在真的是不必要的。

  和夏丹争执不下之后,沈芸是在是没有兴致了,只能是带着小果宝上了楼。

  其实,在看到小果宝担心的眼神的时候,沈芸已经是有些后悔了:也许我真的应该要好好的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如果没办法去接受许暖他们的话,那也就等于要亲手把自己的孙子给推出去,这样的话,事情就变得严重多了。

  人活一辈子,要背负的名利永远都是无法应付的,如果为了这些永远都在改变的东西而让自己的孙子死了,那么这辈子自己都不可能原谅自己的。

  弯腰凑到果宝的面前,沈芸慢慢的开口:“孩子,你觉得奶奶应该怎么做啊?”

  “奶奶加油!”

  抿嘴对着沈芸笑了笑,果宝表示只要是奶奶的话,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做到的。

  我也不是万能的啊!

  沈芸觉得在孩子的眼底自己的确是没什么做不到的,但其实,她做不到的事情还有很多,没办法改变的事情也有很多,这种时候要去面对各种的挑战真的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当一个人深思倦怠的时候,想要去说自己多么的能干是完全没有用的,因为眼神是会出卖一个人的,眼神会让所有人看到自己有多么的疲惫,多么的心酸。

  沈芸在想到许暖那时候对自己说的话的时候,忍不住就在想自己到底有没有做错,是不是真的小看了这个丫头,真的就把所有的心思都放错了。

  其实,许暖只是因为失去了记忆才会对沈墨渊不好,如果什么都记得的话,那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可惜,现在这些记忆不管是换了谁都是没办法去找回来的,所以能做的大概就是先让现在的许暖陪在孙子的身边,等到以后有了机会,那再好好的去改变一切,这样也就足够了。

  幸福的感觉来临的很快,但是如果不小心一点把握住的话,消失的速度也绝对是最快的,所以在这种时候,必须要做的事情其实就是让自己的心一直保持冷静,千万不要让生活里的任何事情改变了自己最初的心。

  千万要加油啊!

  夏丹站在窗口一个劲的捏住了自己的拳头,手脚都是冰凉的,但是她又不敢去医院,而且,这也是沈墨渊的意思,希望她在家里等待消息。

  沈墨渊不希望自己看到母亲泪水连连的样子,也不希望看到母亲在自己有什么状况的时候晕过去什么的,他只是希望母亲可以好好的去面对生活里的各种挑战,千万不要去因为自己的一点点事情而影响了她的心情,那绝对不要是沈墨渊希望看到的。

  可是,夏丹是墨渊的母亲啊,怎么可能就不担心呢?

  手指一点点的把鲜花的花瓣给撕扯了下来,夏丹还是没办法让自己就这样安心,只是继续在原地打转:我该怎么办?我?

  “别紧张了!”

  手掌用力的按住了夏丹的肩膀,沈芸对着她露出了鼓励的眼神,要她不要继续这样焦急,如果医院有什么消息的话,一定是会提前告诉他们的,现在既然什么消息都没有,那就代表一切都没事,不会有什么危险发生的。

  虽然还想要辩驳,但是夏丹看着沈芸再一次对着自己点头,她也觉得自己不能继续这么杞人忧天下去了:我可以的,我必须要好好的努力下去,我的儿子现在在努力的跟病魔做斗争,我也要跟自己的心做斗争,绝对不能让自己的恐惧把自己给战胜了,那会被儿子笑话的。

  伸手擦了擦眼泪,夏丹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多了,而且她觉得现在自己浑身都充满了斗志:我的儿子,必须是要活下去的,将来不管有多少个女人做他的老婆,我都不会管,只要我儿子每天开心就成。

  不过,夏丹觉得,按照儿子的脾气,只怕是会只爱着许暖的,这辈子要让他的眼睛里有别的女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想开一点,夏丹觉得自己的心情也是畅快了很多,尤其是觉得对儿子可以顺利的活下来这件事情更加的有把握了:我一定可以改变所有的定局的,就算未来真的有什么无法逆转的现实,只要经过我和我儿子,还有我的家人的努力,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呢?

  就在他们紧张的等待的时候,许暖那边才是刚刚把沈墨渊推进了手术室。

  在沈墨渊进入手术室的时候,许暖的眼泪简直是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不断的滴落下来,而且,怎么样都止不住。

  其实,她真的好希望可以抓住沈墨渊的手,好希望可以让沈墨渊看到自己有多么的担心她,可是现在他已经走了进去,自己没有办法继续去看到他有多么的紧张。

  如果生活里必须要有人去面对各种危险的话,那么自己现在只是想要好好的度过自己接下去要过的日子。

  当然,这个日子里必须是要有自己的男人在的,否则,她绝对是不会过得开心的。

  沈墨渊为了自己能够付出那么多,这已经让许暖清楚自己接下去要做什么了:我一定要放下过去的那些仇恨,那些仇恨根本就无法和沈墨渊的性命比较,我只是想要让墨渊能够好好的活着,其他的事情根本就不重要。

  未来的道路其实很漫长,但是许暖却是想要一个人慢慢的走下去,所以常常会把沈墨渊一个人给丢下,只是在他的背后慢慢的往前走。

  生活里有很多的心酸,然而没有一种心酸会比自己什么都得不到更加的难受。

  当一个女人身边明明就是有一个好男人存在的时候,她却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价值,那最后的下场只能是让她自己陷入无边的痛苦之中,如今沈墨渊进了手术室,难道不就是对许暖的一个警告吗?这样的去无视一个男人的真心,到失去的时候,那就是什么都没办法找到了。

  总是有人说生活里面有一些背景图案很耀眼,可是这些耀眼的图案如果消失的话,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什么颜色都没有,那也就等于什么幸福也都没有了,这样的日子,又真的是大家所需要的么?

  许暖觉得自己失去记忆虽然很重要,但其实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她真的需要一点空间,去慢慢的把生命中和沈墨渊失去的那感情找回来,这对她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