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爱她的全部
  是我太自私了吗?

  虽然闭着双眼,但是小暖其实一直都听到他们的谈话,知道他们的心底到底在担忧什么。欧阳晋说自己其实没有对沈墨渊放什么心思,但是自己根本就是放了心思的,而且在任何时候,都是把沈墨渊放在自己的首要位置,这样如果还觉得不够,那自己就真的不知道还能去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了。

  生活其实一直都是这样包含着各种危机和挑战的,但是小暖觉得这一次的挑战怎么就让她感觉到那么的辛苦:原来,在欧阳晋的心目中我居然是这么一个不堪的女人,原来我竟然是一个这样的自私女人。

  我一直以为虽然我没有别的女人那么好,但是最起码也是过得去的人,但是现在看来,其实我连普通人一半都做不到,这样又怎么跟墨渊在一起呢?

  人是有自私的时候,也可以有自私的时候,但是如果这个自私的程度超过了别人所能承受的范围,那么就是一种伤害。

  小暖觉得自己其实有时候的确是只是把自己的事情放在首要位置,所以很多时候去看待别人的问题总是看的那么肤浅,要么就是完全不把这些事情放在眼里,只是凭借自己的感觉做事情。

  当自己发现错了以后,其实别人的心底可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可能已经有了一些特别的想法,这些想法也总是会变成各种各样的噩梦缠绕在她的身边。

  总之,她觉得墨渊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就跟守护神一样,一直都带给自己幸福的感觉,可是如果墨渊不在的话,自己每天都会面临这样的风险,在去面对一切的风暴的时候,自己会六神无主,会变得一点主张都没有。

  越是想要让人来帮自己,可是每次其实都会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拖到黑色的漩涡之中,一点回旋的余地也没有。

  辛苦的时候许暖想要去拥抱沈墨渊,不辛苦的时候也是想要去拥抱他,因为在许暖看来,去抱着他就等于抱到了属于自己的救生圈,完全的从危险里面爬出来了。

  可是,正如欧阳晋说的那样,如果自己一直这样依靠着别人,早晚都会把一切消耗完毕,然后什么东西都得不到的。

  真的到了那一天,就算是去找了墨渊又能怎么样呢?难道可以让墨渊代替自己生活吗?不可能的,墨渊也有自己要面对的一切,也有自己要面对的痛苦。

  都说人自私起来就是恶魔的化身,可是小暖觉得每一次自己的自私真的好像被沈墨渊看的那么那么的单纯,每一次他都是非常努力的让自己感受到他真正的关爱。

  不管工作是不是很忙很辛苦,沈墨渊都愿意每天和小暖分享每一天的点点滴滴。

  生活里的一些事情总是需要去面对和承担,因为这些事情既然是自己做出的选择,就不该去后退,退缩也只是证明了自己的软弱而已。

  没有人可以明白自己心底压抑着多少痛苦的时候那就去让自己明白自己的心,不要老想着去跟谁倾倒一切无关紧要的痛苦,最后呢,却是什么都做不好,还可能被人白抱怨一顿。

  也许有人会说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不是有救援措施吗?可是如果这些救援措施不能起到什么效果呢?难道就要因为不会游泳而在那边等待死亡了吗?那是绝对不可取的事情。

  许暖知道自己肯定就是属于那种想要投机取巧的人,如果真的遇到了危险,她大概会跳水吧,因为比起被淹死在船舱里,她觉得自己更愿意做的就是跳入大海,至少这样自己还和大海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有点远了吧?

  许暖慢慢的睁开双眼,在看到沈墨渊对着自己微笑的时候,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双眼有些呆滞的看了他一眼: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开心呢?

  小暖是想着要让沈墨渊开心,但是沈墨渊呢 ,却是要让她开心,所以便带着她一起去参加篝火晚会。

  考虑到小暖的身体情况,所有人都让她围绕着点燃的篝火打转,因为这样的话身体会暖和一点。

  尽管这样的举动没什么大的意思,可是小暖知道这也是人家的一点心意:大家都希望你参加,你若是还拒绝,只能被人家当成蠢货和笨蛋,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去一个个的游戏接着尝试。哪怕最后玩儿的不够好也不会有人微笑的。

  哭泣的时候眼泪是咸的,那么笑的时候呢?难道眼泪就是甜的吗?

  其实,不管什么时候,眼泪都是没有味道的,所谓的眼泪有味道不过是被别人杜撰出来的事情。

  所以,在这种时候,小暖其实只是想要做一件事情,那便是让自己的生活里每天都不要有眼泪,因为泪水的滋味不好受,而且泪水也代表了痛苦的开始。

  心里有着各种牵挂的人是不会输掉的,就算人生里面有一点点的伤痛,也是自己需要更正的东西。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随时的转变心情的,如果能够转变心情,那么一份感情其实才会有所结果,才会开始变得拥有无限的可能。

  心情糟糕的时候,做什么事情都会事倍功半,这不是说永远都是这样的,而是暂时变成了如今的局面。若是有一天真的可以把问题就这样解决掉的话,那么事情自然不会再度变成无法面对的情况。

  未来的日子里有一些事情就是这样的让人头疼,明明你是设计好的,但是偏偏做的时候又是错误百出,导致最后要去检查一切了才发现原来自己其实什么都没有做好。

  生活里的考验还有很多种,可是如果没有面对考验的勇气,那么一切都是白搭。

  伸手去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小暖发现自己居然又一次落泪了:我又哭了吗?怎么搞得?

  深深的呼了口气,小舞抬起头看了墨渊一眼:“我累了,可以走了吗?”

  沈墨渊点了点头,一把牵住了她的小手,带着她离开了篝火挽回。

  其实,生活里面偶尔夹杂一点忙碌和紧张感的话,那也是不错的,因为在那种时候最起码自己是努力往前走的。

  没有人说一切的一切都需要负责,在面对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的时候,总是会鸵鸟的选择说我不知道,然后等待别人去解决问题。

  可是,这样的生活真的好么?

  许暖不自觉的握住了沈墨渊的胳膊,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觉得我已经累了,你呢?”

  沈墨渊微微一怔,但是他也知道这个累和另外一种累是不一样的:“别想那么多了,有我陪着你,即便什么都无法做,待着也是好的!”

  又在给我找借口吗?

  许暖觉得沈墨渊总是那么贴心,贴心到自己有时候都要为了他的这种关心而感动哭了。

  事实上,自己也确实是哭过,因为像沈墨渊这样关心自己的男人根本就没几个。

  程颐只是自私自利,欧阳晋只是想要利用自己,墨渊呢,却是一直都在给自己付出这些东西。

  或许有些时候人总是会失去一些机会的,但是如果这些机会之后还是没有起色的话,那又该如何?

  伸手抓了抓头发,许暖迟疑了一会,忍不住看了沈墨渊一眼,询问他到底是怎么看待自己的。

  微微一怔,沈墨渊对于她的问话感到有些惊讶:“怎么会这么说呢?”

  不好意思的摆手,许暖的声音有些迟疑,表示自己其实很希望有人能够对自己有一个客观的评价,因为有了客观的评价之后才可以改变现在的自己。

  沈墨渊倒是无所谓的摆手:“其实你一直都很好,虽然别人对你有意见,但我觉得吧,人是为了自己活着的,不是为了别人,你觉得呢?”

  很想要再度开口,但沈墨渊却是凑上去吻了她的唇,然后对着他抿嘴笑了笑:“亲爱的,我知道你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等到我手术结束了,我们就去旅游,丢下这些烦恼的事情,环游世界好吗?”

  环游世界?

  许暖微微有些惊讶:那应该需要很多钱吧,你就舍得陪我去吗?

  小脸蛋被再度拧了一下,沈墨渊的嘴角又一次对着她勾起了笑容:“小傻瓜,就答应我吧!”

  虽然还不知道他动了手术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许暖不想让沈墨渊失望,也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希望这一次的手术不要再出现上次的问题了,墨渊的身体已经那么差了,如果还有什么问题的话,真的会吃不消的。

  伸手抓了抓脑袋,许暖挽住了墨渊的胳膊,跟着他就这样在海边散步。

  其实,许暖也知道自己有些时候过分任性了,但是她就是没办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只能一次次的去对着自己最亲密的人发脾气,可发脾气之后,总是又那么的后悔,觉得自己做错了。

  现在想想欧阳晋的话,许暖觉得自己的确是过分了很多:我应该要给墨渊打气的,本来手术这种事情就是一种吓人的事,我如果还要什么都不说,那岂不是让墨渊心底更加没有底了?

  “渊,我知道你很乖的,所以,这次动手术,你一定加油好不好!”

  微微一怔,沈墨渊一点点的转过头,看到许暖对着自己一个劲的做着加油的收拾,他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了灿烂的笑容:小暖,其实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也已经感受得到你爱我的气息了,现在,你跟我亲口说了这些,我是更加的乐呵了,只要你的心底愿意时刻给我留下一个位置,那便是最好的。

  “等我身体好了,我们再结婚一次,好不好?”

  “额?”

  许暖显然有些惊讶了:“不是结婚了吗?”

  抿嘴笑了笑,沈墨渊虽然知道许暖也许会责备自己,可是最后没想到最后的结果居然是许暖吻了自己。

  她,她是怎么了?

  瞧着沈墨渊呆呆的样子,许暖微微抿嘴:真是的,我对你好还不乐意啊?难道非要我把你给宰了,你才能开心?对你温柔不知道珍惜,你这个男人还真是够奇怪的哦!

  不过,这样的感觉,确实也挺乐呵的!

  抿嘴笑了笑,许暖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忍不住对着他翻了翻白眼:“好了啦,我们走啦,不要再看了好不好?”

  瞧着许暖的长发飘过自己的脸,沈墨渊忍不住笑了起来:傻丫头!什么样的你我都心动,因为你是最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