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你不可能一辈子宠着她
  看着外面的雨水下的越来越大,孟雅丽是真的看不下去了,再度伸手拉了拉身边人儿的衣袖:“别太过分了,适可而止啊!”

  狠狠的扫了孟雅丽一眼,欧阳晋表示自己不可能让许暖进来,如果她敢擅自做主,那么她也可以出去,而且也不用再进屋了,刚好可跟许暖一起在外面淋雨,当难姐难妹。

  “简直是不可理喻!”

  孟雅丽实在是感觉心底不舒服:欧阳晋,我知道你喜欢我,也知道你不愿意让人欺负了我去,但是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做其实是让人受不了吗?你这样其实已经让很多人都有了意见。

  同样都是女人,孟雅丽看着许暖几次差点要晕厥过去,心疼的想要出去,但是每一次对上身边男人的眼睛,她又只能是作罢:不行,许暖的身体本来就不是特别的好,如果一直站在外面淋雨的话是会出事的!

  虽然知道欧阳晋知道自己打电话给沈墨渊的话一定会非常生气,但是现在她也别无选择了,毕竟不能看着许暖就这样在外面冻死,她也好歹是墨渊心底喜欢的人,要是墨渊看到她有事,八成会为了她而把自己折磨的半死不活。

  一个人走到卫生间给沈墨渊发送了短信,孟雅丽随后便把手机给关机,这才转身走到了外面。

  “你刚才在干嘛?”

  注意到欧阳晋阴冷的眸光,孟雅丽只觉得浑身都在发抖:“我,我没什么啊。”

  没什么?

  如果真的没什么的话,你现在就不会是这么的小心,这么紧张的话,说明你心底一定藏着秘密,而且,是我知道的话一定会生气的秘密。

  感觉到欧阳晋的眼神越发的阴冷,孟雅丽伸手敲打了一下欧阳晋的肩膀,表示自己刚才不过就是去上厕所,难不成对于这点还要去探究个没完没了?

  尴尬的转过了脑袋,欧阳晋轻哼着咳嗽了一下:“上厕所就上厕所,有什么好说的?”

  孟雅丽无奈的吐舌头,表明如果不这么说,还不定要让他怀疑成什么样子呢,还是把有些事情说个清楚来的好。

  抿嘴笑了笑,欧阳晋伸手刮了刮孟雅丽的鼻子:“我怎么可能会怀疑你呢?你要知道,我最爱的就是你了,对你,我什么都愿意给,而且,我也什么都愿意做,这么说你开心么?”

  孟雅丽搂住了他的脖子,凑上去对着他的额头吻了一下,表示开心是开心,但就是现在还有人被阻挡在外面,这样的事情就是有点不好,怎么说呢,感觉有种被人窥探一切的感觉。

  轻笑着捏了捏靠在自己怀里的孟雅丽,欧阳晋伸手拍打了一下她的小脸:“亲爱的,站在外面的又不是男人,你紧张什么?再说了,哪个男人敢站在外面,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吃吃的笑了笑,孟雅丽使劲的吻了欧阳晋的额头:“好嘛,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息事宁人好不好?”

  “我~~”

  刚准备开口,欧阳晋就看到了匆忙过来的沈墨渊,一把将雨水之中的许暖给抱了起来:“小暖,小暖?”

  “这样就晕倒了?没用!”

  听到欧阳晋这么说,沈墨渊的脸色显然是有些愤怒起来:“你说的是什么话,许暖已经变成这样了,你到底有没有同情心!”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欧阳晋无所谓的摆摆手,眉宇之间满是轻蔑,走上去轻轻的拍了拍沈墨渊的脸颊:“奉劝你一句,不要对女人太好,你对他们太好,最后自己可能是受伤最深的人。

  “那也跟你没关系!”

  沈墨渊心疼的吻了一下靠在自己怀里已经晕厥过去的许暖,眼底满是伤痛:“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就不会让她一个人出来,现在被你弄成这个样子,真是可恨!”

  “说话留点口德行不行?”

  欧阳晋冷哼着扫了沈墨渊一眼,表示自己从未有过什么刁难许暖的举动,这一切都是许暖自己心甘情愿的站在那里才会变成这样的,如果可以,他也想要就这样结束一切,谁会希望一直跟一个婆婆妈妈的臭丫头纠缠不清!

  混蛋!

  沈墨渊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双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欧阳晋:你居然敢这么说?枉费我之前还把你当做朋友,现在看来,是一点都没有这个必要了!

  “咳咳咳!”

  听到怀里的咳嗽声,沈墨渊紧张的为许暖擦了擦嘴边的水渍,一边又回瞪了欧阳晋一眼,仿佛要把他给咬死一样的凶悍。

  对于这点,欧阳晋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慢慢的走到了昏倒的许暖面前:“身体素质那么不好还出来,真是太胡闹了!”

  小心的让许暖靠在一边干松的泥地上面,沈墨渊慢慢的站起了身,朝着自己面前说着那些无所谓话语的欧阳晋走了过去,生气的用手拽住了他的衣领:“你说的还是人话吗?你知不知道现在小暖有多么的难受?”

  多么的难受也应该和你没关系!

  欧阳晋扫了沈墨渊一眼:你以为你这样就是爱他的表现吗?你错了,你这样对根本就是溺爱过了头,这样的你,如何能让她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手指又一次点了点沈墨渊的胸膛,欧阳晋慢慢开口:“你以为小许变成现在这样自私自利的样子是谁造成的?如果你没有对她那么好,她会这样吗?”

  沈墨渊的肩膀有些发抖:那就是我害她的吗?可是我只是要她过得幸福而已。

  “好了!”

  站在一边的孟雅丽生气的瞪了他们两个人一眼:“你们丢不丢人?这样闹着算什么?现在许暖已经昏过去了,到底还要让她在雨水里面浸泡多久才可以?”

  微微一怔,沈墨渊这次醒悟了过来,带着许暖冲到了屋里,找来了吹风机给她先把头发吹了吹。

  虽然欧阳晋站在一边还是喋喋不休的,但是在经过沈墨渊和孟雅丽两个人的炮轰下,他也不敢多啰嗦了,毕竟现在的许暖脸色的确是苍白的吓人。

  其实,他早该知道小暖是这种吃软不吃硬的人,越是这样坚持,其实越是增加了她的斗争性,让她越来越希望跟自己过不去,导致现在这种昏睡过去的结果。

  本来自己才是有道理的人,但是结果呢,因为许暖把自己折腾成了这样子,反而自己成了没有道理的人了,这一点就让人觉得非常的懊恼。

  其实,很多时候人如果能够坚持改变一切的话,奇迹是会出现的,不能够坚持才会输的一败涂地,才会让所有的人都在看笑话。现在,小暖的坚持倒是有了结果,他的呢?他一直都想要跟沈墨渊说的话呢?

  呵呵,也对,在所有人眼底,女人总是非常娇弱的,需要时刻的去捧在手掌之中去呵护,可是却忘记了一点,若是把女人宠过头,那又会变成什么样的局面?

  伸手按在了沈墨渊的肩膀上,欧阳晋又一次提醒他对许暖不能够太宽容,在沈墨渊眼底她是娇弱的,但是其实许暖在别人的眼中却可能强硬的比毒蛇还要厉害,所以如果总是把她当做那种一般的角色对待的话,早晚有一天是会吃大亏的。

  慢慢的抬起头,沈墨渊对于欧阳晋的恨意越来越深:小暖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你还不肯善罢甘休,难道你非要等到她死了才肯对她有一点点的怜悯吗?是,对你而言我的女人的确是需要最坚强的,但是我不认为!我只要我的女人每天都过得开心快乐就好了,其他的事情根本就是不重要的。

  就算是以后穷的什么都没有,沈墨渊也决不会让小暖出去工作,因为正如他想的那样,工作是男人的事情,不该去让女人承担这些事情,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没办法保护,那又算得上什么男人。

  “那你就不要做男人好了啊!”

  欧阳晋嗤笑着弯腰凑到了沈墨渊的身边:“你对孟雅丽也有过这样温柔的时候吗?对其他人也有这样温柔的时候吗?没有的话,那就别在这儿摆出这样的姿态,以为很恶心。”

  每一次看到沈墨渊和欧阳晋站在一起,孟亚丽都会担心他们两个会打起来,但是也真够奇怪的,就算再怎么的吵闹,欧阳晋居然都能憋得住不动手,就算有时候沈墨渊刻意的要动手,他也一直都忍着。

  这一点其实是不符合欧阳晋的脾气的,如果是平常的欧阳晋的话,一定是会把让自己受到伤害的人狠狠打击一顿,然后把他们全部给揍一顿。

  也许有些时候爱情就是这样没有任何的理智可言,只要对于一方是重要的事情都可以努力去做,可是在去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必须要考虑的还是女人能不能在自己的心底有所价值,如果努力到最后什么价值都没有的话,那么一切终究还是没有任何的价值的。

  女人的确是需要男人来保护的,但如果女人只是一直都依靠着保护却不知道自己站起来的话,那又能有什么价值呢?

  在面对未来的各种风暴的时候谁能知道男人一定会永远的在女人的身边,谁又能知道女人是不是一定就需要这个男人,需要这个男人带来的各种快乐和不快乐。

  心痛的感觉谁都会有,在这些感觉的背后隐藏的又是什么东西呢?是幸福还是悲剧?是毁灭还是重生?这一切都是需要从人的不同的角度点出发的,人能够去想明白自己这辈子需要的是什么,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如果没有办法考虑清楚自己和对方需要的是什么,那还不如趁早结束一切比较好,因为这样的伤害还不会是最大的。

  有人说幸福的滋味是沉淀在美酒之中的,但如果这个美酒在打开之前就已经变了味道的话,那么就算是你沉淀的时间再长也是不可能有人去品尝的。

  生活里,总是会有人抱怨说这女人不够爱我,那女人又太势利眼,可是谁又能真正看得清楚,在说别人的时候,自己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毛病呢?不是只有女人才可能变得有那么多的毛病的,可是只有在遇到这些毛病的时候才可以对症下药才能够改变一切。

  未来的日子里,谁可以完全主宰自己的生活,谁又能够完全的把日子过的那么幸福?不管是怎么样的生活,都是要有一定的计划的,所以,人必须是要去面对自己所犯下的错,那才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