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又要违背承诺吗
  沈墨渊其实并不是一个非常勇敢的人,他知道自己害怕死亡的原因其实是因为自己爱着许暖,因为他害怕自己一旦走上手术台就没办法下来了。

  这样的事情对于沈墨渊而言是一种害怕的事情,也是一种无法从心底抹杀的恐惧感。

  坐在手术室门口的时候,不管许暖他们怎么安慰,沈墨渊依然是发抖个不停,那种样子机会是要把所有人都给吓住了。

  可是,因为答应过许暖,所以沈墨渊没有离开,之上的就这样浑身僵硬的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样的举动其实是非常可笑的,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必要那么做,手术室里面又不是没有医生会看着他,对于一切的危险也都是有预兆的。

  心脏的手术本来就不算是什么小手术,所以现在沈墨渊承受的压力也非常的巨大,他只觉得自己的情绪快要被逼疯了,因为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些难以丢弃的东西。

  许暖注意到了面前的沈墨渊有些不对劲,立刻去握住他的手,这才发现他此刻浑身都冰冰凉的,感觉就不是特别的好:他是在害怕吗?

  虽然不愿意这样想,但是看他这个样子,许暖还是觉得自己的判断是不会有错的:没错,沈墨渊就是在害怕动手术。可其实,只有动手术才能救了他的性命啊,若不然的话,一切又有什么意思呢?

  在人的一辈子里面,许暖觉得要经历的考验肯定会有很多,而在这些要经历的事情里面,最为重要的其实就是身边有个人能够陪伴着。

  “你干什么?”

  看到沈墨渊突然站起身,许暖一下子变得感觉敏锐起来,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对于他显然是非常的不信任。

  无奈的摆摆手,沈墨渊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告诉许暖现在自己不过是去上厕所而已,总不见得她也要跟着自己一起去上厕所吧。

  尴尬的松开了他的胳膊,许暖又一次伸手指了指他的脸:“我告诉你,若你是随便给我找什么借口的话,我一定会让你死的很难看的!而且,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一定要你活下去。”

  瞧着许暖赌气的样子,沈墨渊无奈的摇头:丫头,如果一切都跟别人说的那么简单的话,我又怎么会如此的烦恼呢?说到底,我终究还是对于手术的大夫和我的命运不太相信。

  始终觉得他们这样随便的安排一个人手术,然后手术结果如何都是那些医生顾影自怜自己说的,那自己有什么价值呢?

  “你真的要离开?”

  听到许暖这么说,沈墨渊上去捏了捏她的脸,表示自己也不算是要离开,只是对于那些的大夫随便的安排了手术时间,而且今天还让自己这么一个受伤受累的人在这儿坐了那么久,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伸手抓了抓头发,沈墨渊又一次的变得暴躁起来:“小暖,我知道我不应该离开,因为我答应了你的。但是你看看,现在是他们逼我离开,他们自己不好。”

  许暖虽然不愿意承认他说的是真的,但是的确她也是看到那些个美国的医生一直都在进进出出的忙活,可又完全没有一丁点的要给沈墨渊定心丸吃的感觉。

  这样的医生给许暖的印象也是非常不好的,她觉得要么就直接给沈墨渊动手术,要么就在晚一天,这样拖拖拉拉的,让沈墨渊坐在手术室门口,心不透心凉才怪呢。

  很多时候人都是需要压力才可以往上走,但是如果压力过头了,那给自己的身体造成的一根弦绝对就是断裂的。

  “墨渊,再坚持坚持好不好?”

  颤抖吻了沈墨渊的手背,许暖的眼神也是有点红肿起来了,显然她是在为了自己难受:洋医生就是不靠谱,每次都要磨磨蹭蹭半天,可是结果呢,却是又什么都做不到,真是让人要气疯了。

  知道许暖比自己还要着急,沈墨渊忍不住就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主治大夫的衣领:“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进行手术?”

  大夫看了他一眼之后,表示要想手术就必须排队,而他的前面还有三五个进行手术的人,所以,就算他再怎么不愿意,也必须要继续等待下去。

  这样的答案让沈墨渊几乎要气炸了:怎么可以这样?我明明是昨天就已经来过的人,你们却把我的病期无限的延伸出去,这样的手术我不做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深深的吸了口气,沈墨渊慢慢的把自己的手从沈墨渊的手掌之中拿了出来:“小暖,对不起!”

  看着沈墨渊又一次的冲出去,许暖虽然心痛,但是她也理解自己的男人这么做的理由:白痴,我也知道这样漫长的等待是让你崩溃的事情,但是你可知道若是不等待,你要面对是更加崩溃的事情。

  虽然一个劲的在街上寻找着自己的沈墨渊,但是许暖却是怎么都看不到他的身影,显然他是把自己藏起来了,不希望被任何人找到。可是,这种藏起来的感觉真的就好吗?难道藏起来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许暖觉得现在不只是沈墨渊心痛,其实现在她也是觉得自己的心在泛着痛的感觉:看来你是想要把我也给逼疯,然后我们一起承担那些痛处是不是?

  如果说之前对于沈墨渊有部分的同情,那么现在许暖觉得除了这样的情绪之外,她还是有点生气的感觉的:为了这样的小事情就要去躲起来,你也真是够了!

  作为一个男人,难道不应该去扛起一切,然后给自己所爱的女人一份温暖吗?如果一直逃避,那根本什么都不算,结果只能是让人觉得难受。

  闭上双眼,许暖把手掌放在了自己的心脏上面,想要让自己可以感受到沈墨渊的心跳,但是她失望了,因为虽然自己爱着他,可是却没办法让沈墨渊和自己的呼吸同步。

  也是,那些小说中的美好情节怎么会发生在她和沈墨渊的身上呢?许暖觉得自己现在非常的颓废,不知道到底该做些什么才能改变一切。

  心痛的时候本来应该是夫妻相互的取暖,但是现在呢,现在是自己和沈墨渊分开了,他不知道去了哪儿发泄自己的情绪,这样的事情让许暖真的非常的伤心。

  如果自己真的嫌弃沈墨渊的话,怎么会在现在这种时候还待在他的身边呢?沈墨渊脑袋里的那些东西真的是让人无奈:爱情原来总是那么的变幻莫测。

  闭上眼就能看到幸福是沈墨渊说的话,但是现在许暖却觉得这句话可能只是沈墨渊哄骗自己的:若你真的觉得一切都是应该的,为什么你不早点说出一切,为什么你不早点爱上我?为什么你一次次的要让我陷入痛苦的折磨之中?

  没有人的未来是注定在成功之中徘徊的,也没有人的未来是注定在一帆风顺之中走过的。只要是人,都会经历各种各样的痛苦,都会将一切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全部都物归原主。

  也许有些人觉得这样是不公平的,为什么得到的东西还要物归原主。

  理由其实很简单,那便是弱肉强食四个字。

  不管是商场还是在家里,人都会有自己的小九九,都会有自己的小心思。了不管是有什么心思,都必须从一而终的走下去,绝对不能妥协的!

  深深的呼了口气,许暖又一次在街道上走了起来,看着川流不息的地方,许暖却是没有半点的开心:没有了我最爱的老公陪着我,不管是去什么地方都没有任何开心的感觉,就算这个世界变得跟天堂一样的充满祥和,若是没有了爱,那么一切都是空虚的,爱是万物之本,若是连去爱一下都不敢的话,那又能有什么用呢?

  “墨渊?”

  许暖隐隐约约听到有些声音,立刻掰开人群走了过去。

  看到自己的设想是对的,许暖让所有人散开了,然后自己走到了沈墨渊的面前,有些心疼的询问他到底要不要跟自己回家:“不动手术不代表你可以这样没完没了的伤害自己,你知道吗?我有多害怕你做不到。所以不只是你在难受,其实我也一直跟你是一样的感受,你难过的时候我也难过,你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我也是不舒服的。

  沈墨渊不敢去看许暖的双眼,因为他觉得自己给许暖留下的似乎只有伤痛,不会有别的感情:“别再盯着我了好不好?”

  “你可以不管我的。”

  许暖哽咽着开口:“因为我只是想要对你好,其他的什么事情都不重要。”

  只是对我好么?

  沈墨渊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可是你知不知道,你对我好,我却是没办法偿还的,我每一次都只是让你痛苦,让你没办法面对一切而已。

  不希望让未来里面有更多的伤痛,也不希望让未来里面有更多不愉快的感受。

  许暖就这样吻了沈墨渊的额头:“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去做手术,那么我们就不去了好不好?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让我一个人去面对生活里的痛苦,好不好?”

  沈墨渊没有说话时,因为在这个时候,他除了默默的忍受一切之外,根本就无法去真正的做点什么。

  许暖有多么的爱他,他其实是知道的,但是他也知道是自己太自私,一次次的利用许暖对自己的好,一次次的用虚幻的借口去哄着许暖一直陪着自己。

  如果自己勇敢一点,多等待一点点的话,许暖现在完全不必那么的伤感,陪着自己一起蹲在马路上难受的要命。

  不想说自己现在到底还有多少个未来需要去面对,不想说自己到底还有多少个伤害自己的方式要去努力,总之,有些时候,人在无法面对巨大压力的时候,逃跑也是没用的。

  伸手将许暖抱在了自己的怀里,沈墨渊低低的开了口:“老婆,对不起,我知道错了,现在你别哭了好不好,我不想你为了我而把自己弄的那么憔悴不堪,我希望你能够过得幸福,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幸福。”

  许暖就这样朝着他的怀里躲了躲:我不知道我的幸福会不会存在,可是你只要愿意在我的身边,那一切就是好的。沈墨渊,我不想放弃你,也不想让你变得那么颓废!全世界的人都可以逼我离开你,但是我自己不可以那么做,不管任何时候,我都会继续在你的身边,继续跟你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