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不需要你教训我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沈墨渊完全没想到果宝在知道了他自己的身世之后居然跟变了一个人一样,那么的自私自利,完全就不知道尊重别人的感受了。想着那个从前活蹦乱跳的孩子此刻因为金钱而变得那么坏的时候,沈墨渊对奶奶的憎恶又深了一点。

  看着孩子被管家带走,沈墨渊冲到了奶奶身边,眼眸里满是怒火:“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让一个孩子变得这样自私凉薄就是你的本意吗?已经有了一个我那么痛不欲生了,现在你还想要让我照顾的果宝也变得那么不开心?”

  “闭嘴!”

  沈芸冷漠的扫了孙子一眼,上去用手指了指他的胸膛:“你没资格这么教训我!如果不是你那么没出息,非要爱上一个普通人的话,你以为我会这样对你,又舍得这样对你吗?”

  虚伪!

  沈墨渊怎么会不知道奶奶的心思:你是担心我会死了,所以着急要培养下一个接班人吧。你知道我妈妈只有我一个儿子,就算是不愿意,也不会阻止您的计划的,毕竟让沈家继续发展下去才有可能让我妈继续过这种贵妇的生活是不是?

  想想都觉得可笑,在一个家里,没有了所谓的感情联系,有的只是对金钱的那种迷失欲望,这种话是多么的可笑多么的伤人。

  沈墨渊不希望这么揣度家人,但是事实摆在眼前,自己的奶奶就是利用了母亲舍不得荣华富贵这种心理,才一步步的逼着她做出让步。

  然而,母亲又怎么会是省油的灯呢?她根本不会因为那个孩子就真的让步了,现在自己还没有去动手术,也就是说,一切还是有挽回的余地的,因此这次母亲才这么火急火燎的把自己给找来,并且是用那么严厉的口吻跟自己说话。

  其实,作为沈墨渊而言,那些钱能不能得到真的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因为真正让他开心的是和许暖在一起,只要许暖可以理解自己做的一切,那么自己每天就跟百万富翁一样的心情。

  如果说有朝一日自己必须要在家人和许暖之间做出一个选择,那么沈墨渊只可能选择许暖,因为许暖这辈子为了自己吃的苦头已经足够多了,若是再这样耽搁下去,实在是不妥当。

  深呼了口气,沈墨渊转身看了许暖一眼:“我们的果宝已经不见了!”

  许暖知道他现在有多伤心,可是对于一个才五岁大的孩子而言,又能分得清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呢?像这样有钱的奶奶突然出现在孩子们的面前,谁都会觉得很惊喜,都想要缠着这个奶奶买这买那。

  如今,果宝会这样虽然是让人失望了点,可毕竟是孩子,对他有过分严苛的要求也不是什么好事,如果造成了他的心理上有了阴影,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所以,对许暖而言,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奶奶自己放弃这个打算,别的事情并不重要。

  微微蹙眉,沈墨渊凝神想了想,觉得虽然许暖的话听着有些刺耳,但是却也是大实话:看来眼下果宝是只能跟奶奶一起了,若是不这样,我也许会跟他成为一辈子的仇人。

  不管他到底是不是萧萧的孩子,沈墨渊都知道自己不可能轻易的放掉关心这个孩子的任何机会,只要是有任何的可能,他都要去做,不管这样是不是会让其他人感到不满,反正自己是不会这样丢下果宝不管的。

  沈墨渊记得那时候妹妹就跟自己说过,再也不要让任何人有被丢下的感觉了,所以现在不管自己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必须要好好的去实现自己妹妹这个心愿。

  当然,他心底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想要知道,尤其是奶奶说妹妹已经死了,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果宝又是妹妹跟谁的儿子呢?

  伸手点了点自己的额头,沈墨渊觉得自己必须去跟果宝好好的谈一谈。

  只是,果宝显然是不愿意跟他谈这些的,一看到沈墨渊过来马上就叫来了沈芸:“奶奶,舅舅要打我!”

  “你胡说什么?”

  沈墨渊没想到这个小滑头竟然会倒打一耙,这让他感到很是难受,恨不得把他抓过来真的给教训一顿。

  “你一个大人还要打小孩么?墨渊,不要忘了自己的分寸!你也说过,若是有机会弥补,一定好好的对你妹妹。可是你妹妹现在不在世上了,你能做的就是对这个孩子好!”

  深呼了口气,沈墨渊上千看了沈芸一眼,询问她到底为什么妹妹会死,她现在的年纪应该和自己差不多才是,怎么会这么早就死了,是不是遇到什么匪徒了?

  提起这事儿,沈芸看了一眼边上的果宝:“这孩子也可怜,有那么凶悍的爸爸,一直辱骂责备他和萧萧,结果萧萧的心理崩溃了,就做出了和那个人同归于尽的做法。”

  同归于尽?

  沈墨渊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觉得内心非常的痛苦:妹妹,你怎么就那么傻啊,你为什么不等哥哥来帮你教训那种混蛋呢?你为什么非要让我们阴阳相隔呢?哥哥真的还有很多很多的话要跟你说啊!

  只是,现在什么话都是没有用的,因为自己的妹妹萧萧已经去世那么多年了,纵然是听得见他的呼喊,也是无法回答任何的问题了。

  沈墨渊弯腰蹲在了果宝的面前,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果宝,我知道你很好的,所以,这一次,你会跟爸爸一起对不对?”

  “开什么玩笑?”

  果宝推开了沈墨渊,冷哼着抬起头:“你才不是我爸爸咧!你不过是我的舅舅,因为你,我妈妈才会被赶出去,你让我怎么接受你?我告诉你吧,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为我妈妈报仇的!”

  “你!”

  沈墨渊真的没想到这么小年纪的他居然会说得出来这种话,忍住怒火扫了奶奶一眼:“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沈芸没有说话,只是拉了拉果宝的衣袖。

  可是,果宝显然是不想要退让:“你都要死了,为什么还不给我把工作让出来?”

  “果宝!”

  许暖真的是忍不住了,上去揪住了他的耳朵:“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说的话会让你爸爸多么的伤心?”

  “闭嘴吧!”

  果宝此刻气焰嚣张的很,完全不把许暖他们放在眼中,一个劲的对着他们叫嚣,反正沈芸就在他的身边,他料定所有人都不敢动手的,因为动手的话奶奶就会帮自己。

  从小受的窝囊气果宝此刻只想好好的发泄出来,因为不管怎么样,如今这个奶奶真的是对自己超级好:看来,有钱人真的就是不把钱当回事,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对着别人慷慨大方啊。

  伸手点了点自己的鼻尖,果宝再度警告了沈墨渊和许暖:“我不是你们的孩子,我是沈萧萧的儿子,以后也就是你们的仇人!”

  “啪!”

  许暖毫不犹豫的给了果宝一巴掌,也不管他是不是难受,直接上去就是一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上:“不要以为没人可以制服你,我现在就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可能让你在这儿胡作非为下去的!”

  “许暖,你疯了吗?”

  看到宝贝孙子被踢了,沈芸显然是很生气,想要张嘴说话,但是许暖却是对着她鞠躬了:“对不起,如果您觉得这样就是教育果宝的方式的话,那我告诉您,果宝会没有朋友的!墨渊,我们走!”

  虽然知道沈墨渊现在心底还是非常的难受,但许暖也知道让他继续待在这儿只可能是更加刺激到沈墨渊,便坚持的拉着他离开了这儿。

  果宝看着他们离开后,觉得心底非常的不舒服:凭什么打我?这些都是我的东西不是吗?你们现在就得意吧,反正奶奶宠我,看以后我怎么收拾你们!

  在街道上慢慢的行走,沈墨渊突然自嘲的笑了起来,询问温宁自己是不是真的就那么失败,竟然连一个小孩子都搞不定。

  许暖心疼的按住了他的肩膀,再度表示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他的错,果宝本来就不是一个能够轻易被降服的孩子,现在他这样,完全就是故意跟着他们对着干,除了想办法让他被感化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感化?”

  沈墨渊自嘲的笑了笑:那小子现在已经掉在了金钱里面了,怎么还可能感化得了?现在想想,其实自己可能自以为是了,以为可以凭借自己的本事把一切搞定,但是其实自己什么都做不到,只是一再的逞能。

  想着果宝对自己说的话,沈墨渊觉得自己心很累:原来被人不信任的感觉是这样可怕的,我真的算是领教到了。

  眼泪不想掉下来,但是沈墨渊发现就算自己怎么压制自己的情绪,那泪水还是会不自觉的滴落,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不断的滴落下来。

  未来能有几个伤感的时候已经不知道了,最重要的是现在沈墨渊觉得对于果宝自己是有愧疚的,必须要好好的安顿好他。

  若是有一天自己真的什么都可以放弃的话,那么他最不能放弃的东西一定会是爱情和保护果宝,这种感觉才是最需要珍惜的。果宝这个孩子并不坏,只是因为奶奶用错了方法,让他变成了一个非常自私自利的小家伙。

  现在的自己,内心有多么的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在一些时候他真的是不需要任何的解释,只是要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在那里好好的享受一切。

  若是有些人能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放弃,那么自己也不会这么痛苦。

  奶奶和母亲的步步相逼让沈墨渊觉得自己的心很累很累,不知道还要做些什么才能改变这一切。可是,不管做什么,他知道都无法挽回那些事情了,人的一辈子,注定是要留下那些无法挽留的遗憾了。

  有多少种伤痛就有多少种心酸,沈墨渊只觉得自己现在真的是受不了这种被过去的记忆折磨和现在果宝的羞辱:一个孩子都觉得你亏欠了他,那么你对自己所爱的许暖又到底亏欠了多少呢?

  没错,果宝其实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如今的自己,心脏已经完全的承受不了负荷了,怎么还可能继续活下去呢?既然是活不下去,那么就不可能有什么未来可言。

  果宝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也许是希望自己放了许暖,让许暖得到属于她的幸福呢?

  想到这些,沈墨渊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又疼了起来:我真的应该放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