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还说不是奸夫
  当许暖看到沈墨渊的母亲下楼的时候,她觉得很开心,因为她认为自己的等待是有价值的:一定是墨渊愿意跟我见面了,所以让伯母来跟我见面吧。

  刚站起身的时候,许暖的脸上就挨了一下巴掌,那一巴掌简直是要让许暖完全都陷入了黑暗的漩涡之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原谅我了吗?为什么又是这样的结果呢?

  夏丹的一双犀利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许暖:哼,贱丫头,你就知道在我儿子的面前装可怜,可是我告诉你,在我面前,那是都不管用的!

  伸手把许暖拉到了医院的过道里面,夏丹毫不留情的扯住了许暖的头发,不管她疼的落泪还是喊叫,都不松手,只是想要让自己的痛苦得到宣泄点:害我儿子过得那么辛苦,你也是要付出代价的,要不然,怎么叫夫妻一起共患难呢。

  “妈,我知道,知道让您生气了,但是,可以请你听我说几句话吗?哪怕只是几句都好啊。”

  “听你说话?”

  夏丹尖锐的笑了起来,用力的把许暖给推倒在地上,用高跟鞋狠狠的踩住了她的手指:“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想要跟我说话?我告诉你,我跟你说话就是浪费空气,浪费时间!”

  原来,墨渊的妈妈对我的恨意竟然会是这么的深,我还以为她一直都是想要接受我的,可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我的自作多情啊。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许暖没有让自己继续哭出来,因为她知道这一次不管自己哭成什么样子都没人来帮自己了。

  夏丹并不知道许暖是怎么想的,在看到她沉默的样子时,心底感到格外的痛快:知道你在墨渊的心底其实根本不算什么了吗?哼,叫你非要自作多情,墨渊根本就不会跟你走到底的。

  弯腰用手指点了点许暖的嘴唇,夏丹慢慢的开口:“对我来说,你这种女人就该被扔到大马路上被人唾弃!”

  “放开她!”

  在知道许暖有事的程颐第一时间冲了过去,在看到夏丹这么伤害许暖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暴怒了起来:“伯母!”

  夏丹对于他的生气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干嘛?你身为一个晚辈说话声音那么大是不是要跟我说你会打我呢?”

  “你!”

  程颐倒是有过这种打算,但是他也知道这个夏丹就是一个会惹事的女人,若是自己在这儿打了她,只怕是小暖的名誉会被她毁的更加的惨。

  竭力的按住自己的脾气,程颐伸手指了指她的脸,提醒她随便打人是可以直接送到警察局的。

  “我打人了吗?”

  夏丹伸手扯住了许暖的头发,一把将她拽到了自己的身边,恶狠狠的等着她的眼睛:“许暖,你自己说,我有没有打你!”

  太无耻了!

  程颐见过的无赖也算多了,但是就没有见过跟夏丹一样明目张胆耍赖的人,明明是在打人,但是却算准了许暖为了讨好她是不会说出一切的。

  几次想要上去拉开夏丹,可是许暖都对着他眨眼睛,这让程颐感到万分的懊恼:白痴,你这样下去岂不是让这个女人的气焰更加嚣张吗?你这样,我真的不能放心,我真的不能不生气啊。

  本来过来只是想要看一下小暖就走的,但是现在事情既然发展到这一步了,自己是绝对不可以离开的。

  而且,他已经打定主意在许暖被原谅之前自己是不能离开的,因为自己一离开,许暖只怕是会被打的更惨了。

  虽然夏丹不太清楚许暖跟眼前的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既然现在她打人有了一个观众,那倒是有意思多了!

  夏丹抿嘴笑了笑,慵懒的拉着许暖走到了一边,自己则对程颐再三的打量了一下:“长得还不错。”

  “伯母,我又不是大白猪,你没必要盯着我然后对我做出评价,我只想知道,你什么时候放开许暖。”

  着急了啊!

  夏丹吃吃的笑了笑,转身扫了身后的许暖一眼,然后又看了程颐一眼:“她要不要走不是我可以拦得住的,所以,若你能劝得动,那么我也不会阻拦的。”

  程颐暗暗窃喜,想要上去拉许暖离开的时候,却看到许暖自己往里面躲了一下。

  “小暖!”

  程颐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都被伤害成这个样子了,你还打算坚持吗?你难道不知道其实沈墨渊的妈妈就在等着你这么做了啊。

  不甘心的想要去拉许暖的时候,夏丹却是拦住了程颐,表示今天的会面时间已经结束,如果他还要来的话,自己只能报警了。

  报警?

  微微蹙眉,程颐真的没想到夏丹真是胆子大到这个地步:因为知道沈墨渊现在生病什么都做不了,所以现在你这个当妈妈的人才敢这么肆无忌惮是吗?

  伸手点了点自己的额头,程颐觉得自己应该去跟沈墨渊见面了,毕竟沈墨渊一直都是爱着许暖的,不应该会对这种事情不闻不问的。

  “去找墨渊的话许暖就一辈子别想走了。你可忘了,小暖还是我的儿媳妇。”

  夏丹的话让程颐整个人的心都疼了起来:儿媳妇?是啊,她是你的儿媳妇,但是既然你知道,为什么又要这样伤害她呢?

  盯着夏丹看了一会,程颐却是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只能悻悻然的转身坐在了一边的石阶上。

  夏丹本来以为他会离开,这样自己就可以继续对付许暖,但是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坐在了那儿,这倒是不好办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夏丹上去看了程颐一眼:“你不需要离开吗?你即便守在这儿也没用的!”

  “不用伯母好意!”

  程颐淡淡的应了一声:在这儿至少小暖会被伤害的时候我可以保护她,若是不在这儿的话,你怎么欺负她我都是看不到的。

  仔细想想,一个男人所说的保护难道不就是体现在这个时候吗?若是做不到,什么爱不爱的都是虚伪的言辞,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夏丹虽然不愿意胡思乱想,但是这个男人对小暖真的是太过关心了,怎么看都不像是一般的男女朋友。

  好啊,我还以为你只是伤害了我儿子那么简单,但是没想到你居然偷偷的养着男人,你这个贱人。

  “你干什么?”

  程颐看着夏丹居然又开始打许暖了,忍不住上去推开了她,护住了被打的许暖:“你有病吧?她又做什么事情了你打她!”

  “做了什么?”

  夏丹冷笑着抓住了许暖的耳朵,眼神是格外的犀利的:你自己跟着男人做这样的事情,不觉得丢人,我还觉得丢人呢,你这个女人还真是够下贱的,你,我都不知道还能有什么言辞来形容你了!

  夏丹一想到自己可怜的儿子还不知道能够活下去多久,但是许暖身边却是有着这样一个拥护者的时候,忍不住抓起了砖头又要打许暖,但这一次却被程颐用他的手臂挡了下来。

  “程颐!”

  许暖没想到他居然会为了自己做这样的事情,整个人都惊呆了。询问他有没有事。

  “贱人!”

  夏丹直接就踹了许暖一脚,这一脚的力度很大,让许暖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没事吧?”

  程颐很想对夏丹动手,但是又忍不住拥抱了许暖,心疼的握住了她的小手:傻瓜,如果你跟我走的话,现在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可是,他也知道许暖不走是因为爱着沈墨渊,这样的时刻自己是不可能会说服得了她的。

  无奈的叹了口气,程颐微微闭了闭眼睛,随后转过身扫了一眼夏丹:“对于自己的媳妇,你就这样的态度吗?”

  媳妇?

  夏丹的笑容变得有些狰狞:有了这么一个下贱的媳妇真是丢了八辈子的脸了!

  冷哼着凑上去拍了拍程颐的肩膀,夏丹慢慢的开口:“怎么,你爱她吗?要不要我让沈墨渊跟她离婚,然后成全你们两个啊?但是可惜,她已经是二手货了哦。”

  “闭嘴!”

  程颐实在是没想到身为一个贵妇人的夏丹居然会用这么残忍的言辞来形容自己的媳妇。

  若是说已经一下就结束,那么程颐还勉强可以容忍,可是这女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她只是知道自己很痛苦,想要发泄她的痛苦。

  深深的吸了口气,程颐觉得如果按照自己从前的脾气的话,绝对是会把她按在地上打一顿的。

  但现在,他必须要保护许暖不被这个疯子一样的女人伤害。

  真是太感人了,想要英雄救美吗?

  夏丹的眼底不屑的意味更深了:“不过就是一个破烂货,丢出去我们家都嫌晚了呢!”

  “伯母!”

  一直沉默的忍受欺负的许暖实在是憋不住了,眼泪不断的落下:“我知道我做错了,但是请您别这么说我行吗?我没有做出任何让你们家蒙羞的事情。”

  夏丹只是啧了啧嘴:你说没做过我就必须相信了吗?蠢货,我要的是真相,才不是什么你这些空口白话。

  而且,夏丹怎么看都觉得这个程颐是别有用心的:说你们两个人只是普通朋友的话,我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妈,你骗我!”

  当儿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的时候,夏丹整个人都呆住了,想解释的时候,沈墨渊却径自走到了许暖的身边,颤抖的为她擦去了眼泪:“你受苦了。”

  终于肯出现了啊!

  程颐看到沈墨渊下了楼,伸手就拉住他的衣领,质问他怎么可以那么残忍的看着他的母亲这么伤害许暖。

  “程颐,你让开!”

  许暖担心程颐让沈墨渊的心脏病复发,紧张的将他推开:“别碰他。”

  程颐完全都呆住了:还在维护他?你知不知道自己受的这些辛苦根本都是不必要的呢?你这个傻瓜。

  虽然这一切的确是自己白受的委屈,但是许暖却依然愿意坚持下去:“程颐,我知道你帮我,但是,我没有要你帮我,所以,拜托你,快点离开吧。”

  驱逐令一放下来,程颐就觉得自己的心完全疼了起来,整个都被冰冻了一样的痛楚:原来,你只要有了沈墨渊,什么时候都可以不要我啊。

  夏丹看到程颐这样,立刻走到沈墨渊的身边:“儿子,快点跟许暖分手,她是一个坏女人,她可是跟着这个男人有关系呢!”

  “说完了吗?”

  沈墨渊冷冰冰的看了母亲一眼,那双眼睛里的锐利却是让人不寒而栗的:“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