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是幻是真
  “啪!”

  重重的一巴掌落在了程颐的脸上,许暖慢慢的走到了沈墨渊的身边,伸手搂住了他的胳膊,然后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程颐看:“你给我看清楚听清楚了,我最爱的人是他,不是你!”

  程颐不甘心的攥紧拳头,想要开口辩驳的时候,却被许暖狠狠的瞪了一眼,表明他做的一切都是自私的表现,若真的喜欢自己,那么就该彻底的放下。

  “你真是这样想的吗?”

  程颐有些疲惫的耷拉下脑袋,询问许暖为什么对自己那么冷漠,从前他们可不会像现在这样冷漠的。

  “从前?”

  许暖呵呵的笑了起来,松开沈墨渊的胳膊走上去捏住了程颐的脸,伸手使劲的拍了下去:“从前的你,何曾告诉我事实了呢?你为了要霸占我,让我的家人沉浸在失去我的痛苦中!程颐,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沈墨渊本想要再说些什么的,但是看到许暖已经出手惩罚了他,便也不再说什么,因为他觉得被自己心爱的人亲口否决的滋味就等于是凌迟处死一样的残忍了。

  如果许暖没有那么做,沈墨渊或许就出手对程颐做出惩罚,可是既然许暖已经决定了,那么自己犯不着去为了这样的小事惹得许暖心底不痛快。

  望着程颐转身离开,许暖立刻上去重重的甩上了门:别怪我,跟我的计划比起来,你个人的失落根本是不足为奇的事情,即便你难过,我也必须这么做下去,因为这是我的决定。

  深深的吸了口气,许暖这才转身回到了沈墨渊的身边,对着他抱歉的点了点头:“是我交错了朋友,对不起。”

  “傻丫头!”

  沈墨渊心疼的捏了捏许暖的脸,眉宇间多了一丝的无奈:跟我之间还要这么客气吗?看到你这样,我反而会觉得这心底有些不是滋味,我情愿你骂我一顿也不要你对我这么客气。

  越是客气的时候沈墨渊越是觉得他们之间又变得跟从前刚认识的时候一样的没有办法靠近彼此了。

  不过,如今的许暖可不就是对自己什么感觉都没有么?想到这儿,沈墨渊还是忍不住吃吃的笑了起来:是我自己傻,总是以为我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可是,在许暖的心底,其实可能更加在意的是程颐呢。

  “在想什么?”

  许暖的小手捧住了沈墨渊的脸,身体微微凑到了他的耳边:“是不是觉得有些不公平啊?放心好了,我以后会对你好的!”

  小暖突然这样靠近自己让沈墨渊有些受宠若惊: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要这样?难道你改变了心意,觉得我是你想要的人吗?

  使劲的用手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沈墨渊觉得一切来的有些突然:“小暖,这是真的吗?”

  许暖没好气的对着他翻了翻白眼,用自己的指甲刮了刮他的鼻子:“对你好还不可以吗?怎么,你是希望我去爱程颐?”

  “不要!”

  张开双臂紧紧的把小暖搂在怀里,沈墨渊黑色的浓眉在不断的颤抖:我才不要你去喜欢别的男人或者是跟别的男人见面什么的,我要你的眼底只有我一个人。

  若是程颐的事情真的让小暖改变了心思的话,那沈墨渊觉得自己倒是有点感谢他了,因为无形中他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可是,沈墨渊实在是没办法完全的相信这件事情:她不是一直都没办法放下我害死了她姐姐的事情吗?现在失去了记忆,恨意应该会更浓才对,可是为什么不是这样?

  怎么想都想不通的他只能是对许暖保持一定的距离,因为沈墨渊害怕自己那么爱之后得到的却是更加彻底的伤害。

  不是沈墨渊不愿意去喜欢这种被许暖疼爱的感觉,只是他实在无法相信许暖的变化能够有这么大:你姐姐的死必然是你最大的痛,所以,你不可能这样离开我的身边是因为你要让我更痛是不是?

  可以一直都爱着许暖,但是沈墨渊无法忍受的却是猜不透许暖下一步要做什么。如果她要以牙还牙对自己的家人做出什么伤害的事情,那么他不可能继续这样袖手旁观下去了。

  果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

  许暖望着沈墨渊这样的警惕,知道自己未来的日子里要做的努力还有很多:没关系,既然是一场游戏,那就肯定会有输赢的,而我,只是输了这一回合而已,接下来我是会反击的。

  端起了桌上的皮蛋粥坐在沈墨渊的身边,许暖细心的放在嘴边吹了吹,慢慢的放到了他的嘴边:“吃吧。”

  沈墨渊不动声色的吞下了皮蛋粥,眼神也稍微转移开了一点:也许是我多心了,她对我多一点温柔可能真的是因为我对她没有隐瞒呢。

  只是,想想从前的那些事情,沈墨渊依然是无法释怀:算了,还是再看一段时间吧,反正已经跟她这样在一起了,不可能再让她溜掉的。

  原本以为到了夜晚还会离开的许暖却是留在了医院,表示这样方便照顾沈墨渊,而且也不用这样大清早就起来两面奔波。

  “不好吧?”

  沈墨渊微微蹙眉:“孤男寡女的在一起你不觉得别扭吗?”

  “我们是夫妻不是吗?”

  许暖很聪明的用这句话顶了回去,反问他难道结婚的事情是假的,其实他们根本没有领取结婚证?还是说,他现在想要离婚了?

  “我没有!”

  沈墨渊的情绪有些激动起来:我怎么可能会想要离婚呢?我巴不得每天都跟你在一起啊。

  只是,幸福也是需要一个适应过程的,沈墨渊是没办法接受许暖突然间对自己态度的转好。

  突然的转好意味着的不会是好事,只可能是一些不好的东西会到来。

  一再的受到伤害的沈墨渊真的是已经害怕了,对于再被许暖欺负已经是非常的抵触了。

  所以,在这一刻,沈墨渊会对许暖客气,但是不可能对许暖有爱。他知道自己即便是不要自己的命了,也不能让家人搭进去,因为冤有头债有主,他犯下的错没有道理要家人承担。

  因为各自有着心事,他们这一晚谁也没有睡好,就这样相互看着彼此的双眼熬了一个晚上。

  等到天亮的时候吴雷他们来看沈墨渊时,许暖才站起身对着他们点头:“我出去一下,你们照顾下他!”

  看着许暖有些困倦的走出去,星羽实在是有些无语了,对着沈墨渊发起牢骚来:“学长,现在小暖姐好不容易回到你的身边了,你为什么不对她好一点啊。”

  沈墨渊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提醒她自己还没有跟她算账,所以她现在聪明的话是不要招惹自己的为妙。

  “我~”

  本想继续气气沈墨渊的,可是星羽在注意到他很不高兴的时候,知道一定是他跟许暖又有了什么解不开的疙瘩:你们两个也真是秀逗了,有什么问题非要闹得这样不可开交的?难道你们认为往死里吵就能让对方吃亏了吗?

  虽然星羽从前也认为只要嘴巴厉害一点自己就不会被伤害了,可是后来她发现这是错误的,若是嘴巴太厉害,让自己所爱的人受到了伤害,那么一切都是不值得的。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便是嘴巴伤人最快,要温暖人却是最慢的。吴雷对自己很是体贴,可还是难免会因为自己的心直口快而生气。

  这些日子她隐约是感觉到他对自己关心程颐的事情有些反感的,毕竟在他的角度上自己已经是吴家的媳妇了,去关心别的男人已经是超出了他所能忍受的范围。

  深深的吸了口气,星羽伸手拍了拍学长的肩膀:“要恨一个人很容易,但是爱一个人却是很难的。”

  沈墨渊知道她的意思,对着她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知道。”

  见他总算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星羽也算是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还是希望你们夫妻能够好好的相爱一辈子的,毕竟谁也不希望看到你们分开。

  若是相爱的人不能相守,这终究是一个超级大的遗憾,别说是你的家人无法忍受了,就算是我们也看着不爽。

  没了程颐在你们爱情的路上添油加醋的制造问题你们应该是可以过得很好了才是,只是,就现在来说,我是看不到一点希望的。

  尤其是许暖眼底时不时闪过的那种不耐烦的情绪是让星羽非常的担心的:若你留在学长身边的心思并不是因为爱,那么,你又是要做什么?

  “别担心我!”

  沈墨渊对着星羽点了点头:“不管她要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恨她的,而且,我相信我会感动她的!”

  感动?

  星羽有些尴尬的耸肩:如果可以感动的话你早就感动了,何必要等到现在?她是根本就不愿意把心思放在你的身上啊!

  若是一个人真的有心的话,那么早在沈墨渊心甘情愿的挨了一刀的时候,她便能看清楚谁对她是真心的了。

  可是,许暖却跟没事儿人一样,对于沈墨渊受伤这一点没有丝毫的愧疚,这让星羽觉得非常的不舒服:学长对你也算是够用心了,你老是这样也不是办法。真有什么抗议的就跟他直说啊,他又不是非要跟你对着干的。

  而且,不管怎么样,学长终归是许暖的丈夫,在任何事情上都比程颐为许暖考虑的多,就是看在这一点上面,许暖也不该对学长那么的无情。

  不过,这些也只是星羽在自己的心底想的事情,她是不可能自找麻烦的把这些话都说出口的,因为学长对于许暖可是保护的非常到位的。

  自从有了吴雷成为自己命中的白马王子之后,星羽知道了学长对许暖的爱了:当一个人生命里只剩下了对另外一个人的渴望的时候,他是不会再有什么舍弃爱人的念头,为了要保护自己的那个最爱的女人,就算是让自己的血肉铸成刀剑保护她也无所谓。

  想起自己从前看过的干将莫邪的故事,星羽觉得沈墨渊倒是跟干将很像,但是莫邪却未必是许暖。

  许暖啊许暖,希望你有朝一日可以明白学长对你的好,千万不要再意气用事了,因为你的意气用事是会害死人的。

  伸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星羽对着沈墨渊点了点头:“祝你好运,但愿她是真的明白了你的心思!”

  但愿?连你也知道吗?是啊,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