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奇怪的感觉
  小心的扶着许暖进入房间休息,程颐轻轻的带上了门,打算休息的时候却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微微蹙眉,程颐不知道谁会在这个时候来拜访自己:不管是谁,我现在都不能让他们进来,要不然,许暖在我这儿的事情就完全穿帮了。

  使劲的在门外敲了几下门板后,星羽微微蹙眉:难道我的情报错误,他其实不在家吗?

  伸手从怀里拿出电话,星羽拨打了程颐的电话,看到电话是通的但是无人接听的时候,她的心底更加的奇怪了:这个家伙到底是在干嘛,怎么电话也不接听呢?难道是出事了吗?呸呸呸,怎么可能呢?

  程颐当然是看到了来电显示,可是他很害怕接听,因为他现在必须要把许暖给藏起来,绝对不能让她发现许暖的踪迹。

  一把攥紧了拳头,程颐抱着许暖来到了浴室,轻轻的把她放在了浴缸里,然后找来了两条被子将她裹了起来,在她半睡半醒之间程颐吻了她一下:“凝儿,你在这儿待着别动,外面有坏人,你别吱声好不好?”

  坏人?

  许暖一脸呆滞的看着程颐,对他的话似懂非懂:“有坏人不会报警吗?”

  程颐尴尬的对着她笑了笑,表示自己是会报警,可是眼下坏人就要进来了,自己得去应付她。

  虽然觉得奇怪,可是许暖看程颐额头上都急出了冷汗,觉得也许这件事情是真的:“好吧,我不说话就是了!”

  “怕不怕黑?”

  看程颐要把这里的灯关掉,许暖显得很是平静:“我喜欢黑暗!”

  程颐抿嘴笑了笑,慢慢的关了浴室的灯,然后才走出去开门。

  星羽望着程颐的头发湿漉漉的,身上穿的浴袍绳结也没打得好时,觉得自己似乎是来的唐突了一点:“抱歉。”

  程颐摆了摆手,要她别放在心上,自己让她久等才是不好意思的事情。

  星羽摆了摆手,本想跟他客套几句,可是又知道程颐最不喜欢人家溜须拍马了,便只能顺水推舟:“关于姐姐死,你能跟我多谈谈吗?”

  听到星羽这么说,程颐表现的非常痛苦,双手使劲的抱住了脑袋,一个劲的告诉星宇是自己没有照顾好许暖。

  这样的话却是深深的刺入了星羽的心扉:如果说没照顾好小暖姐姐的话,我才是最靠近她的人,我都没办法说服她让我留下,何况是程颐呢?

  而且,程颐凭良心说真的已经付出了很多的东西,不管是经历还是钱财,他对许暖都没有吝惜。

  星羽觉得既然能够做到这些,那么想必程颐不会是一个小人:他顶多是有爱慕的心思,但凡真的遇到了什么,他还是会愿意更大家一起分享的。

  “还有什么事情吗?”

  星羽看见他眼底的焦虑,脸色变得难看不少:“怎么,你好像不欢迎我在你家做客啊!”

  “不会!”

  程颐呵呵的笑了笑,一把将星羽拉到沙发边,手掌捏了捏她的小脸:“好歹我们也算是交往过一场的,你觉得我会那么做吗?”

  他到底是怎么了?

  星羽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程颐好奇怪,一直跟自己打马虎眼。

  难道说,沈墨渊他们猜对了,小暖姐姐真的还活着吗?

  为了确定事情的准确性,星羽故作惋惜的开口,将这些日子所有人都因为许暖的事情神色黯然说了出来。

  程颐一边迎合着星羽,一边告诉她自己是不会饶了真凶的,即便是要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也没有多说什么,星羽只是一直盯着程颐的脸看,在发现他是真的一点也没有开心的感觉后,才觉得是她自己想多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星羽才起身告辞,可是却在下一秒清晰的看到了一个属于许暖才有的杯子居然放在了程颐的房间里。

  “怎么了?”

  听到程颐这么问,星羽不动声色的笑了笑,表示她还以为程颐的房间会跟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些男孩子一样非常的脏乱,可是没想到这儿却是收拾的那么干净,这点是她没想到的。

  得意的昂起头,程颐嘿嘿的笑了起来:我跟那些生活完全不懂得自理的毛头小子怎么可能一样呢?我的生活必须是毫无脏乱之感才可以的,身为导演,别人的事情要管好,自己的事情也不能懈怠。

  再说,如今小暖也是跟自己一起住的,自然还要小心一点了,免得惹了她不痛快自己还要去担心她会不会悄悄的离开。

  “饿不饿,要不我带你去吃顿饭吧!”

  “不用了!”

  星羽抿嘴笑了起来,伸手推了一下程颐:“我还要回家呢,小雷现在一定给我准备好了夜宵!”

  “是吗?”

  程颐也笑了起来:看来你结婚以后的生活过得还不错啊,这样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你能够幸福,我也可以跟小暖在一起,这就是皆大欢喜。

  从前的那枚戒指虽然没有送出去,可是程颐觉得是老天故意让他犹豫了,因为如果他不犹豫那么一下子,现在很可能连许暖也得不到,毕竟星羽的脾气可是不能容忍喜欢的人有一丁点的不忠诚的。

  当然了,不是不谈恋爱了就完全对星羽没什么好感了,程颐还是觉得星羽有她独特的个人魅力,特别是她的自信和独立是让他非常赞许的。

  身为易阳家的千金大小姐,她可以做到这样的地步已经是不错的了。

  虽然还想跟星羽谈一会,但程颐想着许暖可能会在浴室待得不耐烦,便开口提出自己要送她回去。

  星羽摆了摆手,提醒程颐现在大家都只是普通朋友,有些必要的距离还是要保持的,如果他亲自送自己回去,吴雷少不了又要发脾气了。

  “他敢!”

  程颐伸手拉住了星羽的手掌,不高兴的瞥了她一眼,提醒她若是受委屈了必然要先告诉他,让他来好好的教训一下那个自负的家伙。

  星羽看着程颐这么关心自己的样子,觉得也许是自己想多了,误会了程颐:“我知道,谢谢你!”

  看着星羽驾车离开,程颐这才松了口气,急匆匆的上楼,却是看到许暖生气的将被子扔到了地上,双眼冷冷的盯着程颐。

  惨了,她是生气了啊!

  程颐上去想要拉她的胳膊,但是许暖却不依从,反而对他拳打脚踢起来:“你讨厌,你讨厌!为了跟别的女人打情骂俏,你居然让我憋在厕所里?”

  “不是的!”

  程颐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再三的解释自己可不是要跟别的女人谈情说爱才让她进去的,而是为了避开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麻烦?”

  许暖嗤笑着瞥了一眼程颐,手儿一把扯住了程颐的衣领,质问他有什么麻烦必须要自己躲在厕所里面才能解决?若是自己跟那个女人从前认识的话,那不是更好吗?

  “当然不好!”

  程颐一把将许暖搂在了自己的怀里,黑色的浓眉不断的抖动:如果让你们碰面的话,我就要失去你了,这绝对不是我希望看到的事情。

  这一次星羽虽然是被糊弄过去了,但是谁知道会不会有下一次怀疑自己的时候,若是怀疑的话,他又该怎么办?

  他到底在隐藏什么?

  许暖虽然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从程颐的态度上就可以感觉到事情不如他讲的那么简单:他一定有什么别的事情没告诉我,而且,那一定很重要!只是,那到底是什么事情呢?为什么跟那个女人见面我就会出事呢?程颐,你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虽然不清楚这一切的缘由,可是许暖知道自己越来越讨厌程颐了:大骗子,你一直都在用谎言包围我是吗?我不要跟你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