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他竟就是客户
  怎么办怎么办?

  使劲的抓了抓头发,许暖觉得问题实在是太难解决了:色彩的问题虽然是可以调合,可是,如何能够让程颐看到最清晰的版图呢?

  虽然手头设计的稿子都差不多了,但许暖觉得这些东西如果用邮递的方式送过去的话,沿途经过几个中转站后可能会造成画质的损害,那样的话,程颐是看不到最完整的设计图的。

  “所以,你有什么特别的点子呢?”

  瞧着沈墨渊鼓励的看着她,许暖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告诉沈墨渊自己是觉得既然是客户,那么本着认真的心态把图纸亲自送过去就好了。

  一边的易阳星羽却觉得大可不必,有些埋怨的扫了许暖一眼,警告她程颐可不是谁都能见得到的,这么贸然的过去而且还不跟他事先打招呼,非常有可能会惹毛他,而且还可能把这个单子就这样丢了。

  许暖不服气的对着星羽眨了眨眼睛,表示事情还没有发生就这样害怕了,那怎么解决问题?再说了,人的脾气都是可以适应的,程颐不想见别人那是因为不希望被没有事情的人打扰了,可是对于给他装修房屋的人,那可却另当别论了。

  沈墨渊眯了眯眼睛,也觉得许暖的分析很有道理:程颐这个家伙从来都是特立独行的,而我的许暖也是这样,也许,他们要是打了照面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收获呢。

  本来是想要跟着许暖一起去美国的,但是沈墨渊在公司还有一部分的事情没处理完,这个时候如果出国的话可能招来非议,因此,他只能让赵子涵和星羽一起跟着许暖出国。

  赵子涵对于身边这个骄傲的不可一世的星羽是非常的不爽的,但是谁让她是沈墨渊指定的人选之一呢?再不满意也只能是跟着许暖一起接受了这趟旅行的安排。

  原以为事情就这么搞定了,但谁知道临近午夜的时候沈墨渊却突然把许暖从热乎乎的被窝里拉了起来,让她赶紧去工作室等待。

  许暖满脸豆花的扫了沈墨渊一眼,询问他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非要自己现在去的,这个点可是已经很晚了。

  “别废话了!”

  沈墨渊也来不及跟她解释太多,只能让她抱着那些设计图纸去了工作室,让她不到天亮不能回来。

  对于沈墨渊这种神经质的做法许暖是非常的无奈的,可是她也只能选择接受,毕竟谁让这个老公是为自己才会创立了这个工作室呢。

  因为还是了凌晨三四点的时间段,整个工作室除了温宁之外就没有一个人,这让她非常的容易打瞌睡,几次挣扎后还是趴在桌上睡着了。

  只是,在听到一阵敲门声后,许暖还是打起了精神,拍打了自己的脸走了上去。

  当她看到一个男子带着棒球帽站在门口的时候,许暖非常的害怕:怎么回事?我不会运气那么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遇到劫匪了吧。

  男子还没开口说话,许暖便往后缩了缩,眼底满是警戒的神色。

  瞧着她露出这样的反应,男子忍不住开了口,提醒她像她这种青涩干瘪的小苹果他可没兴趣。

  青涩干瘪?

  许暖对于这个人的毒舌头非常的反感:就算我真的没有那么好你也不用说出来吧?你这个人怎么就一点也不给女人面子呢?难道你以为这世上就你一个人最了不起吗?真是的!

  看许暖还不承认这点,男人慢慢的摘下了眼睛,黝黑的眼眸里闪过了意思蛊惑众生的光彩:“小姐,请你搞清楚,我是来拿图稿的!”

  听到他这么说,许暖才慢慢的缓过神来:拿图稿?难道这个家伙是程颐派来的手下?哼,程颐这个家伙耍横就算了,怎么连他的手下也这样?

  不过,在确定面前这个人的身份后,许暖又大胆起来,伸手使劲的打了打男人的脑袋,冷笑着表示他才是其貌不扬,以为自己很帅,其实根本就是一滩烂泥。

  程颐简直是要被许暖气坏了:我其貌不扬?女人,你就算是要说谎也得好好的掂量掂量吧?像我这么帅的人怎么可能其貌不扬?

  相互争执了一番后,程颐注意到了许暖放在桌子上的图纸,一眼就看中了那副暖色调的春意盎然图:“这是谁设计的?”

  许暖见他总算有兴致去看这个了,这才得意的昂起头,表示这幅图纸是自己设计的,而且,花费的时间也不多,二十分钟就搞定了。

  程颐没兴趣听她说这些,径自伸手拿过东西看了一眼:虽然这个丫头脾气够臭的,但设计的东西却真的是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

  抿嘴笑了笑,程颐指了指自己拿着的春意盎然图:“就是这个了!”

  “啊?”

  许暖呆呆的看了程颐一眼,询问他难道不需要把全部的图纸都带回去给主人看一下吗?这样擅自决定程总难道不会生气?

  “你是真白痴还是假白痴?”

  程颐没好气的扫了许暖一眼,告诉她自己就是程颐。

  “你,你是程颐?”

  许暖的脸色登时变得难看起来:完了完了,我怎么偏偏对着他发脾气了呢?

  虽然从来都不喜欢对别人表现的特别的凶狠,但是偏偏程颐就非常喜欢跟许暖开玩笑,故意板起脸咳嗽了一下:“明天告诉你老板我很不满意你的态度,我先走了!”

  看着大门被甩上去,许暖登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了:这是几个意思啊?选择了我的图纸,但是又要我告诉墨渊他非常不满意我的做法,这根本就是让人烦躁嘛!

  微微抿嘴,许暖有些害怕的打电话给沈墨渊,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沈墨渊不住的夸奖她:“老婆,猜猜我现在在哪儿?”

  有气无力的叹息着,许暖表示他现在八成是躺在被窝里看着电视。

  “怎么这样想呢?”

  慢慢的推开大门,沈墨渊上去将许暖搂在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对着她的脸吻了一下,表示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到了,表现的还可以。

  “还可以?”

  许暖觉得自己都快要哭出来了:大客户都要被我得罪光了,你怎么还能这样气定神闲的啊?

  只是,还没紧张多久,许暖就又听到了沈墨渊的解释:原来,程颐非常习惯别人对他的吹捧,所以,如果方才许暖也是这样的话,也许他根本连看图纸的机会都不给。

  怎么会这样?

  许暖简直是没想到事情会发生的这么突然:这么说,因为我的误会,所以反而给我的工作室带来了一线时机了?

  这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许暖觉得自己应该去烧头香了,因为她这运气也实在是太好了吧。

  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许暖询问沈墨渊既然图纸已经决定了,那现在要考虑的应该是经费问题了。

  “不用!就在刚才,程颐已经把话说清楚了,五百万是给我们的红利,装修的费用是两千万,他已经汇款到我的账户了。”

  五百万的红利?

  许暖忍不住小小的开心了一下:我的工作室虽然是已经在墨渊的帮助下开张了,但是员工的工资还是个问题,如今有了这笔钱,那真是什么问题也没有了。

  嘿嘿的笑了笑,许暖跳起来搂住墨渊的脖子吻了一下,表示自己真的是要爱死他了。

  沈墨渊没有说话,只是享受着许暖带给自己的热情:如果有朝一日你的心底也能够爱上我,那一切就完美了。在这之前,我会一直等待的,因为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