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险些穿帮
  藤条在空中划了一条弧线,落在陆少时的脚边。

  明明连碰都没有碰到他,男人却触电般往后退了一步,眼中闪过受伤的情绪。

  他自认在儿子身上倾注了不少心血,从没想过有天他会为了一个保姆对他恶言相向。

  不想做他儿子?

  难道想做那个保姆的儿子吗?

  陆少时脸色阴沉,盯着乔安夏的目光泛起冷意。

  乔安夏只感觉背后一凉,生怕男人又发火,连忙挡在小栩的前面,仰头向他求情。

  “陆总罚也罚了,就放过小栩吧,他只是太小了没有安全感——”

  小栩不服气地冷哼:“才不是,让他去和谭薇薇那个坏女人甜蜜蜜去吧,乔姨我们走。”

  他说着就将乔安夏拉走,一个眼神也没给陆少时。

  男人罕见地没有阻止,在客厅里站到半夜,直到乔安夏将小栩哄睡,出来喝水看到他的时候吓了一跳。

  “陆总,您怎么还在这里?”

  乔安夏暗暗摩挲了一下掌心,火辣辣的感觉不太好受,不过她还是尽量维持表面的平静。

  至于心里,早就把男人diss千百遍了。

  生而不养,还到处拈花惹草,不如把小栩还给她。

  陆少时的眸子盯着她看了一会,即使在黑暗中都能感受到男人身上散发出的锋锐压力。

  “陆总没什么事我就去睡了。”

  乔安夏才没空和他在这里打哑谜,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让小栩这么快喜欢上你?”男人沉沉地声音传来,语气带着些许困惑。

  乔安夏脚步顿了一顿,指着心脏的位置淡然说道:“小孩是最单纯的,对他们不需要手段,用心就可以。”

  ……

  恶作剧事件就这么过去,乔安夏的保姆工作也做得越来越顺手,和小栩已经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

  陆氏集团顶层总裁办,陆少时刚结束一通远洋视频会议,有些疲惫地捏了捏高挺的鼻梁。

  小栩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和他说话了。

  每次听到房间里传来他和那保姆嬉笑的声音,内心总泛起一股酸涩,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让父子俩渐行渐远。

  难道真要放弃谭薇薇,遂了小屁孩的愿?

  “让乔安夏来公司一趟……随便编个理由。”他放下电话,眸中闪过一抹嘲弄。

  现在他见儿子居然要拐弯抹角通过这个女人了,可笑。

  果不其然,听说乔安夏要去公司,小栩立即表示要一起去,两人坐上管家的车来到陆氏集团。

  “乔姨你要快点下来哦,我等你。”

  走到前台小栩就不愿意往前了,仰着小脑袋对乔安夏说道。

  乔安夏哪里不知道他的小九九,但管家刚刚透露的信息就是陆少时要见儿子,她也怕对方见不到儿子,又要发怒——

  “小栩就当陪我好不好,乔姨有点害怕。”她弯腰说道。

  小栩纠结了一会,握紧小拳头说道:“那好吧,我会保护你的。”

  乔安夏在他软软的脸颊上“吧唧”了一口,这才牵着他往电梯口走去。

  前台早就接了吩咐,恭敬地刷了卡,电梯一路上行,到顶层的时候“叮”一声停下,门打开的瞬间乔安夏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安夏,你怎么在这里?”步榆面带惊喜,上前给了她一个拥抱。

  步榆是她在国外画室的合伙人,是一位非常帅气的混血,她以前经常开玩笑要是画室开不下去就让他去娱乐圈卖艺挣钱。

  两人关系非常好,像哥们儿一样。

  但重逢的时间地点貌似不那么巧妙……

  乔安夏尴尬地笑了笑:“我来送个东西。”

  可不就是给陆少时送儿子么?

  步榆目光落到他牵着的小家伙身上,眼中飞快闪过一抹失落,脸上却是笑着的。

  “WOW,你太不厚道了,居然不告诉我有孩子了。”

  说完弯腰和小栩打了声招呼:“你好呀,叔叔改天再给你补礼物哈。”

  乔安夏心想要坏事,还没来得及出口阻止,陆少时突然从总裁办走出来,凉凉地说道:“小栩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孩子?”

  乔安夏脊背一僵,扯着嘴角叫了一声,“陆总”。

  步榆丈一头雾水,疑惑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你误会了,我在陆总家里做保姆,小栩是陆总的儿子。”乔安夏解释道,心里祈祷这位合伙人能开点窍。

  步榆都被她弄糊涂了:“你什么时候——”

  他话音未落后背就被掐了一下,乔安夏不动声色地收回手,继续微笑:“你不是还有事么,快去吧,别耽误了。”

  其他的以后再跟你解释,她冲他使眼色。

  步榆终于会意,将滚到舌尖的话吞了回去,打着哈哈要撤。

  谁知陆少时长腿一迈握住他的手,露出商业化的微笑:“步总不是来谈合作的么,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