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醉生梦死
  医院到处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连城夏皱了皱眉,这医 院真不是个好地方。顺着走廊一直走,走到尽头的位置,连城夏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整个病房拥挤简陋,唯有旁边的小桌子上摆放的百合花还有颜色鲜艳漂亮的果篮,才令病房有了些许生气。

  “城夏,你来了啊。”病床上的人挣扎着想要起来,可他鼻子上的呼吸器还有手上的输液器却成了他最大的阻碍。

  “哥,我来了,你先躺下,有什么事慢慢说。”

  连城夏看见连耀辉激动的样子,连忙赶到床头边,把自家哥哥安抚好。

  没错,躺在床上的是连城夏的亲生哥哥——连耀辉。不久前,连耀辉得了白血病,在连城夏的极力要求之下,才肯过来住院。

  “城夏。”连耀辉无力地伸出手,想拍拍连城夏的肩膀,只是够不到,只能作罢,“城夏,我们出院吧,我不做什么手术了。”

  连城夏一听这个就有些微微生气,虽然她知道连耀辉只是为她减少负担,可是她宁愿让连耀辉继续在这里待着,说不定就多了一份希望。

  她不悦地说道: “哥,你说这个干嘛!如果是手术费的事,你相信我,我会解决的。”

  “城夏,你一个女孩子家,30万手术费你从哪里找?”

  “哥,会有办法的。”连城夏对连耀辉努力一笑,想把沉重的气氛弄的轻松一点,娇俏地说,“哥,别忘了,你妹妹可是A市著名大学化学系高材生呢。好了,别担心,你妹妹肯定有办法的。”

  连城夏出了病房,刚刚还微笑着的表情,马上变得凝重起来。她匆匆向门外走去,只是她能去哪里呢?她能在哪里去筹钱呢?

  她只是个穷学生,就算是A市知名大学的学生还是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这个现实的社会没有钱,无处安生。

  “喂,大伯,在吗?能不能借我点钱?我哥……”

  “喂,钱姨,我能不能问你借点钱……”

  “喂,你……”

  连城夏几乎按遍了通讯录上所有的电话,无一不是抱着希望,然后失望的。

  看着通讯录上最后一个号码写着“霞霞”,连城夏犹豫不决,要不打给她?这是她之前的高中同学,听说现在嫁给了大款,混的还不错。

  犹豫了几分,连城夏还是小心翼翼地拨打了过去,那边的电话很快接起,里面传来霞霞妩媚的一声:“喂,是城夏吗?”。

  “霞霞,你现在还好吗?我想问你借点钱?”

  “借多少?什么三十万?连城夏你这是抢劫吧!我怎么可能拿的出三十万。”

  连城夏的眼神里浮现一丝失望,一想到哥哥的手术费,便厚脸皮地继续恳求道:“霞霞,我知道你有的,听说你嫁了一个千万富翁,你看在我们是高中同学的份上借给我吧。”

  “哼,连城夏你也太天真了,凭什么认定我会借给你?”见电话那边的连城夏不说话,又嘲笑似地说道,“你不是那么优秀吗?你不是那么牛逼成为了你们第二个学校免除学费拥有奖学金的学生吗?我可听说在你之前有这个待遇的人,现在可是飞黄腾达了啊。”

  连城夏想说些什么,又没有说什么,正想挂电话的时候。霞霞来了一句:“如果你想快速拿到钱,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连城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紧张又期待的问道,“霞霞你告诉我啊。”

  “其实嘛。”霞霞握住手机,缓慢地说,“凭你的模样,去夜总会……”

  “霞霞,你……我从来不是那种不正经的女人。”连城夏的脸色有些难看,隔着电话她还是能感觉被羞辱的那种难堪。

  “好了,我给你提供了方法,做不做就看你了。既然,你自命清高,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自己想办法筹钱吧,你这种优秀学生都混的不咋地,我这种一直落后你的学渣都过得比好一百倍。”

  真是太爽了,霞霞从未体会感这种感觉,比自己优秀的连城夏主动来求自己。要知道,从高中开始,她一直和连城夏玩,可是处处受连城夏压制,连城夏简直太优秀了。

  霞霞啪嗒一下挂了电话,人情冷暖,她又能说什么?连城夏无力地抬头,天已经黑了,她从早上一边走,一边打电话打到了天黑。从白天抱着希望,夜晚余下的是失望。

  连城夏看了看四周,寻求方向感,准备回医院。等等,她看到了什么?对面闪闪发光的招牌写着“醉生梦死”四个大字,这是霞霞刚刚说的夜总会——A市最大的销金窟。

  据说,在“醉生梦死”里面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见不到的。里面各式各样的香烟、啤酒、美人,只要你是男人,只要你有钱,你大可以在里面一夜风流。

  同样,你如果是女人,只要你有美貌,你大可以在里面一夜暴富。男人女人之间各取所需,什么情啊爱啊,通通抵不过一晚上刺激的性。

  连城夏鬼使神差地走到了大门口,她现在完成想不起那些什么刺激,她只知道只要她进去了,出卖自己的肉体,可以得到一笔可观的钱,至少可以帮连耀辉负担起手术费。

  连城夏,连城夏,那可是你引以为傲的资本啊,你看的比命还重的自尊啊,你难道要出卖你的灵魂来换取这个臭钱吗?内心的声音不断阻拦着连城夏,她真的不顾一切去拿自己身体换钱吗?她刚刚还不是振振有词的霞霞说,她不是那种女人……

  可是,那是你哥哥啊。跟你相依为命的哥哥,你们两个从小没有父母,从小互相依靠,如今你怎么能这样对他?你上高中的费用都是你哥打工拿出来的,他病也是因你而起。

  灵魂又怎么样?灵魂能换自己哥哥一条命吗?连城夏在心里跟自己说,灵魂能换自己哥哥一条命吗?不能,今天她一定要筹到钱,早点 让哥哥做手术。

  想到这,连城夏深深呼了一口气,踏进了“醉生梦死”里面。舞池里面十分混乱,里面的人贴着抱着跳着各种舞蹈,连城夏转了一大个圈,才找到调酒台上。

  “美女,想喝点什么?”

  “不了,我想找你们老板,请问他在吗?”连城夏怯怯地问道。

  “我就是。”刚刚调酒的人停下了动作,盯着连城夏打量,“有事吗?”

  “我……我是想过来陪客人。”

  调酒师更加惊讶,望着这个刚刚跟自己说话的女子。她穿白色的连衣裙,在五光十色的舞池反而显得有一份不染尘世的美,宁静而美好,脸上没有化妆,神色温柔,从她进来的那一刻,自己被她吸引,甚至怀疑她是不是无意间走错了地方。可她,刚刚却跟自己说,要过来陪客人。

  “以前做过没?”醉生梦死的老板此时有点烦躁,一想到自己认为清纯的女子却是做这种事,好吧,虽然在他这里也是常事。

  “没有。”

  连城夏低了低头,脸更加的红了,这一天她已经无数次这么难堪了。

  “你想在这里长期?”

  “不是,我只是……只是过来拍卖我的初夜……”

  几个小时后,连城夏被请到了一个看起来高档的酒店。

  “连小姐,你等等,黄总马上过来。”那些送连城夏的人尊敬又带有鄙视似地说道,“这是协议,黄总已经在上面签字了,你在上面签个字,完事后,黄总立马给你三十万。”

  连城夏看到他们的表情,也不想多说什么,毕竟自己是那种人,又有什么好说的,只是淡淡地回道:“你们先走吧,我自己上楼。”

  一开门就是一张宽大的席梦思,连城夏有些无力,连门都没有关,直接一屁股坐在床上。她很不喜欢这种别人宰割的感觉,可是今晚她注定是这种下场。

  连城夏看了看浴室,绝对去洗一个澡,那个买她身体的男人还没有来吧。她应该去洗一个澡,不然,怎么让客人满意,连城夏嘲讽性地笑了笑,拿着浴袍去了房间。

  “风总,你多喝点嘛。”

  “来来来,风总,我来敬你一杯。”

  风泽在酒桌上的推杯换盏之中,被灌了无数杯。对面那个合作公司的浓妆艳抹的女经理边灌他酒,边抛媚眼。风泽没被酒弄醉,结果对那女的反而是醉了。

  “我先走了。”

  风泽站起身,居高临下跟那些人道别,旁边那个女经理慌了,立马站起身来,拦住了风泽。

  要知道,今天她在酒桌上的表现,可完全是按照自家老板的吩咐啊。如果她能在酒桌上把风泽陪好了,拿下合同,那么她的工资还有升职的机会肯定不少。再然后,如果她用点手段,成为风泽的女人,那么,以后的荣华富贵更是不少,她也不要上班了。

  这一次的吃饭,她下足了功夫,化妆,发型,服装,都是精心挑选。她甚至还趁风泽不注意,往风泽的酒里加了催情药。可是,风泽好像没有半点反应,还是不看他一眼,更过分的是现在还要抛下她要离开。难道自己不够美,怎么可能?自己可是公司公认的美女。

  “让开。”风泽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拎着西装外套准备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