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阳光与寒冰
  那年盛夏,炙热的操场边。

  罗天翊说:“我知道你喜欢他,我只想问一句话:

  “当某天他不再喜欢你了,我有没有可能?”

  可她若爱上一个人,必定全心全意,眼里不留其他。

  所以,她说:“不会有的。”

  林诺相信,她能抓住冷然风的心。

  ……

  回忆化成泡影,蓝天洒下的光芒模糊了视线,仿佛在嘲笑着她,曾经的天真。

  从两年前,她就没能抓住了。

  林诺握紧手机,笑了笑,道:

  “好久不见。”

  ……

  冷氏集团13楼,总裁办公室,一男一女缠绵在办公桌前,空气中透显暧昧喘息。

  落地窗外,对面写字楼楼顶,一名身穿黑色便服的青年男子,正高举相机,嘴角挂起狡诈的笑。

  冷然风恶意地在安妍脖子上留下印证,片刻起身,眼里除了薄冷不再有旁绪。

  他纤长手指抚过安妍的眼角,笑道:

  “你这双眼睛,勾过几个男人了?”

  安妍被他皮笑肉不笑的神情激起一阵冷意。

  “只有你一个,风。”

  她站直身子,理了理凌乱的纱衣,看向冷然风顿了声,勉强笑道。

  至少,从爱上他开始,她就不再注视其他男人。

  冷然风是美人蛇,既有吸引力,又能在不经意间把人的心刻出伤痕。一旦爱上,极少有人能全身而退。

  冷然风在安妍的那声“风”落下之后,突然疲惫地揉按眉心,低哑声音无情地催赶她离开:

  “你可以出去了。”

  安妍欲言又止:“听说……我爸找了你……”

  安氏集团的总裁,安妍的父亲在一个月前找了他,一同到他与安妍常去的那家酒店用了餐。

  冷然风坐到转椅上,黑色的皮椅给他平添几分威严。他将冰冷眸子投向安妍,警告话语再一次清晰吐露:

  “收起你的遐想,从第一天我就说清楚了,想在我身边,就做好情人的自觉。”

  安妍僵住了神情。她看了冷然风几秒,眼泪便盈满眼眶。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会想办法阻止我父亲……再去打扰你的。风,对不起……”

  冷然风没再开口,只是脸上已经显示出不耐烦的模样。安妍低声哭了一会儿,转身出了门。

  止住泪水,安妍缓慢地走着。她眼睛通红,却刻意仰起头,让脖子上的红色印记落入来往员工视线。

  晦暗情绪在她狐狸般的眼眸里一闪而过。

  “我会得到你的,风。”

  ……

  罗天翊回国了。

  暮色渲染天际,红通通的浮云隐入青灰色的天边,夕阳有如烟头的一点火光,缓悬下西面。

  林诺的目光从罗天翊的指尖移开,看向他的面容。罗天翊一如既往的英俊中,添了几抹岁月赠与的成熟。

  她说:“你吸烟了。”

  罗天翊说:“你瘦了。”

  纸片人般,好像风一吹就倒。

  罗天翊回国后的第一时间,就是给林诺打电话。在这酒店门口等候时,他原以为,会见到美丽且蕴含岁月风韵的她。

  一如M国常见的少妇,也如他母亲年轻时的姿态。

  没有。

  罗天翊的心抽痛着,他听到林诺转移话题的话语。

  林诺说:“进去吧,我饿了。”

  林诺佯装的再见故人的喜悦中,分明是难以言表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