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他回来了
  冷氏集团,全公司上下的员工,暗地里都在窃窃私语。

  昨日冷氏总裁冷然风,被拍到和安氏千金安妍一同进入酒店的消息,如飓风般刮过金融界,各种小道消息与猜测层出不穷。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条,就是冷然风将与安妍订婚,两大集团结成亲家。

  冷然风扫过报纸上的内容,随意扔到一旁。林诺从来不会关注这些,他并不担心。

  况且,就算她知道了又怎么样?还能无理取闹不成?

  冷然风不可能会娶安妍,但林诺日渐消瘦的身躯突然出现在脑海,昨夜的事也在这时涌上心头,烦闷再度充斥进冷然风心里。

  他拨通电话,让安妍即刻过来。

  报纸上的绯闻有助于两大集团股票上涨,而引人不愉的情绪也在催促着他,让事情发酵,最好,能传到林诺面前。

  让林诺受伤,是他找到心理上平衡感的最佳方式。

  宽敞的总裁办公室主为黑白色调,转椅之后是落地窗,映入外头辽阔景象。

  冷然风将安妍压在办公桌上,狂野地掠夺她的嘴唇。

  ……

  林诺坐在床边,窗外烈阳高照,阳光笼洒在她身后,却将身形衬得愈发孤单。

  她抿着唇瓣,看向梳妆台的镜子,竭力扬起笑容。

  目如死灰。看了片刻,只觉镜子里的人面色暗黄,昔日粉嫩的脸颊现已有些凹陷。

  她摘下无名指上的婚戒,放在桌子上,再拉开抽屉取出诊断单,看了看,让打火机蓝色的火焰将它烧成灰烬,落入纸篓里。

  过往就让它封存,世间纷繁喧闹,只求心有一处静谧。也许,她是时候离开了。

  她和冷然风,有的也仅是十年的记忆,七年婚姻,不曾拥有孩子的联结。他的变心,无可厚非。

  林诺走在街上,身上穿着粉色的连衣裙,长度及膝。她的眼眸恢复了些许生气,左右环顾,却觉这走过无数次的街道,周遭的景象,在此刻变得陌生又熟悉。

  该走吗?

  林诺看着马路上人来人往,车流穿梭。一个念头倏地涌上脑海:

  若能与父母一般结局……

  手机响了。林诺回过神,低头取出手机,看了眼上方陌生的号码,犹豫片刻还是接了。

  风轻轻吹过,卷起林诺柔顺的黑色长发。她把手机贴近左耳,开口道:“哪位?”

  话筒传来一个温润带笑的男声:“林诺,不记得我了?”

  林诺蹙起眉头,在回忆里搜索认识的好友。

  当初不顾父母反对,毅然决然跟随冷然风跨省白手起家,也一同断了所有朋友的联系。

  这声音,是……

  “罗天翊?”林诺的表情浮现些许意外。

  罗天翊笑道:“不错嘛,还记得我。”

  当然记得。

  林诺轻轻笑了笑,抬起头,眼眶盈动水晶般的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