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无望
  甜蜜成了回忆,加工变作霜糖,她却甘之如饴,一天天盼着冷然风回头。

  没了冷然风,她林诺,就真的了无牵挂,无所依靠了。她好像一只干渴的鱼,执着依赖着冷然风的这湾冷泉,纵使温暖不再,也无处可以逃离。

  白色高楼出现在林诺眼前,周围有草坪、花卉与人。或穿着条纹病服的,或穿着护士服的,或身上背着包而不见喜悦的,医院里的人。

  林诺告诉医生,她希望暂时先用药物治疗。医生显然并不赞同。

  可林诺于医生而言,不过是万千病患中的一个,便只微皱了眉头,叮嘱一声要尽快住院,接着给她开了药。

  林诺道了谢,取来一袋苦涩的药,转身出了大门。

  黑夜像只猛兽张大的嘴,企图吞噬掉她仅存的希望。

  失眠的午夜辗转反侧,雨淅淅沥沥飘打在窗上。

  林诺终是抵不过想念,倚靠床头,拨打半个月来不曾通过的电话。

  这次响了很久。

  “什么事?”

  话语的不耐已不能再明显。也是,冷然风一向不会太过晚睡。

  斟酌片刻,她终是寻到了借口。

  “下月初是我们的结婚记念日,记得腾出时间。”

  林诺尽量平静地开口。

  在这座城市最奢侈的酒店六楼,vip房间内,冷然风赤裸着身躯躺在床上,身旁一个女人正依偎着他,笑意盈盈。

  冷然风道:“我那天有事,你自己过吧。”

  他早已厌倦了林诺那副不恬不淡的面孔,好像就算天要塌了,她也无动于衷,无论好坏。

  林诺握紧了手机,声音不再平静,微微带了颤抖。

  “冷然风,别忘了,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

  七年前,他单膝跪于林诺身前,拿出一枚普通的戒指求婚时,曾许诺:无论将来贫穷或富贵,别人能有的,她一样也不会少。

  冷然风皱起眉头:“不过一个节日,你气什么?”

  安妍的手在这时抚弄冷然风的鬓发,他不耐烦地推开,力道忘了控制,以至于安妍痛呼的声音传入通话筒。

  冷然风神色变了变,林诺的声音就在这时传了过来:

  “冷然风,结婚七年,这就是你的答案对吗?”

  指甲嵌进掌心,林诺挂断电话,浑身颤抖。

  黑暗里,她仰起头靠在床板,自嘲地勾起唇角,任眼泪肆意流淌。

  安妍捂住手蜷在床的右边,畏怯眼神看向冷然风,待他挂断电话,连忙开口:“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风……”

  冷然风按压眉头,闭着眼克制下情绪,呼吸片刻,方才坐起身。

  “记得吃药,我先走了。”

  价格不菲的西装套在身上,冷然风头也不回走出房门。冷峻的背影,让安妍阴鸷了神情。

  她确实不是故意的,可这结果却让人格外开怀。

  她掏出包里的一盒药片,将其中一枚取出,走进浴室。白色药片从手心掉落马桶,冲水声响起,转眼便消失在她眼前。

  “我就不信,你会不想要自己的孩子。”

  安妍一改往日在冷然风面前的柔弱,冷笑起来。镜子反映出她的面孔,尖尖的瓜子脸,那双狐狸眼眸显露出它应有的狡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