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身与心哪个更疼
  昏黄的灯光笼罩房内,窗户打开一半,夜风裹携夏天的闷热吹进。房间甚至没有打开风扇,安静、压抑。

  这是上百个夜晚中,平淡无奇的一刻。

  医院惨白的病情通知单,孤零零躺在桌面上。而林诺则呆呆地坐在床角,一动不动盯着地面的阴影。

  属于她自己的,佝偻的影子。

  医生语重心长的话语回响在耳畔:“你的情况,现在一刻也不能拖,必须马上做化疗。”

  头发丝压在影子上,隐隐要与它交融成一体。林诺深呼吸片刻,转身取来床头手机,颤抖着,手指按下一号键。

  “喂……风……”

  电话另一头和她身处的空间一样静谧,无声几秒钟,冷然风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又想到什么借口了?”

  林诺胸口一塞,原本脆弱的心瞬间封上一层躯壳。

  上一次给他打电话,是雷雨天的时候。往常有他在身边,只需要睁眼看一看,就什么恐惧也没有了。

  医生让林诺尽快告知家属,化疗需要家属签字。可是,她除了冷然风,还有什么亲人呢?

  父母早在三年前的冬天,出车祸身亡了。

  “你后天生日,回来吗?”

  沉默许久,林诺还是没有说出自己的情况。她抬头扫了眼房间的黑暗,硬逼下涌上眼眶的泪水。

  冷然风只说了句没空,电话便传来“嘟嘟”的声音。

  林诺张开嘴巴,深深吸了口气,将手机放回床头,紧接着整个人陷进软卧里面。被子蒙头,把房内仅有的微弱光线也给遮掩了。

  在爱情里面,她一向是知性而通达的。不曾无理取闹,不曾强迫过他。

  腹部隐隐作痛,困倦袭来,千丝万缕的黑暗将她缠绕,杂乱而不安的梦境侵扰她的睡眠。

  ……

  冷然风回来,是半个月后。一身风尘,一如既往的薄冷神情,纵使见到林诺,也不曾变过。

  林诺连忙把手心的药塞进大衣口袋,迎面走过去,朝他笑了笑。

  “风,回来了?”

  “嗯,拿点东西就走。”冷然风面无表情。

  笑容凝在林诺脸上。她看着大敞的门,面上的笑缓缓收敛,目光黯淡没有生气。

  “我们回不去了吗?”

  冷然风翻东西的手一顿,并不回答,冷淡道:“有事打电话,我很忙。”

  林诺的心像被针深深扎进,几乎喘不过气来。

  高而冰冷的身影路过林诺时,她忍不住抓住了冷然风的手。她抬起头,注视冷然风冷冽的侧颊,梗在喉头的话语始终还是出了口。

  “我生病了……”

  瘦弱的手被冷然风无情甩开。

  “生病了找医生,我医不了你,没钱了找我要。”

  大门被砰地一声关上。偌大的家,又只剩林诺孤单一人。

  瘦弱的身体,仿佛风一吹就倒。

  林诺自嘲地笑了笑,取出口袋里散开的药片,低头看了一会,走到桌子边,一次性和着温水服下。

  水喝得太急,她不小心呛到,猛地咳了起来。

  七年的婚姻,从炽热到冷却,光影跟随灯光出现又消失,心里的痛慢慢变得麻木。

  林诺不是没想过分开,可是七年的感情,早已深深扎根在她心里,成了她血与肉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