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多脏啊
  苏暖暖气焰瞬间低下去,对电话那头说:“抱歉,请您稍等。”

  接着转接到凌骁的座机上,这才一脸欲哭无泪的挂断电话。

  天呐!

  上班第一天就对老总的父亲怒吼,她会被开除的吧。

  她偷偷睨着斜侧面的凌骁,他正接起电话,削薄的唇抿得死紧。

  凌骁面色不虞地说了几句,“砰”地一声挂断电话,起身朝苏暖暖的办公室走来。

  “行程表排好了吗?”

  男人推开玻璃门,表情看起来很不友好。

  “哦,好了。”苏暖暖拿起早就打印好的表格,递给凌骁。

  凌骁瞥了一眼,目光闪过几分满意。

  他抬了抬下颌,示意她跟他走。

  “凌总,您要去哪里?”

  苏暖暖快步跟上,看了看时间,正好要下班了,不知道洛白出发了没有。

  “去我家。”

  凌骁走在前面,冲苏暖暖丢下一句话。

  苏暖暖惊讶地抬头:“凌总,我只是您的秘书,没有跟着去你家的义务吧。”

  凌骁突然停下脚步,淡蓝色的眼眸看向她,唇角含着一抹笑意。

  “算我私人请你帮忙,给你额外的报酬。”

  苏暖暖一怔,狐疑地看向他。

  “我可以帮你什么忙?”

  “假装我女朋友,骗过我爸。”凌骁说。

  苏暖暖闻言内心有些抗拒,毕竟凌氏那么大的家族,万一被他们发现自己是假装的会死得很惨吧。

  而且凌骁什么女人找不到,为什么偏偏找上她?

  虽然凌骁出手大方,报酬一定很丰厚……

  她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拒绝。

  “凌总,我今天还有事,要不你找别人吧。”

  凌骁却拉住她的手,不由分说地往自己的车上走。

  “上次你已经在三叔那里亮了相,这次又吼了我爸,你觉得我还能找别人?”

  苏暖暖来不及解释,已经被他塞进车里,强横地扣上安全带。

  “喂,我还没同意呢——”

  凌骁对她的反抗不予理会,绕到另一方打开驾驶座的门。

  这时,另一辆车驶了过来,洛白摇下车窗,露出惊讶的神色。

  “暖暖,不是说好去看电影吗,这是怎么了?”

  苏暖暖一见洛白就开始解安全带,被凌骁按住手腕,吼了一句:“坐好!”

  接着他微微直起身子,居高临下看着面露疑惑的洛白,露出客气而疏离的表情。

  “暖暖要和我回家见家长,怎么,要向你打报告吗?”

  洛白脸色一变,直直看向他身后的苏暖暖。

  “暖暖,你和他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和他见家长?”

  苏暖暖:“洛白学长,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苏暖暖,难道咱们谈的价格你不满意?”

  凌骁打断她的话,语气隐隐含着威胁。

  苏暖暖想起妈妈每个月昂贵的药费和年薪30万的工作,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来。

  洛白一见就急了,从车上下来直接朝她走去。

  “暖暖,如果是为了你妈妈的病,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做这种不干净的事,多脏啊。”

  苏暖暖浑身一震,心脏像被一根针刺了一下,尖锐地疼痛起来。

  洛白竟然说她脏?

  她咬牙背负妈妈昂贵的药费,就是为了清清白白的活着。

  可面前这个清俊如山竹的男人竟然会用这种字眼形容她……

  亏她还对他生出了暧昧的情愫。

  她自嘲地笑了一声,低而轻,像一根针落在地上的声音。

  “学长,我做的事干不干净不用你评价,你回去吧。”

  洛白被拦在半米开外,闻言顿了一顿,脸上满是愕然。

  “不是一起看电影吗,怎么又——”

  “都说要和我见家长了,谁有空陪你看破电影?”

  凌骁把他往后一推,迅速上车,兰博基尼一个甩尾,将洛白远远抛在身后。

  车内,苏暖暖抠着细白的指尖,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凌骁“啧”了一声,腾出一只手抬起她小巧的下颌。

  “你打算丧着这张脸去见我爸?”

  苏暖暖打开他的手,身体往车门的方向挪了挪。

  “没见过你这么霸道的。”

  她神色恹恹,看起来很没精神。

  凌骁心中一软,没有再打扰她,专心致志地开起车来。

  一个小时后,凌家。

  双开的雕花铁门从里面打开,兰博基尼穿过宽阔得能容下八辆车的主干道,带着苏暖暖又开了五分钟左右,才在一幢充满欧式风情的房子前停下。

  苏暖暖已经被凌家的宽阔豪华惊呆了。

  这哪里是“家”,分明是个庄园!

  她转头看着花园处那尊巨大的石雕,下车的时候没注意竟然踩空了,整个人都朝面前的凌骁扑去。

  “唔。”

  凌骁此时正好转身,两人猝不及防就亲上了。

  好巧不巧,这时突然从门口传来一个清亮的女声。

  “啊呀,你们还敢再大胆一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