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把她带回陆家
  轿车渐渐地远离喧嚣的市井之地,长时间的行驶让宋珂产生了头晕、恶心的征兆。

  她在医院的病床上还没来得及休息上片刻,便在陆翊白的强硬命令下坐上了这辆回陆家的车。

  此刻,那个男人正坐在她左手边。

  狭小的车厢内却无一人打破寂静,只弥漫着森冷的气息。

  也不知道车子行驶了多久,忽然,一幢华丽的欧式别墅出现在视线里。

  宋珂的余光瞟到别墅的一角,心猛然一紧缩。

  那一天,她就是被陆翊白从这个地方硬生生地赶了出来。陆翊白说“滚”时暴怒的语气和眉眼,自己一辈子也忘不了。

  一进门仆人毕恭毕敬地迎了上来,“陆太……”后面的字眼还没说出口,被陆翊白一记凌厉的眼神压了回去。

  宋珂环顾四周熟悉的装潢摆设,正欲蹲下身揉一揉酸痛的脚腕,陆翊白便抓住她后背的衣服,将她提了起来。

  “陆翊白,你弄痛我了。”

  陆翊白并没有理会她,冷笑道,“给我过来。”

  房间内的大床上正躺着一个女人,双目紧闭,脸色苍白,颇有几分柔弱的姿态。

  陆翊白大步流星走过去,低声轻喃,“熙悦。”

  宋珂冷眼瞧着他亲昵的样子,站在原地不愿再踏入房间一步。

  苏熙悦。她曾经关系最好的闺蜜。两个人多年的深厚感情,让她从不敢相信有一天,熙悦会旁观,甚至,背叛她……

  宋珂回过神,发现熙悦已经醒了,此刻,正如一朵娇滴滴的睡莲,靠在陆翊白肩头,黑洞洞的眼神盯着她,宛若受伤的小鹿。

  “阿白,我……有点渴。”苏熙悦羞涩地对陆翊白笑着,眼睛却时不时看向门口。

  “你还站在那干嘛?”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去给熙悦倒水。”

  宋珂倒完水回来看到的一幕,便是陆翊白已经把苏熙悦半揽在了怀中。自从一年前,发生那件事情之后,很少能看见他脸上浮起的浅笑。

  她压下绝望的心绪,对自己说熬过去,熬过去就好了。

  “阿白,人家要你喂嘛。”

  陆翊白听闻这话不动声色地朝宋珂昂了下头,她只能走过去将冒着热气的水杯递到苏熙悦面前。

  明明已经很小心了。下一秒,苏熙悦突然发出痛苦的声音,没有血色的小脸更是皱成一团。

  陆翊白的反应更是快,猛地起身伸出手扫过宋珂的茶杯,“哐当”一声杯子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而宋珂更是被这一挥手,扫得差点站不稳身子,第一反应是捂住已经有明显隆起的肚子,全然没有注意到发红的手背。

  那是一整杯滚烫的热水浇在了皮肤上!

  过了好一会,手上才传来隐隐剧痛,宋珂咬牙却还是忍不住倒抽冷气。

  “让你端个水,都能把熙悦烫着,我看你是活腻了。”

  陆翊白揪住宋珂的头发,血红的眸子直视着她,恶狠狠地说道。

  随后,他再也没有看宋珂一眼,只把哭得梨花带雨的苏熙悦小心抱起,径直走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