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总是冒冒失失的
  我收拾好餐具,回到卧室,没看到顾一南。

  刚才霍景淮把顾一南抱到自己卧室了,这两人能有什么共同语言,都这个时间点了还不回来?

  我的伤已经结痂,前两天伤口上的痂也慢慢脱落了,每隔两天就会有医生到家里来给我检查身体,医生说只要平时注意饮食,定期检查修复,就不会留疤。

  洗完澡后,从浴室出来,顾一南已经躺在了床上。

  霍景淮站在窗户边,他双手抱在胸前,看我的眼神有些深邃的耐人寻味。

  我最怕尴尬了,在他还没有开口时,打破了沉默:“那天酒会,怎么会有人想杀我呢?”

  人肯定不是冲我来的,但是我总不能说那人是要杀霍景淮吧。

  霍景淮不动声色的样子,让我感到非常不自然,我站在原地,他过了好一会才说道:“人已经在警察局了,你不需要担心,他是受人指使,冲我来的。”

  “哦,那你以后要小心一些了。”我对他说,见他没有啃声,我又问:“背后的人查出来了吗?”

  他的五官一定是被上帝精心雕琢的,颧骨的线条流畅不已,眼睑覆着一层锐利的阴影,他没有说话,却让人寒噤若婵。

  “这件事不用你来操心,当务之急是找到景江,确定孩子的事情。”他说完这话,就跨着长腿朝我走了过来。

  我呼吸一窒。

  他在我身边稍作停留,“孩子该上学了,刚我让人给孩子办理了入学手续,明早会亲自把人送去学校。”

  “暂——”我想说暂时不用,但是霍景淮已经离开了房间。

  男人一定是擅自做主习惯了,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很后悔那天跟着江厉安去酒会,如果没有去酒会,事情也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麻烦了。

  现在的所有掌控权,都在霍景淮手上,我根本没有任何话语权。

  我躺在床上,看着顾一南,有些泄气。

  次日早上,顾一南跟着霍景淮出去了,他背着小书包,冲我摆摆手:“妈咪,再见。”

  霍景淮让顾一南读的学校是北城的贵族私立幼儿园,我这样的人,别说送顾一南读这种学校里,就是在人家校门口多呆一分钟,也极有可能被误认为我居心叵测。

  “那个,霍先生,我能跟着一块去吗?”我穿好衣服,彼时家政阿姨正在用扫地机器人清理地毯,我脚下一时没注意,正面扑了过去。

  霍景淮眼疾手快扶住了我身子,我稳住了脚步,对他说了声谢谢。

  “你太不小心了,”霍景淮言语有些温怒,他松开手,“顾小姐,你怎么说也是个孩子的母亲,总是冒冒失失的,对孩子的成长教育不好。”

  “这么严重吗?”我本来不想接他的话,但是实在是太尴尬了,“抱歉,下次我会注意的。”

  “我今天行程排的紧,不方便带你去,你先好好在家养伤。”霍景淮说。

  也不知道他的不方便是什么意思。

  我拉起顾一南的小手,对顾一南说道:“要听话哦,见了老师要问好,上厕所记得跟老师打报告,不能憋着。”

  “妈咪,我知道了。”顾一南望着我,露出甜甜的笑,接着他又拉起霍景淮的手,“叔叔,我不在家了妈咪会孤单的,她可以自己出去玩吗?”

  霍景淮蹲下身,抱起顾一南,唇角微微勾起一抹恰到好处的弧度,声音很平缓,“我答应你,但是前提是我们需要抓紧时间出发了,第一天迟到了会减印象分。”

  “好的。”顾一南回答地很乖巧。

  算了,我打消了跟着送顾一南去幼儿园的念头,看着这两人,我瞬间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陈清希刚给我打电话,说找我有点事,电话里也说得含含糊糊,因为顾一南要去上学,被我先挂了,正好借此机会见个面,跟陈清希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