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我不图那点钱
  霍景淮说完之后,看我的眼神都带有一番极有深度的考究,就像我脑补的那样,我是他的玩物,这人正在审视我。

  或者,我像猎物,霍景淮是猎人,正等着我下套。

  我咽了咽口水,强装镇定,“我的孩子需要父亲。”

  是的,我可以不需要丈夫,但是顾一南需要父亲,他需要父爱。

  “对于景江没有下落的消息,你看起来并不关心。”霍景淮继续说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

  他的语气并不咄咄逼人,但是我总有一种,他即将会丢给我一张支票,让我把顾一南留下,然后从北城消失的错觉。

  “抱歉,我不方便回答你的问题。”我告诉他:“我还有些不舒服,先去休息了。”我的模样一定很狼狈。

  “你的网店生意不是很好,你跟江厉安参加酒会也只是因为钱,至于你跟景江怎么认识这点我不想多问,孩子最好跟霍家有关系,如果让我知道你另有所图,事情处理起来会比较复杂。”

  霍景淮的声音自我身后响起,周遭肆意着一股凉意。

  我没有转身,回到卧室,看到顾一南趴在地毯上,我把他抱了起来,让他坐在沙发床上玩。

  顾一南眨巴着那双圆溜溜的眼睛,软乎乎地问我:“妈咪不开心了吗?”

  他在我脸颊亲了亲,很乖巧地抱着我:“我听到叔叔对你说的话了,他是不是坏人?”

  我深怕顾一南童言无忌,惹怒霍景淮,到时候只会只会更惨。

  “一南,叔叔不是坏人,以后这种话千万不要在叔叔面前说起,他会不开心的。”我摆正顾一南的脑袋,告诉他。

  他像是认真思考了一番,冲我点点头。

  我打开了电脑,重操旧业,网店的生意还是要继续的,家里一批货,再不清仓,都要赶上换季了。

  吃晚饭的时候,霍景淮也坐在餐桌上。

  以往都是我跟顾一南一块,突然多了一个人,这人还是霍景淮,餐桌上的气氛有些怪异还有一丝尴尬。

  顾一南坐在我边上,他习惯用左手,跟他说了很多遍,总是改不过来,我让他用右手拿勺子,他换到右手之后,又自觉地换回了左手,并且说:“妈咪,叔叔也是用左手的。”

  从坐到餐桌上,我就没敢看看霍景淮,瞄了一眼,霍江淮还真是左撇子。

  顾一南的话,似乎也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的目光移到了我身上。

  我默默地低头吃饭。

  “我只是吃饭习惯用左手,不是左撇子。”霍景淮说这话,也不知道是冲顾一南说,还是冲我解释。

  反正我现在是没脸看霍景淮了,我怎么看,都觉得这两人配一脸。

  顾一南哼了一身,他抱着自己的小碗,尝试着用右手拿勺子,应该是真的不顺手,把汤汤水水弄得桌子上都是。

  “哪只手习惯,就用哪只手吧。”我对顾一南说。

  顾一南换回了左手。

  饭后,我自觉收拾了碗筷。

  “放着吧,陈姨会收拾。”霍景淮对我说。

  陈姨就是家政阿姨,我当时脑子里正在想事情,霍景淮突然冷冷的出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只听“哐当”一声,桌上的瓷碗被我手肘撞到了地上。

  “不好意思。”我有些慌张,忙蹲下去捡,自己这样冒冒失失的,霍景淮现在心里指不定怎么想我。

  顾一南听到声音了,从不远处小跑过来,“妈咪!”

  “别过来,到一边去。”地上都是碎杂子,我担心顾一南受伤,说话声音不自觉提高了些。

  顾一南被霍景淮一把抱了起来,“你去休息吧,这些事不需要你来做。”霍景淮对我说:“我让你来是养伤的,等找到景江了,会给你交代。”

  “我不图那点钱。”可能霍家给我的钱,我能过上好日子,但我不稀罕。

  我说这话,声音很轻,霍景淮应该是没有听见。其实话里有赌气的成分,霍景淮从头到尾对我的态度,都谈不上友善,在他心里,我一定是那种上不了台面的女人罢了。

  也许,他还觉得是我勾搭上了他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