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被他看见了
  白苏沐拿着钱,直奔医院。

  “医生,我有钱缴费了!”她急急忙忙道:“麻烦你们马上将我儿子转到无菌病房去。”

  医生拍了拍她手臂,“白小姐,你别激动,我马上安排。”

  五年前那场变故之后,白苏沐就失去了所有,白家不认她,她的亲生姐姐,更是恨不得她赶紧死掉。

  她什么都没有了,只有这个患了白化病,丧失免疫力的儿子。

  白苏沐紧紧跟着医生的脚步,看着儿子被转进无菌病房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医生在一旁叹了口气,说道:“白小姐,你儿子自身没有免疫力,这次感染上了感冒病毒,就算住进无菌病房,后续治疗也很困难,而且治疗费用就是个无底洞,你只有十万块,恐怕撑不过半个月。”

  白苏沐用力攥紧手指,哑声道:“我会继续挣钱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保护他的。”

  医生还是摇头,“这个病,根本没办法根治。”

  白苏沐咬紧嘴唇,一言不发。

  医生又道:“而且,你儿子染病的方式很奇怪,白化病一般都是遗传。但从你儿子的检查结果来看,并不像是遗传,反倒像是某种后天环境,或者人为导致的……”

  白苏沐呼吸一紧,想起自己被关押在地下室里的那几个月。

  儿子患病,会不会就是因为这样?

  白苏沐在医院守了两天,为了挣钱,她不得不再次去声色场合,卖笑陪酒。

  临到会所前,她手机一震,一条短信发了进来。

  “小曦,回到我身边来,我替你守护你的孩子。”

  白苏沐沉默的删掉了短信,走进会所,流连在各式男人中间,任由他们对自己上下其手,而她还得逼迫自己笑脸相迎。

  她被男人摁在怀里,打起所有精神应付推诿,完全没注意到,大厅二楼,有道修长高挑的身影,正死死的盯着她。

  而在那一道身影的另一边,又站着一个面容与白苏沐有五分相似的女人,她指甲深深扎入掌心里,漂亮的眼睛里,满是狠戾的凶光。

  白苏沐,你竟然还没死!

  还敢回来,勾引属于她的顾北寒!

  你这个贱人,这一次,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白苏淇转头,低声吩咐了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男人连连点头,很快走到大厅里去。

  拉着白苏沐的手,满脸猥琐笑容,一边吃着白苏沐的豆腐,一边将手里的一叠钞票,塞进白苏沐的胸口里。

  “小美人,喜欢这些钱吗?”男人摸着白苏沐的大腿,笑呵呵的问。

  白苏沐忍着恶心道:“喜欢啊。”

  男人一拍白苏沐的大腿,又塞了一叠钱进去,然后指着自己皮包里剩下的一堆钞票,指着上面的舞台说:“你上去,对着所有人大喊一声,我是最贱最浪的表子,那这些钱,也全都归你了。”

  白苏沐盯着那红彤彤的钱币,目测应该有个两三万,她唇边一点一点的勾起了笑容。

  “好啊。”她说。

  为了钱,她什么都能出卖,为了孩子多活一天,就算是削她的肉,她也在所不惜。

  白苏沐走上舞台,握住了话筒。

  男人欢呼一声,指着白苏沐大喊:“看啊,贱人上场了!”

  白苏沐捏紧冷硬的话筒,喉咙干哑。

  男人扔上几张钞票,催促道:“说啊!给我大声的说啊!说你是全天下最浪荡的女人!你说了,这些钱,我就全都给你了!”

  白未溪深吸了一口气,沙哑开口:“我,白苏沐,是全天下最……”

  “啪嗒——”杯子碎裂的巨响,在白苏沐的脚边炸响。

  白苏沐顺着酒杯飞来的轨迹,抬眸一看,顿时浑身发冷。

  楼上的露台上,站着满脸阴鹜的顾北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