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离婚吧
  苏悠暖跟着顾北冥回了他的别墅,这个曾经对于苏悠暖来说,是绝对不可以踏入的禁区。

  “叫家庭医生过来。”顾北冥进屋便吩咐佣人。

  苏悠暖沉默跟在他身后,远远的站在角落里。

  顾北冥仰身坐进沙发里,姿态随意优雅,哪怕脸上带着青紫,头发凌乱,浑身血迹脏污,他也仍旧高贵得不可一世。

  这样气势沉戾悍然,而又矜贵优雅的男人,怎么可能不被女人喜爱。

  苏悠暖,就曾经是暗恋他成狂的那一个,但如今,她胸口里的满腔爱意,尽数化作不甘和愤怒。

  “过来。”顾北冥招手唤她。

  苏悠暖水眸畏惧,一副想要靠近,又不敢靠近的模样。

  顾北冥皱眉,语气却稍微缓和,“苏悠暖,我叫你过来。”

  苏悠暖垂下眼睑,终于小步走近。

  “为什么消失,又为什么救我?”他盯着那女人颤抖的睫毛,寒声质问。

  苏悠暖盯着地板,却说:“北冥,我们离婚吧。”

  顾北冥眼神陡然阴沉,一时未语。

  苏悠暖继续说:“我以后真的再也不纠缠你了,我们明天就离婚,然后我就走,永远不回来。”

  顾北冥盯着她,忽然缓缓笑起来:“苏悠暖,这就是你新玩的花样吗?”

  苏悠暖承认,抬眸与顾北冥沉冷的眸子对视。

  “对,就是我又耍的花招,所以,你跟我离婚。”

  一句话,堵得顾北冥竟然接不出下文。

  这女人,竟然学会牙尖口利的顶嘴了。

  “行,离婚。”顾北冥点头,转头叫人去取离婚协议书。

  不过十分钟,那协议书,就摆在了苏悠暖的面前。

  “你签字。”顾北冥冷冷砸下三个字。

  苏悠暖指尖紧了紧,弯下腰,握住了笔。

  她右胳膊受了伤,出血还未止住,殷红的血迹,低落在雪白纸页上,格外分明。

  笔尖落地,她整齐平稳的写下了一个苏字,而后是悠……

  最后一笔还未落下,协议书就猛然被抽走,哗啦一声,被顾北冥狠狠砸在地板上。

  “苏悠暖!”他发怒的大叫她的名字。

  苏悠暖抬眸,一脸茫然无措的看着他,“怎么了?”

  顾北冥胸口里那股没由来的无名火,烧得更加猛烈了。

  “你他妈就这么想跟我离婚?”

  苏悠暖迷茫道:“ 不是你要跟我离吗?悠然也怀孕了,我不想再耽搁你们,你们既然相爱,那我就应该退让……”

  让他们渣男贱女,好好的在一起。

  “我现在,不想离了。”顾北冥狠狠盯着她,“你想跟我离婚,然后继续去做你下贱情妇吗?做梦!我现在就是要锁着你一辈子,折磨你一辈子!”

  苏悠暖睫毛颤抖,眸子干净明澈,“那悠暖肚子里的孩子,岂不是就是私生子了吗?你这样对她,不公平……”

  “那不关你的事!”

  苏悠暖合上嘴唇,果真不再说话。

  家庭医生,也终于在这个时候抵达了,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不敢贸然说话。

  顾北冥终于收敛锋利的视线,指着苏悠暖道:“给她处理伤口,然后里里外外的,好好把她给我洗干净!”

  家庭医生与佣人都立即应了一声,向着苏悠暖靠过去。

  处理伤口,然后洗澡,一切弄完,已经是凌晨两点过。

  佣人退下,苏悠暖一个人缩在沙发里,盯着手臂上干净的纱布,勾起唇角。

  顾北冥不肯离婚,哪怕是会让苏悠然伤心。

  等苏悠然知道了今晚的事情,不知道又是什么反应。

  真是期待啊。

  好戏,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