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我看到你了
  苏悠暖穿着一袭红色露背长裙,腰肢纤细,纤背白皙,裙摆还开了衩,走动之间,长腿隐现,她烫了头发,卷发柔顺披散,散落在她妆容精致的面颊上,红唇明眸,楚楚动人。

  她依偎在一个年过六十的干瘪老头身边,不知道在跟老头说什么,笑容盈盈,眸子里满是风情。

  顾北冥盯着她,心脏猛然绷紧,浑身戾气迸现。

  这个贱人,难怪他找了她这么久都了无音讯,原来是做了别人金屋里的贱妇了!

  那老头听着苏悠暖说话,啊哈哈大笑,抬手就下流的拍苏悠暖的屁股,苏悠暖还满脸笑意的继续往老头怀里贴,行为及其放浪。

  看得顾北冥心中的火气更是腾腾往头顶上冲。

  他推开人群,朝着苏悠暖大步逼近。

  而这时,苏悠暖也同时离开了那老头,独自往偏僻的休息区走去,脚步飞快,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顾北冥追过去,只看见了一个空荡无人的走廊。

  那女人,又不见了踪影。

  “苏悠暖,我已经看见你了,别给我躲了!”顾北冥不死心,一间房一间房的找过去,“苏悠暖,你给我出来!”

  走廊一共十间房,他很快便全部找完,还是没找到苏悠暖的影子。

  好似刚刚她的出现,就是一个幻觉。

  可他明明就看见她了,只是差一点点,就能抓到那贱人!这种焦躁感,逼得顾北冥几乎气炸。

  他简直恨不得将这个宴会直接炸平,然后再扯着那女人的头发,把她拖到他脚下,再叫她给他伏低认错!

  顾北冥狠狠踹了一脚休息室房门,然后一个电话下去,叫人封锁宴会,地毯式全面搜索……

  最终,仍旧是一无所获。

  顾北冥亲自盘问了那个与苏悠暖在一起的老头,却没得出一丁点有价值的线索。

  只知道,那个女人在三天前突然出现,放浪无耻的做了老头子的情妇,然后又突然消失,名字,下落,联系方式,他什么都不知道。

  查不到,顾北冥永远都查不到关于她的任何线索。

  苏悠暖,又一次消失了。

  她越是了无音讯,顾北冥就越是魔怔,不惜一切代价,掘地三尺的找人。

  三天之后,他终于查到了一点线索,说那个女人,曾在在码头出现。

  顾北冥当天晚上,就亲自找了过去。

  夜已深,码头上空无一人。

  顾北冥将车停在码头中间,夜风穿过车窗吹进,凉意袭人,也让他的理智,瞬间回归。

  他竟然因为这么一点点线索,就独自跑到了码头来,真的是疯了。

  唇边冷笑,他忽然想通,不该再继续在意那个贱人了,就算她不见了,做人情妇,那又如何?

  启动引擎,他正要走,公路前方,却突然冲出来两辆面包车,将顾北冥的去路牢牢拦住。

  车门一开,一群拎着钢棍和砍刀的黑衣男人,鱼贯冲出,满脸凶狠的包围了顾北冥的车。

  哗啦——钢棍敲碎车窗,长刀随即挥进去,试图直接砍死车里的顾北冥。

  顾北冥眼神一沉,踹开车门的同时踢飞一个人,夺过一根钢棍,冲出车子。

  可就算他动作凶猛,攻势如狼,也抵不住对方人多。

  一批又一批的男人冲上来,车轮战下来,顾北冥力气渐渐透支,被人阴险的棍子敲中后脑,他眼前一黑,没撑住的扑通跪地。

  “兄弟们继续,杀了他有奖!”有人喊了一声。

  锋利砍刀,随之高高举起,目标,对准了顾北冥的后颈。

  “住手!”不远处,忽然响起女人的尖叫。

  嗓音熟悉,就是——苏悠暖!

  顾北冥瞳孔微缩,抬眸看去。

  “放开他!”苏悠暖捡了一根棍子,挥舞着往包围了顾北冥的歹徒们打去,“我不准你们伤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