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打死你
  苏悠暖勾唇,缓缓笑起来:“我……不离。”

  刘思琴瞪大眼睛:“苏悠暖,你敢!”

  苏悠暖抬眸,平静看着自己的母亲:“你说要断绝母女关系,可在你心里,我们从来没有过母女关系!苏悠然,才是你的女儿,我在你这里,根本什么都不是!”

  “苏悠暖,你故意要气死我是不是!这个婚,你要是不离,我就……”刘思琴想要威胁,可一转念,又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了可以威胁的筹码。

  “老天爷啊,我怎么会养出你这么一个不肖子!竟然说要跟我断绝母女关系!苏悠暖,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苏悠暖好笑,明明就是她自己说的要断绝,一转头,就变成了是苏悠暖没良心。

  “不肖的东西,我今天打死你算了!”刘思琴气急发怒,走上前来对着苏悠暖又打又抓,“我养你这么多年,你难道就不该听我的话吗?竟然真的要跟我断绝母女关系,我不如打死你!”

  怒气上头,下手又狠又重,苏悠暖整张脸都被她打肿了,腹部刚拆线的伤口也被撕裂,再度涌出血来。

  疼痛之下,苏悠暖本能的推了一下刘思琴,用力不大,但刘思琴自己没站稳,往后一仰,摔在了地上。

  “天杀的啊!你竟然敢打我!”刘思琴哀嚎起来,而这个时候,病房门忽然被人推开,苏悠然竟然也来了。

  “妈!”她紧张的叫了一声,将刘思琴扶起,“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

  刘思琴抓着苏悠然的手,喊道:“然然,你快报警!苏悠暖竟然对我动手,这种狠毒不肖的女儿,就应该被抓进局子里,好好教育,让她知错!”

  “妈,你别这样,悠暖妹妹肯定不是故意的。”苏悠然一脸善解人意,抬眸,眼底暗光一闪,“妹妹,你快给妈道个歉,让她消消气。”

  苏悠暖垂眸,平静冷淡的看着她:“苏悠然,你能不能别总是在我面前演戏?”

  苏悠然一脸无辜:“你在说什么?”

  “苏悠暖,你还在说我们然然的坏话,我看你是真的欠教育,我一定要报警!”刘思琴拿出手机,果真要打电话。

  “妈,你别这样!”苏悠然连忙出手制止,“都是一家人,你何必要闹成这个样子?悠暖,你快道歉呀!”

  “她道歉我也不原谅她!”刘思琴大喊,报警电话,更是已经拨通。

  苏悠然伸手去抢:“妈,你快挂了电话。”

  两人动作间,苏悠然夺过电话,动作慌乱,好似没捏稳手机,身体一扭,手机脱手飞出,竟然“巧合”的,直接砸在了苏悠暖的额头上。

  嘭的一声,苏悠暖的额头,破开了一道小口子。

  “哎呀,对不起,悠暖!”苏悠然急忙跑过来,要给苏悠暖捂住伤口。

  “你别碰我!”苏悠然用力推开她。

  “啊!”苏悠然尖叫一声,身体失控后倒,一不小心,便压在了刘思琴的身上。

  又是一阵惨叫,病房里,瞬间混乱起来。

  刘思琴大声嘶喊起来:“来人啊,打人了啊!”

  动静颇大,附近的护士们都快步赶了过来,凌乱的脚步声里,还夹杂着苏悠暖的最熟悉的人的脚步声,是顾北冥。

  苏悠暖捂住出血的额头,唇边,已经扬起了凄惨的笑容。

  这样的场面,顾北冥见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她已经能想到了。

  门口,高大挺拔的身影,紧跟着出现了。

  “北冥……”苏悠然扶着刘思琴,仰头看着顾北冥,柔媚的眸子里,满是委屈的泪光。

  顾北冥垂眸瞧了她一眼,眸光暗沉,锋利无比的转向苏悠暖。

  “你又对然然,做了什么?”

  苏悠暖看着掌心的鲜血,勾唇笑起来:“你不是看见了吗?问我干什么,难道我说,你就会信吗?”

  顾北冥皱眉,脸色阴沉。

  “北冥,我们没事,悠暖刚刚只是不小心推的我和妈……”

  “什么不小心,她分明就是故意要弄死我们!”刘思琴尖叫,“北冥,苏悠暖狠毒不肖,你赶紧跟她离婚!”

  苏悠暖闭上了眼睛,接下的对话和混乱,她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了。

  顾北冥厌恶她,母亲不在乎她,苏悠然诬陷她。

  她孤立无援,只能被他们欺负侮辱。

  忍气吞声,离婚作罢?

  她怎么甘心!

  “不管你们要说什么,接下来要做什么,离婚,我永远不会同意。”苏悠暖抬起眼眸,表情平淡,却又无比坚毅,“要不然,你们今天就弄死我,或者把我送进监狱里去,都随便你们,反正我就算是死,也要占着这个顾太太的名义!”

  顾北冥沉下眸光,狠戾无情,他不过问刚刚发生了什么,也不管苏悠暖为什么会突然提到监狱,他只是勾唇淡笑说:“行啊,苏悠暖,你想死在监狱里,我满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