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马上离婚
  苏悠暖没死,她在医院,醒了过来。

  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她不知道是谁救了她,询问护士,护士也只是摇头说不知。

  是顾北冥救的吗?

  她心中隐约有些确定,毕竟她被拖入巷子里的时候,顾北冥,还没有离开。

  随即又感觉几分卑贱的欣喜,至少那个男人,没有真的对她见死不救。

  肚子上的伤口,苏悠暖养了一周,才能下床活动。

  在她住院期间,没人来看望过她一次,包括她自己的母亲,或许,连她住院了的事情,家里也没人知道。

  她母亲是给父亲做的填房,在她之上,还有一个大她三岁同父异母的姐姐苏悠然,而母亲为了讨好父亲,对苏悠然视如己出,百般呵护疼爱,而待自己,却只有忽视和厌恶。

  她的确不如苏悠然会演戏,会哄人,会撒娇,她太过于独立和坚强,以至于,身边的所有人,都认为,她这样的人不会难受,就算受点委屈,也没什么关系。

  而苏悠然则是娇弱的大小姐,她需要被人呵护疼爱。

  苏悠暖心中苦涩,却已经习惯。

  从小她生病,母亲就不会过问,她眼里,永远都只有苏悠然。

  两天之后,苏悠暖准备出院,而母亲,也是在这个时候,终于出现。

  苏悠暖心中有些欣喜,勾唇笑问:“妈,你是来接我出院的吗?”

  刘思琴没正面回答,而是埋怨说:“你住院的事情,怎么不跟我说一声,要不是悠然提起,我还不知道呢……什么事都不跟我说,你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母亲?”

  苏悠暖表情僵住。

  她以前,不是没有说过,是刘思琴根本不理会,久而久之,她便不说了,免得自己失望。

  “抱歉,也不是什么大病,所以我就没说……”忍下苦涩,苏悠暖挤出笑容。

  刘思琴道:“我猜也不是什么大病,你能生什么病?”

  苏悠暖移开视线,唇边扬起一丝苦笑。

  “对了,我来,是要跟你说说你和北冥的事情。”刘思琴睨了她一眼,说,“你能不能跟他离婚?我们然然是真心喜欢北冥的,反正你跟北冥感情不好,不如就让出来。”

  苏悠暖嗓音沙哑:“妈,我也是真心喜欢北冥的啊……”

  “可北冥不是不喜欢你嘛!”刘思琴理所当然道,“而且要不是悠然主动退让,出国留学,给你了能嫁给北冥的机会吗?她跟北冥那么相爱,却为了你一再隐忍,现在,你难道不该还了这份人情吗?”

  苏悠暖冷笑:“她退让出国?妈,她当初出国,可不是为了留学,而是为了打胎!”

  苏悠然是A市有名的交际花,常年出席酒会,与形形色色的男人打交道,苏悠暖不知道撞见过多少次她跟别的男人胡来!

  “苏悠暖,你又污蔑然然!”刘思琴发怒。

  苏悠暖简直要笑出声,母亲总是这样无底线的偏向苏悠然。

  “你不信就带她去医院检查检查,她已经堕胎两次了!”

  “啪!”母亲愤怒出手,一巴掌狠狠扇在苏悠暖脸上,“你够了没有!总是这样污蔑然然!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苏悠暖脸色苍白,那一道巴掌印,便格外的明显。

  “我不想跟你废话,你赶紧跟北冥离婚,把位置让出来,要不然,我就跟你断绝母女关系!”刘思琴放出最后的通牒。

  苏悠暖心寒如冰:“妈,在你眼里,有过我这个女儿吗?”

  刘思琴皱眉,不耐烦道:“你别跟我说那些没用的,我就跟你说一句,这周之类,必须把婚给我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