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死了就算了
  顾北冥的车,就一直停在那里。

  苏悠暖能感觉到,他藏在车窗玻璃后,那冷漠残忍的视线。

  这个男人待她,从未留过半分情面。

  “美女你别怕哈,哥哥们的技术都好着呢!”流氓的嘿嘿说着,将苏悠暖推在墙壁上,上下其手的抚摸着她的身体。

  好恶心……

  苏悠暖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她嘶声力竭的尖叫,拼命推拒踢踹身边的男人。

  她疯子一样的动作和反应,让几个男人十分不悦,揪住她的头发,狠狠一耳光摔她脸上。

  苏悠暖被打得眼冒金星,肚子随着又是一疼,她被人一脚踹翻在地上。

  “贱人,别他妈给脸不要脸!好好听话,咱们就温柔的来,不听话,老子今晚就往死里弄你!”

  那人说着,抬脚踩在苏悠暖的脸上。

  “听懂了吗?”

  苏悠暖闭上眼睛,咬紧嘴唇,停下了尖叫,泪水,无助落下。

  “早一点安静不好吗?非要挨打,真是个贱货!”那人用鞋底碾了几下苏悠暖的脸,随即才松开,蹲下身,直接掀开苏悠暖的裙子。

  雪白纤细的双腿露出,肌肤如玉,在白皙的巷子里,明晃晃的反着光。

  几个流氓纷纷咽了口口水,这女人,真是个极品啊。

  今晚他们可是赚翻了!

  肮脏的手,顺着苏悠暖的双腿往里摸。

  苏悠暖侧着头,眼神绝望悲愤。

  昏暗漆黑里,她隐约看到蹲着的流氓腰部,有一把寒光闪烁的匕首,牙齿咬紧,趁着流氓们不注意的时候,她猛然动作,抽出了那把刀。

  “不要碰我!”苏悠暖尖叫了一声,锋利的刀刃,威胁的对着巷子里的几个流氓。

  “啧,死贱人,你还不肯听话是不是?”被刀尖对着,几个人流氓却根本不慌。

  他们有四个人,就算全都让着苏悠暖一只手,也一样能将这个女人死死踩在脚下蹂.躏。

  苏悠暖心里也明白,她一个人,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

  抿紧嘴唇,她心里一狠,刀尖掉转反向,竟直接插进了她自己的小腹里。

  殷红的血花,登时弥漫散开。

  “卧槽,贱人你找死啊!”

  这疯狂的举动,让几个流氓都后退了一步,强女干和杀人,可是两码事。

  平时偷鸡摸狗就算了,一旦弄出人命,事情就闹大了。

  苏悠暖紧紧握着匕首,脸色惨白,眼神却坚毅而疯狂:“你们敢碰我,我就死给你们看!玉石俱焚,大家谁也别想好过!”

  几个流氓对视了一眼,呸了一口道:“真他妈晦气!算了,我们走!”

  他们从巷子里退了出去。

  苏悠暖捂着出血不止的小腹,靠着墙壁,无力跌坐。

  雪白的裙子上,血色飞速扩散,那匕首锋利,她刚刚为了吓走那些流氓,又没收敛力气,伤得极重。

  快速的大量失血,让她头晕眼黑,意识飘忽。

  她真的会死在这里吗?

  眼睑,缓缓合上。

  如果她真的就这样死掉了,那个男人,会觉得愧疚吗?

  如果他会的话,那自己就这样死掉了,好像也不亏呢……至少,她终于有那么一次,引起了顾北冥的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