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求求你放过他
  夏季晚连忙求情,可为时已晚,陆以枭叫的人,已经先一步来了。

  宋亦铭也有些白了脸,却仍旧还是将夏季晚往身后护。

  “小晚,你别求他。我不会有事的……”

  夏季晚摇摇头,还未来得及说完,冲进的两个黑衣人,就已经抓住了宋亦铭,直接用暴力,将他摁在地板上。

  陆以枭冷眼看着他,身量挺拔高挑,面寒如冰:“废了他”

  “不要……”夏季晚不顾一切,冲过去跪在了陆以枭的脚下,仰头含泪望着他,“陆以枭,亦铭跟我们之间的恩怨没有关系,求你放过他……”

  陆以枭垂眸,冷冰冰的盯着夏季晚,薄唇开启,吐出却依旧是残忍无比的两个字:“动手!”

  “不……”夏季晚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宋亦铭在一众人的围殴下狼狈血流。

  他那么儒雅温和的一个人,却被她连累至此。

  夏季晚哭得泣不成声,软软的跪坐在地上,愧疚感铺天盖地,让她后悔不已。

  宋亦铭的惨叫声,在她脑海里不断回响,夏季晚哭到眼前发黑,喃喃的不断道歉。

  “对不起,亦铭,是我连累了你,对不起,都怪我……”

  气息微弱的宋亦铭被丢在地板上。

  神色苍白,额头上满是疼出来的冷汗,明明已经是没了半条命的狼狈模样。

  可他却硬是扭曲的挤出几分笑容,虚弱的看着夏季晚,轻声安慰:“小晚,我没关系,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明明答应了带你走的,可我现在……恐怕做不到了。”

  夏季晚的眼泪,瞬间决堤。

  “亦铭……”

  陆以枭的面色阴沉得摄人无比,浑身的寒气更是犹如实质一般刺人,嗓音里的每个字,都是冰刀一般的锋利凶气。

  “还能当我的面,跟我的妻子调情,宋亦铭,看来我还应该拔了你的舌头!”他话音落下,一抬手。

  看那架势,是真的要叫人动手了。

  “不要!”夏季晚尖锐大喊,跪行到陆以枭的脚边,为了不更连累宋亦铭,她摒弃了所有的尊严和面子。

  对着陆以枭,磕头哀求,“陆以枭,求你放过宋亦铭,你冲我来吧,你叫我做什么都可以!你不是要我去顾莹面前恕罪吗?我去!你就算是叫我去当顾莹的狗,我也愿意,只要你放过宋亦铭!”

  陆以枭呵的一声冷笑,忽然俯身,掐住夏季晚的脖子,将她拎了起来。

  呼吸被遏制住,夏季晚满脸涨红,模样狰狞,下意识的扑腾挣扎起来。

  “当顾莹的狗?夏季晚,你难道不就是一条我陆以枭的一条狗吗?还是最下贱的那种!”

  夏季晚睫毛狠狠一颤,滑下眼泪。

  原来,自己在他心里,就是这样的地位吗?

  最下贱的狗……

  难怪,结婚这一年,他对自己从不留情。因为在他眼里,她根本连人都不是啊!

  真残忍。

  陆以枭,这世上,还有比你更加残忍的人吗?

  夏季晚泪流成河,余光瞥着地板上,断了双腿,奄奄一息的宋亦铭,她用力的合上了睫毛。

  “对,我是……”

  陆以枭说什么都可以,只要她现在,能不再连累宋亦铭。

  “真恶心!”陆以枭满脸厌恶,一把将夏季晚扔在地板上。

  他仍旧居高临下,矜贵而冰冷。

  “把宋亦铭带走。”

  两个黑衣人领命,立即拖着宋亦铭离开房间。

  “陆以枭,你还想干什么?”夏季晚急忙去追,“住手,放开他!”

  “夏季晚,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跺宋亦铭的一根手指。”

  夏季晚的脚步,猛然僵住。

  陆以枭抬脚,逼近到夏季晚的面前,锐利的眸子盯着夏季晚的眼睛:“记住你自己刚刚说的话,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条听话的狗。要是再让我发现,你在动什么不该有的心思,那你犯错的后果,我就让宋亦铭,加倍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