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让她滚
  苏晚晚仰头,愣愣看着亲密无间的两个人,浑身发冷,一时忘了反应。

  安婉清先看见了她,疑惑问道:“那个女人是谁,怎么一直站在我们家门口?”

  陆亦初的视线,随即落了下来。

  苏晚晚清晰的感觉到了,她心跳无法自控的发紧,紧盯着他不放。

  他看见她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陆亦初的视线,只停顿了一秒,随即移开。

  “不认识。”冷冷淡淡的一句话,苏晚晚清楚的听见了。

  “来人。”他回头,对着身后喊,“把那个女人给我赶走,别让她脏了我的门口!”

  “是!”两个佣人领命,很快带着人出来,赶走苏晚晚。

  “我是苏晚晚,我想见一下陆亦初……”苏晚晚对着眼熟的佣人说话。

  他们曾经也照顾过她,都是认识的。

  “对不起苏小姐,少爷的话您也听见了,他现在讨厌你,而且……”佣人客气道,“少爷马上要结婚了,我们现在的女主人,是安小姐。”

  苏晚晚心里一阵发苦,艰难道:“我知道……我就是想跟他说几句话,仅此而已……”

  “抱歉!”佣人还是架着苏晚晚,将她赶了出去。

  冷风渐渐吹了起来,黑沉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

  苏晚晚被拦在门外,保安不准她靠近大门,她连一个挡雨的地方都没有,生生在门口淋了一夜的雨。

  抱着膝盖,苏晚晚蜷缩着身体尽量取暖。

  她只是想跟陆亦初求个情,让他放顾恒城一马,其余的,她什么也不会多说。

  只是……想要这样而已。

  苏晚晚这样想着,极力回避,自己此刻回来找陆亦初,不过是犯贱的事实……

  头渐渐开始发晕,她摸了摸额头,发现自己正在发烧。

  “咔啦——”铁门被打开了,陆亦初的车子,开了出来。

  “陆亦初!”苏晚晚立即站起了身,不顾一切的冲向开出来的车。

  车窗没有关,她能清楚看见陆亦初冰冷的侧脸,还有副驾驶上,漂亮高贵的安婉清。

  “陆亦初,我、我想跟你聊聊……”苏晚晚着急开口。

  “滚。”陆亦初侧眸,看着她扒着车窗的手,“你弄脏了我的车……”

  苏晚晚手指一缩,心脏狠狠发疼。

  “我只是想跟你说几句话……求你了,陆亦初。”

  陆亦初根本不理会她,反而戴上了墨镜,缓缓升起车窗。

  玻璃夹到了苏晚晚的手指,他没有任何停顿,仍旧继续升高车窗玻璃。

  苏晚晚吃痛,受不了的缩回了被夹得青紫的手。

  下一秒,陆亦初直接踩下油门,呼啸一声,将车开走,巨大的惯性力,带得苏晚晚脚下一滑,跌到在地上,磨破了膝盖,流出鲜血。

  “好疼……”

  油门继续轰响,陆亦初根本没有回头,早已经开走了。

  苏晚晚追不上,只能继续在门口蹲守他回来。

  膝盖上的伤口出血一直不停止,鲜血缓缓流淌,很快就连苏晚晚的鞋子都染红了。

  她尝试按压住伤口,可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她仍旧在不停失血。

  脑中的眩晕感越来越强烈,苏晚晚终于支撑不住,昏倒在门口。

  “苏小姐……”别墅的佣人念在旧情,还是将她抬进了家里,看着苏晚晚膝盖上不停流血的伤口,以及那被染红的一片地板,佣人们心里慌张,立即给陆亦初打了电话。

  “少爷,苏小姐昏倒了,她好像生了严重的病,摔破了膝盖,流了好多血,而且……”

  “我同意你们带她进我家了吗?”陆亦初不耐烦的直接打断了佣人的话,“现在把那个贱人给我扔出去!就算是她死在了门口,你们也不准去管她!那是她活该!”